「我不是韭神」:和特斯拉打官司的這一年

「我不是韭神」:和特斯拉打官司的這一年

韓潮一審勝訴的消息,很快傳遍了特斯拉維權車主圈。

“在數百起車主起訴特斯拉的案子中,韓潮應該是唯一一個一審勝訴(獲得“退一賠三”結果)的”。王偉(化名)告訴未來汽車日報(ID:auto-time)。他幾乎與韓潮同時將特斯拉告上法庭,但一審敗訴。

韓潮也有可能成為史上第一個花30多萬元買了一輛特斯拉二手車,最終卻獲得超150萬元退款加賠償的車主。有網友因此調侃稱,不僅僅是股票,買特斯拉二手車也成了一種“理財行為”,但韓潮在微博表示“我不是韭神”,只是一個普通的消費者和維權人。

從2019年12月19日正式向北京大興區法院提起訴訟算起,到今年12月4日接到一審判決書,韓潮和特斯拉方面已經經歷了長達351天的漫長博弈。

2019年5月底,韓潮在特斯拉中國官網看上了一輛官方認證的二手Model S,在和特斯拉銷售線上接洽了不到一周之後,韓潮很快便掏出38.25萬元全款訂車(交車時退還差價2800元)。

結果購車后的短短兩個月間,韓潮發現這輛二手Model S小問題不斷,車門打不開、尾燈不亮、雨刷器故障,甚至出現行駛過程中突然癱瘓的情況:電門、剎車全部失效,險些造成重大交通事故。

在與特斯拉溝通,要求全款退車無果后,韓潮請第三方鑒定機構對車子進行了技術鑒定,結果显示車輛系“事故車”。認為知情權受到侵犯的韓潮,決定將特斯拉告上法庭。

經過4輪庭審后,12月4日,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韓潮向未來汽車日報提供的民事判決書显示,特斯拉汽車銷售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簡稱“特斯拉”)銷售這輛Model S二手車時,隱瞞了車輛曾經發生過的事故和維修情況,構成欺詐,一審判定特斯拉公司向韓潮退還37.97萬元購車款,並依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規定賠償3倍購車款113.91萬元。

特斯拉方面對未來汽車日報表示,“本案一審判決尚未生效,我們將依法提起上訴”。特斯拉法律顧問許暉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特斯拉不存在欺詐行為,“涉事車輛的翼子板維修未對車輛構成結構性的損傷,我們在對車輛進行整體檢測評估時,該翼子板的異常並未進入我們評估的項目,因此並不存在隱瞞”。

韓潮並不是第一個起訴特斯拉的車主。未來汽車日報查詢裁判文書網發現,以“特斯拉”作為當事人(“原告”或“被告”)進行搜索,共有135篇涉及買賣合同糾紛的判決文書,絕大多數都是購買了特斯拉新車或二手車的消費者起訴特斯拉。

但迄今為止公開的判決書显示,只有韓潮的案子一審獲得了“退一賠三”的判決。其餘諸如起訴特斯拉“頻繁降價”“芯片虛假宣傳”等案件,特斯拉均未敗訴,儘管相關負面新聞已經引發了大量消費者對特斯拉的不滿,不少車主還自嘲是被特斯拉收割了的“韭菜”。

拿到一審判決書之後的第二天,韓潮接受了未來汽車日報(ID:auto-time)的獨家深度專訪,回憶了這一年多來的維權遭遇。以下是他的講述,經未來汽車日報整理:

351天的漫長等待,

“退一賠三”的一審判決

12月4日晚上6點左右,我終於收到了一審審判結果。

那是案件審限的最後一天。一般情況下,文書會在審限截止日期前郵寄到我家的,至少當天上午會電話通知我結果。但一整個上午,我和我的律師都沒有接到任何消息。

從那天下午開始,我變得非常不安,接連給法院方面打了至少十幾通電話,一直沒人接。直到臨近他們下班的5點20分,電話終於接通了。

我跟法官的通話只有十幾秒,很簡短。他說“正在寫文書,一會兒就可以”。我說,“好,麻煩了”。

法院一審支持了我的觀點。這輛Model S二手車存在切割是事實,特斯拉也不否認這一點。但是他們覺得這是小問題,認為這輛車這麼維修沒問題。這也是我跟他們的分歧點,我覺得影響我的安全,甚至構成了欺詐。

這輛Model S在賣給韓潮之前,

在北京中汽雷日進行了切割修復

他們可以通過任何方式維修,但是車賣給我的時候需要告知我,我有知情權。而這輛車的切割事實,會影響我的購買決策。我認為,無論是按照特斯拉的二手車出售標準,還是按照汽車的相關安全標準,特斯拉從源頭上就不應該回收這樣一台車。

我家在天津,最早是去年11月28日在天津河西區人民法院起訴特斯拉的,但後來律師跟我說,在天津起訴還涉及管轄權異議,可能拖延時間。為了節省時間,去年12月19日,我重新在北京大興法院提交了訴狀。

3個月的調解期之後,今年3月10日正式立案,6月4日下午2點第一次庭審。

我和律師做了比較充分的準備,一般臨近開庭的一周左右,我幾乎每天都會忙到後半夜,一個質證意見我可能會改幾十次。

兩個多小時的庭審上,我印象最深的是,當時特斯拉的法務說,“像這輛二手車,銷售給原告(我)的價格只有30多萬,怎麼可能對這個車做一個司法鑒定一樣的檢查,每個部位逐個拆出來檢查?這是不可能的。”但事實是,他們把車賣給我的時候,宣稱做了200多道工序的車輛檢測。

第一次開庭之後,8月和9月分別進行了兩次雲開庭,只有十幾分鐘。主要是法院方面安排司法鑒定,隨後特斯拉提出自己委託鑒定機構做鑒定。

在10月28日第四次開庭時,司法鑒定人員舉例說帕薩特在做動能測試的時候A柱斷裂,也可以銷售,因為它符合運行安全,但是在碰撞安全里它是不合格的。但特斯拉方面代表提出,帕薩特碰撞中A柱斷裂都能符合國家標準予以合格出廠銷售,恰可以證明鑒定人員現在所說的安全是一個沒有標準、虛幻的概念。這明顯是混淆概念。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最後一次開庭時,特斯拉在給法官提交的證據目錄里,說我是“碰瓷”維權,不是一個善意的消費者。我覺得受到了侮辱。

現在一審判決結果下來了,特斯拉需要向我支付150多萬元,包括訴訟費。看到這個結果的時候,我其實很冷靜。我覺得判決很公正,滿足我的心理預期。

但特斯拉肯定還要起訴的。我對二審勝訴很有信心。

38萬全款提車后,

我成了維修中心的“常客”

這輛二手Model S不是我的第一輛車。之前我開的是一輛奔馳E級車,花50多萬元買的新車。

2019年5月,那輛車出了點問題,我就想換一輛。我覺得沒必要去買新車,二手車價格低比較划算。而且我家有廠房,院里可以自己裝充電樁,所以也考慮買輛電動車,但不是一定要買特斯拉,我不是特斯拉的鐵粉兒。

5月下旬我開始看車,先是到二手車市場看了奔馳S級、保時捷帕拉梅拉等,然後在特斯拉官網看到Model S。我覺得它的加速特別快,外形也特別靚,買一輛二手Model S是一個性價比特別高的選擇。

抱着體驗一下的想法,我在特斯拉的官網上看到官方二手車一欄,留了自己的聯繫方式。當時沒有太糾結,覺得車是官方認證的,挺可信的。第二天上午,平時在上海總部辦公的一位特斯拉二手車銷售負責人電話聯繫我了,是位比較年輕的銷售。

溝通時,這位銷售介紹說官方認證二手車和新車本質上沒有太大區別。它沒有發動機、變速箱等常規零部件耗損。他說,這輛車只有電池損耗,而且進行了官方認證的200多項檢測,是原廠翻新,還有2年延長質保,而且承諾沒有水泡、火燒,無結構性損傷、無重大事故等。當時在兩輛看起來完全相同的二手Model S中,他極力推薦我買現在這一輛。

二手車保證沒有重大事故

很快,我就交了38.25萬元全款,等待提車。當時是可以選擇只交定金10萬元的,但我交了全款。提車那天,這輛車降到了37.97萬元,所以提車後半個月,特斯拉還把差價打給我了。

這輛車正價買的話要70多萬元。雖然比較起來,二手車降了近一半,但我沒想到車會有什麼大問題。我提前在二手車市場、二手車交易軟件做過調查,評估下來,一輛開了5年、行駛5萬多公里的Model S,車況比較好的情況能賣30萬出頭。

我也嘗試和銷售溝通看能不能便宜點。銷售跟我說所有的認證車都是系統去定價,掛多少賣多少。那時候,特斯拉的車是真搶手,包括二手車。你今天在官網看中一輛官方二手車,可能過一两天它就下架了,被買走了。

我也怕時間一拖,車就沒了,所以付款很快,幾乎沒有猶豫。

一周之後,6月5日一早,我就迫不及待地提車去了。官方認證二手車提車前,特斯拉沒有讓車主看車、試駕的環節。他們會提供車架號,你可以在網上看車的基本配置和行駛公里數等等,選擇買哪一輛,但是你看不到實車。

直到所有手續都辦好了,我才第一次摸到我的這輛車,在天津濱海二手車交易市場一家特斯拉授權車務公司,流程都挺正規的,一直和我對接的那位銷售沒有專程從上海飛過來。

我沒想到提車的時候,這輛車的左後車門就打不開了。銷售跟我解釋說,可能是車的感應門把手壞了,他建議我提完車後去服務中心進行維修更換。

剛提完車就要去維修,我有點懷疑他們宣稱的200多項檢測是不是真的做了。

後來陸續的用車過程中,我又發現了很多問題。左後尾燈不亮、屏幕亂碼、自動駕駛失靈、雨刷器故障、ESP(車身穩定控制系統)的故障等等。

6月4日提車之後的兩個月,

韓潮的Model S接連出現故障

我粗略算了一下,提車后的兩個多月,我去了十幾次特斯拉服務中心。那邊的工作人員基本都認識我。我有時候甚至還調侃說,我天天來你們這兒,幾乎像打卡上班一樣。

其中一個服務經理曾經跟我說,您想買特斯拉就要做好準備,因為這車就是小問題多。車子開始確實都是一些小問題,我也沒特別在意。

提車半個月左右,

韓潮發現這輛Model S左後尾燈故障

但新車也是這樣。我後來在服務中心,遇到新車交車就存在瑕疵的——前保險杠有碗大的一塊兒傷,也是一輛進口Model S,那位車主帶着一群朋友一起來提車。當時吵得挺厲害的,特斯拉那邊的回復是:“這車您要嗎?您不要明天就有人提走。再買(您再想買的話)您就得再等一年。”

微博被特斯拉高管拉黑,

維權被指控干擾經營

雖然小故障不斷,但我沒想到這車會出大毛病。

8月24日晚上10點多,我和朋友一起出去玩兒,就在車子快要上天津高速的時候,車突然“砰”地一聲失速了——剎車和電門全都踩不動了,瞬間車速從120km/h直線下降到56km/h,緊接着屏幕上跳出了5個故障碼。

Model S失速瞬間,車機跳出5個故障碼

我當時特別緊張,車裡還有我幾個朋友。萬幸的是方向盤還能用,我迅速冷靜下來,藉著車的余速,把車溜到了應急車道上。等速度耗盡了,在路邊等待救援。

接近凌晨,第一輛救援車才來了,非常不專業,救援車找不到牽引鈎,期間一直電話聯繫客服詢問怎麼拖車。後來沒辦法,又叫了一輛救援車來,還是找不到牽引鈎。不過,這輛車有個后斗,可以放下來做斜坡。所以,最後我們幾個人一起,把這輛Model S硬是推了上去。

折騰到了凌晨3點多,心態都崩了。我當時看了一眼,車停下來的時候,續航显示還能開348公里。

Model S失速完全停下來后,

儀錶盤显示剩餘續航348公里

至今為止,我開油車沒有遇到過突然油門、剎車都失效的情況。而且,以前遇到車壞在路邊需要叫救援時,像奔馳他們會提供150公里內免費拖車,而且安排附近四星級酒店,免費住三天,車修好了通知你去取車。

但是這些服務在特斯拉完全沒有。車拖走之後,我喊了一位朋友大半夜來接我們。

我的那輛車經過了一個禮拜的檢測,特斯拉方面告訴我說,這次故障是因為車的傘閥、大保險壞了。我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而且我不相信他們了,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更換了什麼部件。他們還說不能保證之後使用會不會再出問題。

8月27日韓潮到天津旺港特斯拉中心,

看到被拆卸的Model S

這樣的一台車,我不敢繼續開了。我要求特斯拉提供一輛Model S代步車,他們同意了。

我也提出了全款退車的要求,特斯拉同意退車,但不是全款。他們說在我使用的這段時間,車子折損了約10萬元。我不同意,因為這個結果不是我造成的,我沒有理由承擔。

糾纏無果后,去年10月中旬,在天津市工商局調解人員的建議下,我自己花6000塊錢在天津萬豐機動車鑒定評估有限公司給車子做了技術鑒定。那天很冷,就在特斯拉服務中心地上車庫,鑒定人員、我、特斯拉的人都在場。

大約10天左右,鑒定報告出來了,显示這輛二手特斯拉Model S是輛“事故車”。

韓潮2019年10月給這輛二手Model S做的鑒定報告

但是,特斯拉方面看到這份報告后,拒絕承認鑒定報告的可靠性,稱官方檢測報告中不存在事故,仍拒絕退車。

於是11月28日,我在天津河西法院提起訴訟,正式提出讓特斯拉“退一賠三”。

跟特斯拉打官司沒那麼簡單,很多人中途選擇放棄了。我在的5、6個特斯拉維權車主群里,大家都有一個熱度期和冷靜期,熱度期一般不超過兩個月。沒有多少人能耗得起,不管是由於時間精力還是財力限制,或者說覺得特斯拉就是不可戰勝。

他們有的是貸款買的車,工作壓力和經濟壓力都比較大,沒法跟特斯拉糾纏,成本太高。我本身是一個自由職業者,時間比較充裕,我決定堅持。

遞交訴狀之後,我的空餘時間幾乎都被佔用了。

我把特斯拉官網上的每一個字,特斯拉相關的每一條新聞、採訪都看了一遍,看了裁判文書網上特斯拉的100多個裁判文書、買賣合同糾紛等。我需要深入地了解他們所有的維修機制、保險機制,包括訂購配件的機制。比如,他們的維修95%以上都是第三方授權鈑噴進行。

我想盡我最大的努力把證據全找出來,做到我自己滿意為止。特斯拉官網上面相關的信息,我都做了證據留存。

這些功課也會幫助我避開一些坑。比如,有的案子中特斯拉會提出,涉案車輛直至開庭日車主還在開,這就代表車主認可、滿意這種現狀。所以,從去年8月24日車子出事到現在,那輛車我一次都沒開過。

為配合維權,我還專門開通了個微博賬號。

開始起訴特斯拉的那段時間,我基本每天都會和陶琳(特斯拉對外事務副總裁)、老朱(朱曉彤,特斯拉大中華區總裁)這些高管在微博互動,也會去艾特他們的售後服務、客戶支持團隊,然後他們會在評論區回復,讓我發個車架號。

但是沒過多長時間,我發現自己被拉黑了,大概在半年前。那段時間,我的賬號無法評論,也不能通過網頁驗證申請解禁,我自己登上去后只能瀏覽信息,別人搜不到我。直到前幾天,我的賬號升級為黃V之後,才能被搜到了 。

韓潮的微博評論被刪除並拉黑

維權期間,我也一直和特斯拉服務中心溝通。很多時候我去他們服務中心,白天他們推脫搪塞,說“不好意思我解決不了,您可以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下班之後,他們就報警,說我擾亂他們的正常經營。

購買Model S二手車之後,

韓潮屢次光顧的天津旺港特斯拉中心

“特斯拉要給客戶一個基本的尊重”

買這輛二手Model S前,我還是挺相信特斯拉的。但是到現在,作為一個維權親身經歷者,你要我怎麼再去信任它?

我是一個特別理性的人,不會給自己樹立偶像,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值得特別崇拜的。而且我認為自己是一個特別謹慎的人,在生活中會特別關注細節。正好特斯拉遇上我了,我也正好趕上特斯拉了,就鬧了這麼一出。

復盤下來,我覺得維權過程中最重要的有兩點:一是要留存證據,二是要有縝密的邏輯。

我建議消費者從想買特斯拉的那一刻起,就要做好證據留存的準備。每一通電話,每一條微信,每一個證據都要留存下來。

我知道的一個案例敗訴就是因為沒有留存證據。他的案子涉及充電功率與銷售介紹的情況不符。這種情況下,車主需要留存購買前銷售介紹的充電功率信息,而不是提車之後銷售回復的信息。在車子賣出后,銷售介紹的信息與實際信息不符,這不能構成欺詐,需要售前的溝通證據。

也有案子原本我認為是有可能勝訴的,但是在訴訟過程中,車主維權的重點放錯了。我看過一位叫李先生的敗訴維權車主的案子,他原來的電機被特斯拉拿下,換了一個備用電機。在訴訟過程中,他一直強調特斯拉違法改裝電機,卻完全拋離了欺詐這個要素。

另外,打官司八成靠自己,兩成靠律師。

律師只是用他的法律詞彙和對法律的理解,來運用你的證據為你辯護。但是搜集證據、採集信息,這些都要親力親為的。律師一個人會接很多官司,他沒有太多精力放在你這一個案子上。

平時我喜歡畫畫、唱歌,在起訴特斯拉之前,我基本每天下午都會去附近的搏擊館練拳三四個小時。開始打官司之後,一周能去一次就不錯了,空閑時間都拿來看文書、找證據了。

就像我在微博上說的,哪怕起訴到高院,我也會堅持我的想法。因為我覺得這樣的車不可以不告知客戶就拿來出售,客戶應該有知情權,特斯拉要給客戶一個基本的尊重。我既然選擇了維權,就一定會堅持。

微博上有好幾個固定ID的用戶應該是特斯拉的忠實粉絲,他們開始會在評論區罵我。但是後來,有幾個人的態度慢慢轉變了。他們會問我現在官司打得怎麼樣了,也有人開始評論說“支持你”“真棒”之類的。

我也是獨立習慣了,爸媽也支持我維權。我們覺得什麼事情都應該有一個合理的解釋,不能就這麼稀里糊塗的。

以前我對汽車並不太關注,是從跟特斯拉打官司開始了解汽車。可能經歷這一年時間,我都能給特斯拉當個法務了。

【本文作者張一,由合作夥伴未來汽車Daily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申請刷卡換現有哪些方法呢?

※手頭吃緊沒處籌?高雄當舖合法借款,審核保密、撥款快!

軍公教小額借款超優惠,線上試算比較銀行利率額度!

※讓你借錢更容易,高雄當舖線上平臺,加line好友諮詢更快速!

新北黃金借款合法優質老字號當舖

高雄當舖急用周轉第一首選!

未上市股票風險大嗎?投資必讀10大攻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