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外管局喊話空頭:我們彼此很熟悉,對此前交手應都記憶猶新

剛剛,外管局喊話空頭:我們彼此很熟悉,對此前交手應都記憶猶新

就在美元指數突破兩個月最高點的時候;

就在人民幣匯率在破7關口躍躍欲試的時候;

就在離岸空頭們再次卷土重來的時候;

剛剛,外管局正式出手了,讓一眾對沖基金鎩羽而歸。

01 匯率創10年新低,外管局喝退空頭

上周,整個外匯市場可謂是刀光劍影。

10月24日,即期匯率的盤面上,多空雙方在匯率6.95關口展開了激烈的廝殺。

僅僅這一日,我們當天人民幣即期匯率的成交量就創下了年內最高值663億美元,足足翻了平日的兩倍。

而對於成交量的突然暴增,市場上有兩種解釋。

第一種是央行啟動大型銀行在市場和空頭對決。另一種是空頭自買自賣,創造做空氛圍,吸引更多的空頭加入。

而經此一役后,匯率基本穩定了,但市場卻並沒消停,在中國央行於10月25日例行公布了9月的結售匯數據后,一場空頭的反撲更加猖獗。

原因在哪呢?數據显示,我們9月的銀行結售匯逆差創下了去年6月以來的最大值,當月逆差176億美元。

同時,我們9月外資增持人民幣國債金額環比下跌了近9成,資本項下的順差對人民幣匯率的支撐也開始減弱。

於是,對沖基金們再次信心滿滿,對沽空人民幣“來勢洶洶”。

進入10月26日,我們的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一度跌至6.9638,創2008年5月以來的匯率最低點。

顯然,多空一直博弈的關口6.95已破,匯率直奔破7而去,而空頭們還在聚集。

此刻,我們的外管局終於坐不住了,局長潘功勝一席話就喝退了國際炒家,截止收盤前,令人民幣一度還出現了約100個基點的反彈。

而截止到今天,我們在岸人民幣的中間價也回到了6.9377的位置,進入了相對安全區。

一場破7風波就此解除。

02 對沖基金因何知難而退?

那外管局局長潘功勝到底說了什麼,讓這幫對沖基金知難而退呢?

第一,外管局強調,我們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我們不會搞競爭性貶值,不會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的擾動。

第二,外管局強調,對於那些試圖做空人民幣的勢力,幾年之前我們都交過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們應該都記憶猶新。

一方面堅定了自己的立場,讓做空機構不要想入非非;另一方面,用過往的做空代價震懾大家,讓大家不敢輕舉妄動。

為什麼說這兩點如此重要呢?

按照我們國內對匯率的管控能力,即使是離岸市場,目前都還在央行和外管局的控制範圍之內。

首先,我們掌控着在岸人民幣匯率的中間價,以及波動幅度,從而影響離岸人民幣的價格。

這個左右匯率中間價的因素就是傳說中的“逆周期因子”,不管匯率每天漲跌如何,我們都可以用這個辦法“修正”匯率開盤價。

其次,對沖基金沽空人民幣匯率的方式一般都是在香港借出人民幣,然後進行沽空,等到匯率下降后再買回人民幣。

而我們隨時都有能力通過收緊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抬高人民幣的資金成本,來增加對沖基金的做空代價,迫使空頭孤立無援。

再次,對於做空人民幣的對沖基金們來說,8.11匯改時的吊打空頭,大家應該還記憶猶新。

比如,美國對沖基金CrescatCapital從今年6月開始計算,貌似好像因為人民幣貶值4%開始盈利,但早在2017年,該基金虧損超20%,其中80%就是因為做空人民幣所致。

再比如一家美國紐約著名的對沖基金專門做空人民幣,不僅做空,還專業從事帶槓桿的看空期權,體量高達幾十億美元。

在外管局精準打擊面前,2016年和2017年也載了大跟頭,目前已經根本沒有再做空的膽量。

這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自己沒有貶值意願,人民幣很難具備貶值可能。

而我們有貶值意願嗎?

顯然,在銀行結售匯逆差以及上半年國際經常項目出現赤字的情況下,我們真的有貶值意願。

比如貶值能促進出口,增加貿易順差等。

所以,潘功勝的喊話非常重要,他直接了斷的指出,目前我們沒有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對沖貿易爭端的工具。

正是如此,我們的匯率很快就恢復到了整數關口9.5以下。

03 空頭並不足懼,攘外必先安內

其實,只要在美國還能撐住他們的繁榮前,我們的貶值壓力沒有想象中那麼大的。

因為在國際共識里,美國等主要經濟體並不希望我們的匯率貶值,不然也就沒有那麼多貿易壁壘。

同時,大家也不希望作為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突然匯率崩盤,變成人肉炸彈傷害到它們。

所以,只要主要經濟體達成共識,對於國際市場上人民幣有限的對沖基金並不足懼。

未來,我們一定是嚴防死守國內的看空機構和個人,畢竟這裏才是人民幣換美元的大本營,一定不能讓貶值的恐慌氛圍蔓延。

目前,我們外匯局幾乎每個月都會通報一大批外匯違規的案例,8月份更是一連通報了兩次,而最近的一次是10月22日。

比如這次通報中,就涉及了7家銀行,6家企業,7位個人。

銀行:交通銀行金華分行因虛假貿易融資被罰款160.74萬元,建設銀行福清分行違規辦理內保外貸罰款419.03萬元,招商銀行濟南分行違規辦理個人分拆售付匯罰款60萬元等等。

企業:青島鑫浩國際貿易,天津世通机械出口有限公司,浙江九龍山國際旅遊開發有限公司虛構貿易交易,對外付匯逃匯,分別罰款140萬,109萬以及95萬等等。

個人:香港籍陳某,廣東籍香某,浙江籍蔡某等非法將總值3425萬人民幣通過地下錢莊匯至境外賬戶;廣東籍張某利用33名境內個人的年度換匯額度,分別匯至境外賬戶,並用於購買房產,非法轉移資金122.62萬英鎊等。

在如此高密度和無死角的打擊下,我們的個人分拆購匯,螞蟻搬家,非法逃匯,非法套匯,違規內保外貸,甚至是非法買賣外匯,基本都囊括其中。

而外管局之所以還要打擊這些非法換匯,也僅僅因為我們是“資本自由流動”的國家,還沒有走到那一步。

可以說,只要我們國內的換匯大軍能夠穩住,即使是匯率貶值,也很難出現直接崩盤的局面。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

【借錢借款相關精選資訊】

借錢救急!高雄借貸有多年貸款經驗的申辦團隊,提供您更多融資借貸、小額借貸!

隨借隨還,高雄借貸以一流服務,當日放款快速保密,讓你輕鬆借貸,解決危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