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再經不起內訌

中芯國際,再經不起內訌

沒想到2020 年底,我們又要見證一出鬧劇。

12 月 15 日晚,中國最大的芯片代工商中芯國際一連發布了 5 份公告。其中最重要的、也是本起事件的導火索,就是中芯宣布台積電前 COO、半導體製造業巨擘蔣尚義將回歸,出任副董事長,自 2020 年 12 月 15 日起生效。

行業精英的回歸似乎是好事,然而在宣布蔣尚義回歸當晚,梁孟松提出辭職的消息開始流傳,消息稱梁孟松對此非常不滿,在董事會投出無理由棄權票。很快中芯也針對此次人事風波做出了回應,稱已知悉梁博士其有條件辭任的意願,正积極核實,以後續公告為準。

梁孟松辭職信全文

梁孟松在辭職信中指出,此前對於這樣的人事變動毫不知情,認為自己不再被尊重和信任,因而提出離職。

這樣的負面消息很快影響到了資本市場。12 月 16 日,中芯國際在 A 股最高跌 10%,港股停牌。

梁孟松被視作這幾年中芯國際崛起的關鍵人物,這樣的重磅變動,顯然會引起行業震動。那麼,中芯到底發生了什麼?

梁孟松與蔣尚義的過往

作為芯片代工製造多年的領頭羊,台積電也稱得上這個行業的“黃埔軍校”。

而掌舵台積電研發的蔣尚義,在半導體行業工作已超過 40 年,經驗豐富,有“蔣爸”之稱,一度也被視作張忠謀的接班人之一,在台積電近 10 年的時間內,也一直是梁孟松的上司。

而梁孟松與台積電鬧掰轉投三星,也與蔣尚義有關。

台媒《天下雜誌》記錄了這段往事,掌舵研發的蔣尚義原本計劃於 2006 年退休,提拔兩個研發副總,一個坑已經被輩分較高的羅唯仁預定,剩下一個位置梁孟松本來有很大希望,但最後升職的卻是與他多年激烈競爭的同儕、現任台積電技術長孫元成,梁沒有升職,而是成為了成了羅唯仁的下屬。蔣尚義解釋,主要是專長使然。孫元成負責製程整合,較有全局觀,本來就較適合當副總級主管。梁孟松的技術能力則較精深、但也較窄。

梁孟松之所以離開台積電,顯然不是因為錢,其在台積電的薪酬非常高,平均年所得超過3600 萬元新台幣,更多地還是前景與工作本身。在後來被起訴出庭時,梁孟松認為自己在台積電受到降職、邊緣化,甚至“被欺騙、被侮辱”。

離開台積電后,把 FinFET 工藝這一自己的強項帶到了三星,短短兩年時間,就把三星的芯片製造工藝抬升到了主流水平,至今三星仍是少數集設計製造為一體的芯片企業。

由於有競業協議的關係,梁孟松其實是不能為三星工作的,他也是以大學講師的身份“秘密”為三星工作。而發現並公開梁孟松三星工作郵箱的,正是蔣尚義。

台積電也因此以“損害營業秘密”的罪名把梁孟松訴至法庭。判決中引述里昂證券的報告稱,去年(2014 年)獨拿蘋果處理器的台積電,今年因 FinFET 製程量產時程落後,將失去八成蘋果新增訂單,估計損失金額超過 10 億美元。

實際上,蔣尚義比現任 CEO 梁孟松還要更早加入中芯國際,2016 年,離開台積電的蔣尚義加盟中芯國際,任職第三類獨立非執行董事,而現任 CEO 梁孟松則是在 2017 年加入。

到 2019 年 6 月 14 日,中芯發布公告稱,蔣尚義博士(“蔣博士”)已通知董事會,基於個人原因和其他工作承諾,將不於股東周年大會上膺選連任獨立非執行董事,並將於股東周年大會上退任為董事,同時將不再擔任公司薪酬委員會的成員。

隨後,蔣尚義赴武漢弘芯出任首席執行官,一年後,弘芯爛尾,11 月 17 日,蔣尚義也宣布因個人原因,已在 2020 年 6 月辭去武漢弘芯的董事、總經理、首席執行官等一切職務,武漢弘芯也接受了蔣尚義的辭呈。

蔣尚義自 1997 年就在台積電工作,2013 年退休,算是功成身退,與台積電是“和平分手”,而梁孟松至今仍與台積電交惡。

梁孟松曾公開表示,自己來到中芯國際不是為了名和利,加盟時的年薪為 20 萬美元。中芯相關負責人也曾表示,20 萬美金現在招個資深 VP 都不夠,主要還是梁和中芯有着共同的夢想或目標,希望繼續在產業里發展下去,中芯也能夠提供更大的空間。

作為對比,中芯的公告中蔣尚義將可獲得年度固定現金酬金計 67 萬美元及年度激勵,副董事長的職位也要比梁更高。

不過,梁孟松的股票激勵很高,2020 年 5 月中芯向 8 位高管授予價值 1700 多萬港元的股權獎勵,梁孟松與董事長周子學獲授約 65.91 萬份購股權,為其中最高。

對於此次回歸,問芯 Voice 的報道中提到,蔣尚義是收到了中芯國際董事長周子學的邀請,他表示自己對半導體還有有很強烈的熱情,非常熱衷先進封裝技術與晶片組,認為在中芯國際要實現他的理想會比較容易。

如果事情確如梁孟松的辭職信中所說,蔣的加入直到最後一刻才被告知,那麼中芯的處理方式無疑是欠妥的,不論是從程序上,還是情理上。而蔣對於梁來說,既是昔日恩師,也是“高發”自己的人,感情想必也是非常複雜。

中芯急需回到正軌

風波不止於蔣尚義。台媒《DIGITIMES》還在報道中稱,梁孟松與另一名聯合 CEO 趙海軍在共事的幾年內也傳出過不和的消息,消息人士稱兩位聯合 CEO 在公開場合幾乎沒有言語交流。《天下雜誌》中也提到“關於梁孟松個性自負、不善合作的傳言,不是空穴來風”。

梁孟松對於中芯國際的貢獻,有目共睹。2017 年 4 月,梁孟松加入中芯國際,彼時中芯的市值只有 300 億人民幣,接下來的幾年,接連攻破 45nm、28nm 到 14nm 等多個關鍵節點,如今中芯的市值已經超過 4000 億元。

梁在辭職信中也表示,自 2017 年 11 月擔任中芯國際聯席 CEO 至今已有三年多,幾乎從未休假,在其帶領的 2000 多位工程師的盡心竭力的努力下,完成了中芯國際從 28nm 到 7nm 工藝的五個世代的技術開發。梁孟松強調,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 10 年以上時間才能才能完成的任務。

有接近中芯國際的人士表示,梁孟松確實幾乎把中芯國際當成了家,從不請假,他甚至在一個房間里準備了床鋪。

如果梁孟松離開,對於這個近兩年飛速發展的企業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外部環境顯然並不樂觀,美政府12 月 3 日將中芯國際列入“中國軍方企業”(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名單,開始逐漸升級限令,中芯面臨卡脖子風險。同時,中芯也在面臨各種訴訟,也失去了華為這個大客戶。

實際上,中芯國際成立於 2000 年,並不算晚,但之所以中芯在近些年才逐漸冒頭,就是因為早期太多的精力被台積電的專利官司、內耗牽扯,甚至類似的內部矛盾都不是第一起了。2011 年時任中芯 CEO 的王寧國與 CTO 楊士寧,就公開鬧不合,最終王寧國失勢敗走,楊士寧也相繼離開。

中芯國際被列入實體清單后,業務層面受到的打擊是巨大的,首當其沖的是先進製程。有消息稱,中芯接下來的目標是重建成熟製程,提高國產供應的比例。

在強調內外雙循環,從國家到企業,都開始在芯片製造商大力投入,中芯國際的舞台應該是很大的。中芯已經成長為中國芯片代工領頭羊,2020 年一季度全球十大晶圓代工廠營收排名中,中芯國際排名第五,佔總市場份額 4.5%。

外界可能不會想到,阻礙中芯邁向更高目標的,可能不是制裁,而是內部問題。想爆發向外的戰鬥力,就一定要有一個穩定的團隊架構,要知道,堡壘往往都是從內部攻破的。中芯國際,急需回到正軌。

【本文作者古泉君,由合作夥伴虎嗅網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其他文章推薦】

高雄當舖首選,鳳山當舖借款簡便,快速撥款

※最新年度二胎房貸比較

※借款免保人,永和當舖.板橋當舖服務用心,讓你安心貸安心還!

高雄機車借錢,高雄汽車借款免留車案例分享

※缺現金,急紓困,台北機車借款免留車利息低 快速撥款

※推薦優質嘉義當舖借款平台

手機借款流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