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爆雷網貸平台“兌付記”

一家爆雷網貸平台“兌付記”

網貸平台若是提現困難、暫停運營、退出或轉型等,基本都會發布一個兌付方案,並承諾在1~3年內完成本息兌付工作。在平台清退方面,據網貸之家不完全統計,截至2019年6月20日,已有122家平台全額兌付完成,實現良性退出或轉型。網貸行業經過2018年下半年的大淘汰后,如今剩下的正常運營平台大概在1000家左右,問題平台有5000多家。而完成兌付的平台僅佔總問題平台的1%~2%左右。

對於許多“資金見頂”的問題平台來說,如何做兌付是個難題。其中以物換債、債換股、債權轉讓等是問題平台常用的兌付方式。一家叫寶象金融的網貸平台被立案后也如此做兌付,但仍被出借人聲討,公司實際控制人也由取保候審變為被收監。

“寶象實際控制人侯彥衛在取保候審期間指派人員私下與部分出借人接觸,並以2~3折兌付本金、說服出借人簽署債轉協議與諒解書;同時,在線上寶象商城,利用高於市場數倍價格的商品做以物抵債;侯彥衛、張娟(寶象金融CEO)還想用以債轉股的方式將旗下公司股權(實際價值受質疑)轉讓給出借人。期間使得被監管的平台資金賬戶流出了2000多萬元。而這些操作均是在寶象被立案后發生。”寶象出借人在他們一個維權群里經常提到這樣的信息。另外,也有多位出借人均向獵雲網描述過與上述大體相同的內容。

獵雲網根據多個寶象出借人透露的消息以及外部公開信息、電話核實內容等,並整理了一些微信公眾號公開的關於寶象出借人與上海浦東信訪辦之間的幾次信訪實錄內容,深入寶象存在的各種問題,以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

寶象爆雷

——涉嫌非吸,寶象實際控制人取保候審半年後終被批捕

2018年10月31日,一位寶象出借人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愛樂芬警衛隊”上發布消息稱:“經過260餘名債權人網絡投票,180名債權人簽字投票,寶象債權人委員會(以下簡稱“寶象借委會”)於2018年10月12日正式成立。”

寶象金融公司主體為上海寶象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是一個以提供農業供應鏈金融服務為主的網貸平台。企查查显示,寶象金融成立於2015年3月,法定代表人為張國俊,其通過多家企業間接持有寶象61.23%股權。

但據寶象金融官網显示,張國俊僅為執行董事,侯彥衛為董事長,張娟為CEO(曾是CFO)。一位寶象出借人告訴獵雲網,寶象金融實際控制人是侯彥衛,其妻子叫張馥荔,張國俊系侯彥衛岳父,且很多出借人都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寶象作為一家P2P平台,除線上獲客外,其還通過關聯公司西控財富(上海)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簡稱“西控財富”)線下鋪店來獲客。西控財富系投資諮詢信息服務平台,為寶象金融推薦借款人;另外,曾有媒體報道,西控財富與晴好集團(侯彥衛是公司發起人之一)還曾為寶象做擔保。企查查显示,西控財富法定代表人同為張國俊,董事長為陳遠東。

2018年11月21日,寶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經偵介入調查,侯彥衛則被批准取保候審。在此之前,該平台已出現提現困難,且無法完成逾期借款兌付。

據最新消息,寶象出借人高女士告訴獵雲網,在一次見面溝通會上,上海浦東信訪辦相關民警對出借人說,警方已於2019年6月12日對寶象實際控制人侯彥衛宣布批捕。但高女士並沒有看到批捕文件書面函。

“寶象借委會”是由部分寶象出借人組成,主要代表並組織出借人與寶象或上海浦東信訪辦會面溝通借款逾期兌付、案情進度等問題。另外,寶象被立案后,“愛樂芬警衛隊”公眾號多次整理併發布了關於寶象借委會與信訪辦民警幾次會面的溝通實錄。

據“愛樂芬警衛隊” 5月7日發布的文章显示,侯彥衛是在2019年5月6日被刑事拘留。

寶象運營數據早有貓膩

——一月之間,寶象披露的累計總交易額減少了近18億元,消失了2萬多個借款用戶

寶象金融在P2P領域體量一般,但據稱在農業供應鏈融資領域排名第五。據寶象官方披露的最後一份運營報告显示,該平台從2015年4月正式上線至2018年9月30日,累計總交易額61.1574億元,累計總投資用戶156536人,累計總借款用戶1610人,借貸餘額10.0723億元。

獵雲網發現,相比2個月前,寶象累計總借款用戶減少了20000多人。正常情況,這種累計值應該越來越大,若寶象記載的這個數值是借款用戶剩餘量,則需要寶象在一個月內實現2萬多借款人還清債務並退出,但這種可能性是微乎其微。

(數據截圖來自寶象金融官方網站)

少掉的2萬多個借款用戶是虛假的?還是被寫錯?據上述數據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寶象累計總交易額就已經有77.9215億元,累計總投資用戶237495人,累計總借款用戶21660人。對比發現,寶象於2018年7月份披露的累計總交易額比6月份披露的少了將近18億元。從7月到9月寶象多個數據指標均出現不合理的數值差異,連續3個月都寫錯運營數據?可能性幾乎為零。

獵雲網注意到,2018年8月8日,上海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上發布了一份《上海互金協會網貸會員聯合發表自律聲明》,寶象金融也在聯合發表自律聲明單位名單中。其中,該自律聲明提到:“會員單位要主動接受監管和監督。积極擁抱監管,配合各監管部門對平台的檢查與指導;积極接入協會自律管理系統,配合協會的各項自律工作;积極設立由投資人組成的查標委員會,主動接受投資人監督。”

這份聲明意味着出借人可以隨時去平台查標,若寶象存在大量假標,則紙終將包不住火。再者,網貸行業自去年下半年至今,多地監管力度加大,各網貸平台要想合規,運營數據真實是最基本的要求。

寶象若想合規,運營數據就不能造假。另外,關於借款人逾期情況,寶象從2018年6月份才開始披露。數據显示,從6月至9月份,寶象各月90天以上累計逾期率分別為0.35%、0.63%、1.52%、1.46%。其中,2018年9月,借款人逾期金額5811.33萬元,累計代償金額4416.78萬元。

寶象在2018年8月和9月出現逾期率成倍飆升,平台又無法完成全部代償。這也加速了寶象出借人的維權之舉,由此揭開寶象存在許多虛假標、疑似自融的一幕。

經偵介入,寶象私下溝通部分出借人“割肉”退出

——出借人稱,寶象被立案后開始以物抵債、低折扣收回債權,同時多家借款公司申請註銷

寶象逾期加劇,兌付困難,出借人選擇合法維權,經偵終介入。據寶象出借人文先生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 2018年11月21日,上海公安局浦東分局對寶象金融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進行立案偵查。

(由寶象出借人提供)

同時,獵雲網發現,企查查显示,在近半年,寶象金融和西控財富作為被告涉及40多起民事案件,案件案由基本系民間借貸糾紛,但多數起訴被駁回。駁回原因大體相同,具體為:據(2019)滬0115民初10097號民事裁定書显示,原告陸敏軍訴被告郭在、西控財富、上海寶象投資有限公司(簡稱“寶象投資”)、侯彥衛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2018年11月21日,案外人寶象金融因涉嫌非吸被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立案偵查,被告西控財富、寶象投資作為關聯公司亦參与相關經濟犯罪活動,公安機關已將兩被告納入刑事偵查範圍。

另外,據寶象官網最後一則公告显示,2018年11月25日,在寶象與寶象借委會第二次會議上,候彥衛表示:“上周金融監管部門響應出借人需求,上門進行調查取證工作。在監管部門的建議之下,平台選擇了暫時關閉充值通道,暫緩發新標,全力配合調查;同時配合积極催收,來解決回款問題。”

所謂解決回款,在寶象出借人看來,不過是換個方式繼續套路出借人。

  • 低折扣收回債權,部分出借人忍痛“割肉”退出

按照多位寶象出借人的說法,寶象出事後,主要通過以物換債、債換股、債權轉讓三種方式做兌付。“寶象金融是私自通過第三方機構來完成此部分債權轉讓,但資金是從寶象賬戶流出。”文先生告訴獵雲網。

關於寶象低折扣回收債權。“金融詩人”微信公眾號的作者盧先生,也是寶象出借人和寶象借委會成員之一,向獵雲網提供了兩份文件,文件是關於一位寶象出借人與寶象簽署的債權轉讓協議與諒解書。文件显示,該出借人同意以11376.58的對價將未收回的40000元債權轉讓給寶象金融,並在諒解書中同意不再追究寶象金融及其負責人,並懇請警方對寶象的行為不作為犯罪處理。照此計算,寶象以不到3折的價錢收回了債權。

(由寶象出借人盧先生提供:債權轉讓協議與諒解書)

盧先生表示,這些協議文件只有寶象單方面留存,不會給到簽署協議的出借人,而這2份文件是出借人在簽署時偷偷拍的,因此文件還沒有寶象官方蓋印。

一部分寶象出借人選擇忍痛“割肉”退出,於他們而言,相比一分錢也拿不回,更傾向拿回一點算一點。假如他們的出借本金是幾萬元,則損失的資金或許在他們忍受範圍內。但對於高女士,她投資了165多萬元,若按這麼低的折扣兌付,損失就是上百萬。

(由寶象出借人高女士提供)

關於以物抵債。根據高女士提供的信息显示,目前,寶象商城已清空,無任何商品,因此無法佐證“寶象利用高於市場數倍價格的商品完成以物抵債”的說法。

關於債轉股。獵雲網發現,2018年11月28日,有出借人在百度貼吧上稱,西控財富上門通知清盤,想債轉股,但轉讓的公司實際價值沒西控財富說的那般高。

(截圖內容來自百度貼吧)

  • 公司員工掛職多家公司法人或監事,寶象被指存在200多家空殼公司 、多家借款公司在申請註銷

據稱,寶象平台一些借款公司在未還清出借人債務情況下申請註銷公司。高女士向獵雲網表示,寶象出借人在維權過程中,通過企查查、國家企業信息公示系統查到,許多在寶象借款的企業正在申請註銷,這些借款企業多數與寶象存在關聯關係,或是空殼公司。

高女士以她獨自投資的一個100萬元項目為例。高女士表示,她通過各種方法找到該借款公司是誰,后又在企查查上發現一份公示文件《建議註銷全體投資人承諾書》,該文件显示,夏邑縣某公司正在申請簡易註銷登記,並在承諾書中稱“本公司申請註銷登記前未發生債權債務,不存在未結清清算費用、職工工資、社會保險費用、法定補償金和應繳納稅款及其他未了結事務,清算工作已全面完結。”這家公司就是高女士所說的,她所投項目的借款方。

(高女士在寶象金融平台獨自投資的一項目)

(借款公司申請註銷公示文件,由寶象出借人高女士提供)

公司註銷公告公示期一般是45天,日前,獵雲網在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企查查、天眼查、啟信寶等渠道均已找不到夏邑縣某公司申請註銷的相關信息。據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显示,該借款公司在2019年3月28日、5月24日均有變更公司法人和投資人等信息,3月28日還變更了公司名稱。高女士也表示,該公司在企查查上的信息已變更,已經無法找到這份申請註銷文件。另外,高女士指出,該公司新增的監事朱某,實際上是西控財富的員工。

企查查显示,朱某除了擔任夏邑縣某公司法人外,還擔任西控財富9家分公司的法人、上海某商貿公司法人和上海某貿易公司監事。

獵雲網撥通夏邑縣某公司預留在工商上的聯繫電話,接聽人正是朱某。朱某表示他是西控財富總部(上海)的一名做行政的員工,於2018年底已離職。對於夏邑縣某公司最近變更他為監事這個事根本不知情,也沒聽說過這家公司、不認識這家公司的法人。但對於其擔任其他公司的法人及監事的事情,朱某表示,當時外地一些公司的負責人離職后,公司為了方便管理,就讓他做法人,他本人也沒想那麼多;且關於這些公司的所有印章均在財務手上;他本人雖擔任法人,但根本不清楚這些公司具體是做什麼的。

另外,據盧先生髮表在“金融詩人”上的一篇文章显示,目前警方已經基本查清寶象和西控財富之前一直在用217家空殼公司進行資金的划轉、交叉交易,包括很多借款標的也是這217家空殼公司發布。盧先生表示,這數據是他參加寶象出借人與上海浦東信訪辦溝通會時聽到相關民警說的。盧先生還向獵雲網展示了他當天的會議紀要。

(盧先生筆錄)

此前,“愛樂芬警衛隊” 在5月30日公布的信訪實錄中也寫道:“侯彥衛自己承認了寶象大部分是自融、有許多自融空殼公司這一事實。對於侯彥衛所交代的,警方也在印證。”

空殼公司一般有多種形式,比如法人掛職、找人代持或者安排平台自己人註冊等。而一些掛職法人不想惹禍上身可能會去申請註銷公司。

“寶象不公開兌付方案,且立案后平台賬戶還流出了2000多萬元。為什麼?”寶象出借人基於寶象以上的兌付方式提出了不解。

對於寶象資金流出問題,“愛樂芬警衛隊”在《寶象出借人20190110第六次浦東信訪辦走訪記錄》一文中披露:寶象賬戶只監控非凍結,賬戶只能進款,出款需要經偵同意。還有,催收回款回到賬戶后,原則上不能動用。

另外,在《2019.5.29寶象出借人與辦案警官會面紀要》一文中稱,相關民警提到,寶象動用的2000萬是公司的錢,基於侯彥衛這樣做和其他一些理由,最終把他收監。另外,在之前信訪中還披露,從寶象賬戶流出的2000萬資金已經兌付給出借人。

寶象爆雷因為沒錢?維權回款渺茫

——立案前,寶象多個關聯公司與關聯人共被凍結資產超4億元。

“寶象之所以爆雷,就是因為沒錢了,侯彥衛一開始就在用40%~50%的資金用在借新還舊上;另外,張馥荔(借款人稱是侯彥衛妻子)名下的幾個賬號也沒錢。”“愛樂芬警衛隊”在《2019.5.29寶象出借人與辦案警官會面紀要》一文中如此寫到。

(來源:“愛樂芬警衛隊” 微信公眾號)

如今寶象被警方查封的資產與凍結的資金又有多少?寶象出借人得到的消息是,“目前警方已查封寶象的資金和財產包含:一套市價3500萬元的房子(但該房子貸款沒有還完,所以需要先把銀行貸款還了)、兩輛車,晴好集團的一個屠宰場。另外,真標的錢該回來的也回來了,但金額不多。”

(來源:“愛樂芬警衛隊” 微信公眾號)

另外,據“金融詩人”2019年6月13日發布的內容显示,“寶象最近每天都有資金進賬,‘前幾天’還進了一筆八十幾萬元的資金。”

按照目前披露的資金進賬情況,寶象出借人最後能分到的回款不多。

在“愛樂芬警衛隊”發布的文章中還提到,寶象(侯彥衛)在山東有7~8套房於去年就被凍結了,但並未說明被凍結原因。

獵雲網了解到,侯彥衛在做寶象之前,就已經在山東泰安市有實業公司。相關公司主體包括晴好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晴好集團”)和山東晴好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晴好食品”)等。企查查显示,晴好集團成立於2013年,晴好食品成立於2009年,侯彥衛系這兩家公司的發起人之一。另外,截至目前,這兩家公司涉及近30起民事訴訟案件,其中,在近半年有多起作為被告被凍結資金或查封房屋、土地等。

獵雲網根據企查查、天眼查披露的案件裁定書粗略統計,在寶象被立案前後,晴好集團、晴好食品及其關聯企業、關聯人(包括侯彥衛)共被凍結的資金總額超3000萬元,查封房產6處、土地2宗等。這些案件案由基本為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原告為銀行。

獵雲網發現,在與寶象法人張國俊相關聯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中,也存在被凍結資產的情況。張國俊旗下的公司共被凍結等值資金500多萬元,凍結時間在寶象立案后,原告為個人。

目前不清楚,上述這些被凍結的資產,是將優先用於還案件中的銀行債務、個人債務,還是也可以作為寶象出借人回款資金(前提是這些屬於涉案資金)。

除此之外,企查查、啟信寶显示,張馥荔持有的6家公司股權已在2018年9月均被凍結,凍結期限2年,凍結原因均是財產保全,但不清楚申請人是誰。也就是說短期內,這些股權無法轉讓變現。經獵雲網粗略統計凍結被執行人(張馥荔)持有股權、其他投資權益數額近3.5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張馥荔持有99.9%股權的寧波興望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寧波興望”)被凍結的股權權益數額為1.998億元。而寧波興望又與寶象侯彥衛投資上市公司富臨運業有關。

據寶象出借人透露,侯彥衛曾表示投資了富臨運業2億元。而侯彥衛是通過寧波興望間接參与投資富臨運業。

據富臨運業於2018年6月25日發的公告显示,寧波泰虹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寧波泰虹”)擬受讓共93,733,221股富臨運業股票,占股29.90%,支付價格為10.58億元。后又於2018年8月23日,變更交易價格為10.28億元。

根據富臨運業2018年11月22日發布的公告显示,寧波興望持有寧波梅山保稅港區瓏犀投資管理合夥企業(有限合夥)(簡稱“寧波瓏犀”)27.94%股權,寧波瓏犀又持有寧波泰虹68%股權;相當於,寧波興望間接持有寧波泰虹19.00%股權,按照寧波泰虹最初受讓富臨運業的價格計算,寧波興望需要出資約2億元,剛好與侯彥衛所說的資金一致。

(截圖來源於富臨運業公告)

但才參与投資富臨運業沒多久,寶象就出事。企查查显示,寧波興望於2018年6月25日投資寧波瓏犀,但又於2018年12月7日退出。寧波興望最終將其持有的股權轉讓給了永鋒集團(寧波泰虹控股方),但轉讓價格未披露。

據了解,寶象在退出該投資前,還被永鋒集團告上了法庭。企查查显示,山東省齊河縣人民法院於2018年11月7日受理永鋒集團與寧波興望、侯彥衛合夥糾紛一案,但永鋒集團又於2018年12月10日撤訴。

寶象出借人楚先生告訴獵雲網,大概是在2018年10月份,寶象給了其公司高管和出借人一份情況說明,讓大家簽字畫押,並拿此證明去永鋒集團追債,寶象高管張娟也一同前去。但永鋒集團只同意寶象按6折退出,侯彥衛不同意,雙方鬧僵最終不歡而散。

在這一投一出的過程中,侯彥衛實際投資了富臨運業多少錢,最後退出時又拿回多少錢?並不清楚。

但在寧波興望投資寧波瓏犀到退出的這段時間,據富臨運業發布的公告显示,寧波瓏犀提前支付了一筆1億元的交易意向金。按照持股比例,寧波興望應參与支付1900萬元。

綜上,在寶象被立案前後,其關聯公司、關聯人共被凍結等值資產近4億元以及多套房產、多宗土地等。因負債而被凍結資產,因凍結而更沒錢,寶象騙局終於崩塌了。

寶象以後

寶象以前是通過西控財富、晴好集團做擔保,後來又與第三方擔保公司山東省經濟融資擔保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但該擔保公司實控人徐立旗下一集團公司目前也已因涉嫌非吸被立案。照此看,擔保兌付這條在寶象這已經行不通。

據悉,寶象金融總計有8000多個出借受害人,但目前真正在維權的大概是1400人左右。關於寶象案件後續,寶象金融目前有留守工作人員六人,主要圍繞資產處置以及催收;寶象CEO張娟主要在外處理民事訴訟事宜。

對於寶象平台收回資金實際情況與最後出借人回款情況,以相關部門後續公布為準。

(注:文中提及的寶象出借人均為化名)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

【借錢借款相關精選資訊】

刷卡換現金要怎麼做才划算?

哪裡有老字號經營的信用卡換現金呢?

各地區刷卡換現金手續費皆一樣嗎?

申請信用卡換現金條件與資格限制?

刷卡換現金通常多久才能拿到錢?

持台灣銀行發行的信用卡,在國外也可以信用卡換現金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