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世界上最有錢的人展開了太空大戰

兩位世界上最有錢的人展開了太空大戰

埃隆·馬斯克的火星移民夢又前進了一小步。日前他在推特上透露,Starship SN8原型機最早可能會在美國時間12月2日開始飛行。此前,11月25日,SpaceX升空了第16批星鏈衛星,並且成功回收了一枚7手運載火箭“獵鷹9號”。

在馬斯克之前,有能力在私人航天領域進行探索的只有實力超強的大國,近二十年來,這個技術、資金甚至運氣都密集的行業迎來了一些民間player。馬斯克的SpaceX之外,最引人矚目、實力最強的要數亞馬遜公司老闆貝索斯開創的商業太空公司Blue Origin(藍色起源)。

恰巧的是,貝索斯和馬斯克分別是2020年新晉世界首富和第二富豪。據國外媒體11月24日報道,得益於特斯拉股價不斷上漲,馬斯克的身家在今年也大幅增加,在彭博億萬富豪指數榜上,馬斯克目前已超過了蓋茨,升至第2位,身價1280億美元,榜首的依舊是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他目前的身家為1820億美元。

同行是冤家。貝索斯和馬斯克2004年還能一起共進晚餐,然而在一起挖牆腳事件后,兩人再也不一起聊登陸火星的共同夢想了。

據《硅谷鋼鐵俠——埃隆馬斯克自傳》中描述,兩人紛爭的序幕源自一次藍色起源從SpaceX挖角事件。貝索斯明目張膽地從SpaceX挖走了世界頂尖攪拌摩擦焊接專家雷· 米耶科塔(Ray Miryekta)。“傑夫聘用了雷,而且竟敢用他在SpaceX的工作成果申請專利,”馬斯克說道,“藍色起源強攻這些專業領域人才,開出如雙倍工資這樣的條件。我認為這是多此一舉,並且顯得魯莽無知。”

在SpaceX內部,藍色起源被戲稱為B.O.(body odour,意為狐臭),公司甚至設置了郵件過濾器,濾掉所有帶有“blue”和 “origin”的郵件,以杜絕其挖人牆角的行徑。

“我認為貝索斯妄想成為國王,”馬斯克說道,“他有不懈的工作熱情和稱霸电子商務領域的雄心。但說實話,他真不是個有趣的傢伙。”

有來有往,2019年在一次私人演講中,貝索斯則調侃了馬斯克殖民火星的想法不切實際。他當時說,如果“我的朋友(馬斯克)”想去火星,先應該去喜馬拉雅山頂住一年試試。因為和火星比起來,喜馬拉雅山頂的條件可能像“天堂的花園”那樣美好。

從事私人航空事業像是貝索斯的一項業餘愛好,馬斯克則不同,幾乎手中的一切業務都是圍繞移民火星而服務。成立space X是為了發射火箭和宇宙飛船,太陽能公司是解決火星的能源獲取問題,造電動車是因為火星沒有空氣用不了燃油車,做成了市值第一的車企只是“順便”。

論及馬斯克與貝索斯在太空領域取得的成果,space X動作最頻繁也最大,多次完成了重型火箭回收,11月15日還用龍飛船將4名宇航員送上了空間站。藍色起源目前呈追趕之勢,雖然最早於2015年11月實現首次火箭回收,但整體發射難度和發射次數還落後SpaceX一大截。不過藍色起源也有一些值得肯定之處,比如同樣取得了NASA的一些發射訂單,還與SpaceX一同加入了美國宇航局最新的重返月球計劃。據外媒7月報道,藍色起源還計劃在2023年實現登月。

兩家私人航空公司都發軔於2000年左右,space x成立於2002年,藍色起源的前身2000年就已經成立。兩家都希望通過降低火箭發射的成本,讓更多人有機會飛向太空。在各自發展的過程中,兩人在火箭回收、全球衛星通信服務、載人航天等業務板塊方面,多次發生摩擦。

每當獲得重大里程碑式的成就,馬斯克和貝索斯就會在社交網站上隔空互懟,一次次唇舌之戰也是兩家企業白熱化競爭的縮影。兩個爭強好勝的傢伙對於打口水仗樂此不疲,對他們來說,對手的存在,在某種程度上也在激勵他們加快實現夢想。

馬斯克與貝索斯最早也最頻繁的摩擦,圍繞火箭回收。

第一次衝突源自2013年爭搶火箭發射平台,馬斯克怒斥藍色起源的招數為“造假的阻擋策略”。

2013年美國宇航局NASA完成了亞特蘭蒂斯號的最後一次發射任務,並將所有航天飛機全部退役,NASA決定將之前使用的肯尼迪航天中心39A號發射平台的使用權拍賣給私人公司。39號發射台是傳奇,是阿波羅載人登月計劃的“王座”,誰得到這個發射塔的使用權犹如被加冕了載人航天的“指定繼承人”。

SpaceX首先表示出了興趣,NASA也傾向於租給有合作關係,且有過成功發射經驗的SpaceX。貝索斯的藍色起源後來才加入競爭,甚至還拉上了與馬斯克有宿仇的ULA(聯合發射聯盟),宣揚開放租賃的模式可以帶來更多租戶。馬斯克此刻手中已有一些商業發射訂單,基於自身利益勢在必得,他的主張租給單一公司才能最大化有利於航天事業的發展。藍色起源在那時還沒有任何發射,馬斯克認為沒有火箭發射的發射台租賃都是耍流氓,憤怒的稱其為“造假的阻擋策略”,這場爭奪最終以SpaceX簽下20年排他性租約而獲勝。

2014年,SpaceX和藍色起源關於可重用火箭技術的專利又再次爆發衝突,使兩人關係進一步惡化。

早在2010年6月,藍色起源公司就已經把火箭重用技術的概念註冊為專利。其中包括了在海岸地區發射火箭,在海面無人船回收一級火箭,照顧到火箭飛行軌跡,這樣可以更加節省燃料。2014年SpaceX正在開發一項火箭回收技術時,突然發現受制於這項專利。如果按照專利的要求,SpaceX可能要為使用這項技術向藍色起源支付數千萬美元。

於是SpaceX向美國專利和商標辦公室提出了抗議,舉證日本發明家Yoshiyuki Ishijima已經在他1998年的論文中對這項技術有了完整論述。後來經過大約一年的審核,專利和商標辦公室最終裁定取消了藍色起源的這項專利。Space X再勝一籌。

2015年11月23日,藍色起源首次實現了火箭發射並垂直回收,公司將研發的New Shepard(新謝潑德火箭)成功發射到了 100千米的高空,隨後火箭體完好無損的垂直降落到了預定的地面位置。馬斯克虛情假意的祝賀了對手貝索斯,還不忘高調誇了自家的火箭,公開指出藍色起源進行的發射難度遠遠低於SpaceX。同年12月22日,SpaceX也第一次成功垂直着陸了獵鷹9的一級火箭。

同樣的垂直回收復用技術,新謝潑德火箭VS獵鷹系列火箭,難度係數簡直大相徑庭。如果說謝潑德火箭是一支鋼筆,那獵鷹9就是一柄長劍,從機身尺寸到發射質量再到發射高度,完全不是一個量級。謝潑德火箭只是來到了太空邊緣的100千米高度,甚至都沒達到低太空軌道;而獵鷹9則有能力發射到200千米高空,真正具備將荷載送入太空的能力。

從時間節點來看,藍色起源比SpaceX剛好提前了1個月實現,以至於貝索斯當時很得意,發推打趣道:歡迎SpaceX加入火箭回收club。

“一箭七飛”,火箭復用記錄上貝索斯又搶先一步。

今年10月13日,貝索斯期下的藍色起源公司又率先創造一項新紀錄:同一枚火箭/太空艙成功實現第7次發射及回收。單從復用次數來看,刷新了全球航天界的新高度。競賽咬的很緊,Space X在一個多月後的11月25日也實現了“一箭七飛”。

兩家雙雙實現“一箭七飛”,既是結合實際情況,也不能排除情緒的成分。

藍色起源目前總計發射13次,只研製了三枚謝潑德火箭,即謝潑德火箭1號、2號、3號。其中謝波德1號,在2015年4月29日成功發射回收時墜毀。新謝潑德火箭2號在2015年~2016年成功發射並回收5次,一箭五飛。新謝潑德火箭3號,從2017年~至今成功發射並回收7次,實現一箭七飛,藍色起源沒有火箭數量和發射次數的優勢,只能在其他指標上刷刷存在感。

馬斯克手中可以選用的火箭很多,有多枚復用了三次、四次的火箭,唯獨選用了一枚已經發射了6次的火箭做第7次發射,不排除有和貝索斯賭氣的成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疫情的原因,藍色起源的是這次是發射是2020年以來的第一次發射,而SpaceX今年已執行了23次任務!SpaceX不斷高效、成熟、常態化地進行火箭發射並回收,使圈內外普遍覺得,SpaceX才是真正嫻熟掌握火箭復用、回收技術的頭號太空公司,真正意義的太空先鋒。

2019年4月,亞馬遜推Kuiper全球衛星寬帶計劃,項目代號“Project Kuiper”(“柯伊伯”項目),將要發射3236枚衛星構建全球網絡,馬斯克@貝索斯,並評論:“抄襲者。”

馬斯克先於貝索斯在2015年1月就宣布了“Starlink”(“星鏈”計劃),率先提出要打造一個覆蓋全球的網絡通信系統,為全球提供上網和通信為主的數據服務。“星鏈”計劃打算髮射約12000顆軌道衛星覆蓋全球每個角落,後來這一數量又追加到42000顆。

2019年5月23日,獵鷹9號運載火箭成功將首批60顆星鏈衛星發射向太空,正式開始部署“星鏈”。截至目前,短短一年半的時間,SpaceX已經發射了16批星鏈衛星,每批發射數量都在60顆左右,截至目前共計發射了近955顆,還於近期開始了商業化公測,可以說實現了從0到1。

互聯網全球衛星通信服務,是一項門檻極高的服務項目,往往需要數十億美元和長達幾年的持續投入。從覆蓋局部到全球,從單一頻段到多頻段覆蓋,都要分階段實施。以“星鏈”計劃為例,造一個大型的人造衛星星座,全面組網完畢基本分為三步:首先,用1584顆衛星完成初步覆蓋(主要為北美地區);第二步,用2825顆衛星完成全球組網;第三步用7518顆衛星組成更為激進的極低軌星座。

立體組網之後,能同時滿足高速度和低時延的複合需求。由於衛星數量多,還可以動態的控制數據資源流動,也解決了地面網絡覆蓋不到的偏遠區域的網絡需求。

“星鏈”計劃優點諸多,卻並非獨創首創,知名的其他互聯網星座還包括oneweb、Telesat、波音公司和銥星計劃等。其中最著名的應屬銥星計劃(Iridium),最早於1987年由美國摩托羅拉公司啟動,計劃在7個軌道面均勻分佈11顆衛星實現全球覆蓋,參考銥元素77有個电子故此得名,后經論證總數降為66顆就實現了覆蓋。銥星計劃提出的時候前景遠大,只是結局有些唏噓,最終因入不敷出導致了項目破產,後由美軍介入成為了美軍專屬的全球通信網絡。

目前“星鏈”計劃已達到800顆衛星的最低要求,前日向美國部分用戶發起了測試邀請,美國網速測試統計公司Ookla最新數據显示,SpaceX的“星鏈”衛星互聯網服務的試用速度已突破160 Mbps,超過美國95%的寬帶連接。網絡速度表現也使較多用戶感到驚喜,紛紛在網上曬貼。

貝索斯的“柯伊伯”項目今年7月份獲得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 簡稱FCC)批准,對比下來還沒有進度上的優勢。暫時雖未開始發射,拿到了頻段這一戰略資源等於說箭已上弦,自家也有火箭,準備好之後隨時可以啟動。官方公布的組網步驟分為五個小階段,跟星鏈的三步走異曲同工,一隻腳剛邁出了0的起跑線,還沒落到1。

“柯伊伯”項目處於後發位置,有若干前人經驗可以參考,能更好的避坑和取巧。“柯伊伯”項目只打算覆蓋北緯56度到南緯56度的區域,目標為全球95%的人口提供衛星通信服務,不像“星鏈”計劃那樣立志覆蓋全球每個角落,也不像銥星計劃組網衛星數那麼少。所需的衛星總數相較於星鏈,大幅縮減至3236顆。最終覆蓋面和覆蓋密度雖不如星鏈,但卻有可能花不到星鏈一半的成本解決90%的需求。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分析師Adam Jonas也認可了該網絡的潛力,說Project Kuiper代表了高達“1000億美元的機會”。

寰宇四海,“柯伊伯”項目是目前唯一在數量級上能和 SpaceX 打對台的衛星群計劃。雖然發射進度暫時落後,但貝索斯這邊有和現有業務聯動的想象空間,不失為另一種強大的優勢。未來亞馬遜雲業務可以上衛星、個人的prime會員增值業務也可以作捆綁,新的流媒體業務Fire TV也有內容倒逼運營商業務的潛力。

星鏈計劃領跑了第一圈,但長跑還遠未結束。

今年9月21日,NASA發布了“阿爾忒彌斯”月球探索計劃的正式規劃報告。阿耳忒彌斯在古希臘神話中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妹妹之名,被喻為月亮女神,足見NASA對此項目期望之高。此次NASA不僅自建火箭和一系列航空器,還發包尋求外部公司的合作,這又無可避免的成為藍色起源和SpaceX競相角逐的標的。不過這次,較量從基礎的火箭技術,上升到了技術含量更高的複雜航天器板塊。

2019年5月10日,貝索斯揭曉了藍色起源的月球探索計劃,並親自在展示了月球着陸器藍月亮(Blue Moon)。馬斯克當天發推嘲弄,在Twitter上發布了一張經過修改的“藍月亮”照片,登陸器側面的名字被改成了“藍球”。

與此同時,SpaceX家的星際飛船(Starship)也在緊張的開發之中。2019年1月馬斯克就在社交媒體上曝光了Starship的模擬圖,中間也曾經歷過不小的挫折,今年2月,SpaceX星際飛船原型SN1在一次液氮壓力測試中發生爆炸,直到今年8月4日,全尺寸“星艦”原型機SN5才完成150米跳躍試飛試驗,試飛時間持續約1分鐘。

9月27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美國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藍色起源和Dynetics的月球着陸器都通過了美國宇航局(NASA)的審查。NASA同時將月球着陸器合同授予了三個競爭對手,分別是SpaceX、藍色起源和Dynetics,合同總價值為9.67億美元。藍色起源獲得了5.67億美元,SpaceX獲得了1.35億美元資金合同。由於承包業務內容不同,不能單純以金額高低論成敗,獲得NASA認可即是勝利,這次兩家可以說打了個平手。

馬斯克與貝索斯都是成功的企業家,逐夢太空也源自二人兒時的神往。時針撥回到2004年,亞馬遜還稱不上是电子商務帝國,特斯拉在人們心目中還不是汽車而是人名;那時二人同桌共進晚餐,聊起火箭還是志同道合的極客密友,如今舊時光再難回去。

藍色起源與SpaceX走出了兩條完全不同的發展軌跡,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創始人的理念為公司注入了不同的靈魂。貝索斯信奉“慢就是順,順就是快”,踐行長期主義,馬斯克則一路高調猛進。

1999年末,美國互聯網泡沫即將破裂前夕,貝索斯上了美國三大電視台之一NBC的晚間新聞節目。貝索斯堅持燒錢低價擴大市場份額的戰略是他屢受質疑,NBC著名主播布羅考(Tom Brokaw)在訪問中用挑釁的語氣問貝索斯:你知道利潤(Profit)這個詞怎麼拼么?“當然知道”,貝索斯不假思索地回答:PROPHET(先知,洞察先機)。

多年以來他始終踐行長期主義,終將亞馬遜做成了世界頂級的公司。

與貝索斯風格截然不同的馬斯克,練就了一套“吸睛大法”,是媒體寵兒,也為他的公司帶來了巨大的關注度。

之前美團王興曾評價馬斯克是一個深諳 vaporware(注:「霧件」,指未開發完善便開始宣傳的)之道的人,意指馬斯克的產品和宣傳存在錯位,總是迫不及待地把任何進展公之於眾。人們總能第一時間從直播中見證“獵鷹1號”、“獵鷹9號”、“龍飛船”的發射,哪怕有時也面臨失敗。

最有趣的是,貝索斯與馬斯克二人除了正面競爭,還有一些番外,都淘氣過“行為藝術”。

貝索斯算是為自己的長期主義造了一座紀念碑,他在德州建造了一個由未來學家西爾斯(DannyHills)設計的萬年鍾(ClockoftheLongnow),這台鐘每一百年指針動一下,每一千年布谷鳥才報時一次。

SpaceX創立之初,為了引起NASA的注意,馬斯克曾把一個七層樓高的火箭放到一輛定製的拖車上,跨過了整個美國,運到華盛頓。使原本擺熱狗攤的地方,躺着一枚七層樓高閃亮、潔白的大火箭。

埃隆·馬斯克和傑夫·貝索斯既為我們帶來了好的產品和服務,還帶來了好故事。兩人在太空領域的較量仍在繼續,有位名人曾說過,“宇宙就是一幅最大的春畫。”,且看馬斯克和貝索斯後續如何塗寫。

【本文作者李鵬飛,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字母榜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手頭緊,找不到人借錢嗎?桃園當舖免留車,輕鬆貸輕鬆還!

※隨借隨還,高雄借貸以一流服務,當日放款快速保密,讓你輕鬆借貸,解決危機!

※想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投資未上市櫃股票嗎?

※你在找尋鳳山支票貼現,鳳山當舖合法安全的融資公司嗎?

※讓你借錢更容易,高雄當舖線上平臺,加line好友諮詢更快速!

※高雄鳳山當舖推薦合法立案,快速過件助你渡難關

屏東當舖借錢借款、屏東房屋二胎相關的諮詢管道在哪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