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長遭瘋搶,便利店被打壓,社區團購火藥味更濃了

團長遭瘋搶,便利店被打壓,社區團購火藥味更濃了

隨着社區團購的競爭逐漸白熱化,社區團購的補貼大戰正在全國很多地方上演。

“雞蛋1.99元6枚、胡蘿蔔0.86元一斤、韭菜0.99元一斤,新人下單還有單筆滿40返40的紅包……”武漢的團長陳凡正在微信群里推拼多多社區團購平台的“今日特賣”爆款。他告訴鈦媒體APP,即使有滿返紅包,價格也不到市場價的一半。

公開資料显示,截至12月12日,美團優選已覆蓋全國277個城市,多多買菜已覆蓋全國197個城市,興盛優選也輻射了16個省、直轄市及6000多個地(縣)級城市和3萬多個鄉鎮。

與此同時,互聯網巨頭們也在不斷加碼。

  • 11月3日,在滴滴的內部會議上,滴滴CEO程維在表示“滴滴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
  • 11月底,劉強東表示親自下場帶領京東“打好社區團購一仗”, 並在12月11日宣布7億美元戰略投資興盛優選;
  • 王興也不止一次在美團中高層會議中傳遞“這場仗一定要打贏”的決心。
  • 巨頭下場后,市場上的火藥味更濃了。最能體現這種緊張感的,便是美團、拼多多、滴滴等巨頭對團長的爭奪。

    今年下半年以來,各家招募團長的口號五花八門,各種關於“沒有門檻,輕鬆過萬”的宣傳也層出不窮。“重賞之下”,團長數量正在以指數級的速度增長。

    公開信息显示,截至目前全國的活躍團長數量已超百萬。目前興盛優選團長數已超30萬,同時以每周1萬的速度新增。作為社區團購頭部平台,美團、拼多多、橙心優選未公布團長數,但從入駐城市和訂單佔比看,這一数字也要遠遠超過30萬。

    在武漢實地調研后鈦媒體APP發現,一個社區有20個以上的團長已很常見,極個別社區會超過100個,有不少團長甚至身兼多個平台。

    但團長們“一擁而上”后,好日子並沒有過多久。有不少團長向鈦媒體APP表示每月收入不到3000元。同時,這場混戰之下,競爭無序、售後困難、線上線下打架等問題也漸漸浮出水面。

    社區團購戰爭初期:團長是戰略資源

    經歷過“百團大戰”的胡薇這次加入了社區團購的浪潮,身為團長的她稱,時隔五年,當年的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

    “感覺所有人都在做團長,你不做有人做。”胡薇稱,“‘百團大戰’期間補貼夠狠的,除了傭金,我們還有單量獎、新人獎、開團紅包,傭金收入倒是其次。”

    聽說有錢賺,胡薇的兩位閨蜜也被她成功“安利”,3人都身兼美團優選、多多買菜、興盛優選等3個以上平台的團長角色。

    嚴格意義上講,社區團購仍處於市場培育階段,團長作為鏈接平台和消費者唯一核心渠道,是社區團購能夠運轉的前提,而團長的運營能力將直接影響消費者的購物體驗。

    故而,今年下半年以來,團長成為美團、拼多多、滴滴等巨頭所爭奪的戰略“資源”。為了發掘更多的優質團長,各家企業絞盡了腦汁:

  • 美團優選主要以地推、掃街、拜訪的方式獲取團長。美團地推每拓展一位團長,獎勵160元。此外,美團優選提供“三重保障”措施–有競爭力的傭金和獎勵金、完善的培訓體系、質優價廉的商品及售後支持。
  • 拼多多在今年8月以來,補貼10億爭奪團長,除了正常的10%-20%的比例,還設置了千分之一的月交易額獎勵,並通過電話拜訪的方式,快速搶奪興盛優選的團長,每拓展一位團長“多多買菜”的獎勵是130元。
  • 同程生活為了鼓勵推廣舉薦一個團長(新團長做夠一個自然月並且要有一個月業績額突破5000元)即可得獎金300元。而在升級為師長后,可享有下級團長流水1.2%的傭金提成,前提是團長自身業績很高,連續2個月達到兩萬,或者介紹5個團長,每個團長要有一個月達到1萬。
  • 當平台入駐新城市時,為在當地迅速打開市場,往往會給予團長非常高的回報。據武漢青山區的陳凡回憶,他曾有過銷售100元純賺120元的經歷。

    此前,以前置倉模式為主的生鮮電商遭遇的最大難題就是前端引流。在社區團購模式下,以團長在社區的熟人關係為紐帶,企業的流量焦慮得到了有效緩解。

    多方因素下,社區團購僅用了半年多的時間就創造了此前行業從未企及的高度。

    此前,只有興盛優選作為社區團購的領頭羊日訂單超過了1200萬單,但就在12月16日,據《晚點 LatePost》報道,滴滴、美團(03690.HK)、拼多多(NASDAQ:PDD)三家巨頭下的社區團購平台 12 月件單量峰值均已突破 1000 萬,其中滴滴旗下橙心優選 12 月日均件單量突破了 1000 萬。

    另據招商證券的社區團購相關報告統計,5%-10%的頭部團長貢獻了社區團購80%-90%的銷售額。

    毫無疑問,在社區團購大戰初期,團長成為各家業績暴漲的重要因素,但隨着用戶基數的上漲,以及社區覆蓋率的不斷提升,鈦媒體APP發現團長收入構成中傭金以外的獎勵就會銳減,當團長獲取高收入的夢正在慢慢破碎。

    團長們顧慮重重:它們會不會甩掉我們?

    3個多月,秦燕一天都沒有休息過。

    “你閉團,大家就會去別的團長那兒買。”秦燕是社區里公認的資歷最老的團長,至今已有1年半的“團齡”。但如今,秦燕越來越覺得焦慮和不安。

    據《晚點LatePost》12月16日消息,美團、拼多多旗下的社區團購平台12月件單量峰值已突破1000萬。勁爆的補貼和強大的地推打破了社區團購原有的平衡。

    秦燕說:“亂了亂了,一切都亂了。”

    在秦燕看來,2000多戶的小區承載不了太多團長和自提點,“這不就變成街坊鄰居內部拉來拉去了嗎?”鈦媒體APP觀察到,就在與溫馨苑相隔一個街道的安居苑小區,不到200米的街道兩旁至少有5家自提點,其中兩家還是鄰居。據一位團長介紹,安居苑附近估計有100多個團長。

    打開美團優選、拼多多兩個App統計可發現,僅安居苑周邊300米範圍內,就有20家美團自提點、12家多多買菜自提點。

    當平台為爭搶市場份額,各大平台紛紛打起地推戰爭。然而,由於社區住戶不變,團長群體卻在暴增,這就導致單個團長的訂單量不斷被稀釋,傭金收入也越來越少。

    “社區團購的客單價非常低,通常只有幾塊錢甚至幾毛錢,10個點的傭金就相當於沒錢掙。”來自武漢硚口區的一位團長抱怨道。

    據胡薇介紹,如今他們3人的日均訂單在100單上下,如果不能趕上平台補貼的高峰期,依靠日常的傭金收入,一個月至多能賺2-3千元。而與之對應的是,每天從起床後到睡覺前幾乎一直盯着手機,核單、配貨、退貨、售後等等,“感覺像探險,永遠不知道下一個要解決的問題是什麼。”

    “當顧客的購物習慣都養成了,我們只提貨、配貨,沒有技術含量,它們會不會甩掉我們?”有團長向鈦媒體表示了自己的擔憂。

    實體商店擔憂:以後除了香煙,店裡還能賣啥?

    心存擔憂的不只是身處社區團購浪潮的“團長們”,還有社區的實體店主們。“以後除了香煙,誰還到店買?”這两天,團長方俊的心情比武漢今冬的第一場雪還要冷。

    方俊的主要收入來源是在城中村經營一家小超市,現在卻不知道能堅持多久。“每天一睜眼就是300多塊錢的房租,好不容易扛過了疫情,沒想到又來了社區團購。”說到這裏,他有些動容,趕緊背過身去理貨。

    “價格屠夫”,這是方俊給美團優選、多多買菜等社區團購平台打的比方。“果蔬生鮮就不說了,”他指着一箱牛奶說,“這是標品,我進價62一箱,但團購平台只賣59,而且還能返紅包。”

    方俊說,從8月份開始,他店裡的捲紙、洗護、調料、拌醬、乳飲等品類的銷售下降都超過50%,店面日銷也下降三成。

    為了彌補損失,方俊還是隨波逐流的選擇當團長。但運營幾天後,他發現自己的處境更難了,“平台上的商品,很多我店裡也有。顧客來取貨,一看同樣的商品,團購的總是比店裡便宜,以後誰還信任我這個店?

    與方俊一樣面臨兩難處境的店主並不少。幾公裡外,便利店老闆兼團長的崔凱也深有同感,“這樣下去不行的,以後除了香煙,誰還到店買?”

    數據显示,目前國內主營快消品的非連鎖便利店約600萬家。對方俊、崔凱們而言,社區團購成為一把正在砍向自己的雙刃劍。“雙刃劍有利有弊,但終究這把劍還是砍向自己的啊!”崔凱感嘆道。

    一些實體店開始反抗。據《深燃》報道,拼多多進入烏魯木齊不到兩周,當地很多便利店和超市小老闆就在微信群自發成立了“反社區團購聯盟”,矛頭直指多多買菜。

    事實上,由於“多多買菜”、“美團優選”等為代表的社區團購平台出現嚴重低價現象,甚至個別品項遠低於出廠價,嚴重損害了上游供應商的利益,也有不少社區團購的供貨商發起反擊

    日前,滄州市華海順達糧油調料有限公司、漯河市衛龍商貿有限公司向經銷商發布通知,稱“以多多買菜、美團優選等為代表的社區團購平台出現嚴重低價現象”,並禁止向其供貨。

    也有地方政府開始出手叫停這一亂象,南京就下令要求社區團購合規經營,不得以不正當競爭方式獲取交易機會或競爭優勢,並因此損害其他經營者或消費者合法權益。尤其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實施低價傾銷,排擠競爭對手獨佔市場,擾亂正常經營秩序,損害國家利益或其他經營者的合法利益。

    不能“妖魔化”社區團購,但也切忌“拔苗助長”

    當巨頭們躬身入局后,依靠補貼發動了一波閃電戰,實現了很多商家多年都難以企及的業績。

    不得不承認社區團購的確已經在短期內證明了自己的可行性。社區團購現有的模式當中,團長、微信小程序等工具、供應鏈、物流配送這幾個主要因素成為驅動社區團購模式得以跑通的基礎。

    它一方面通過高性價比的生鮮百貨產品吸引客流,通過預售模式幫助商家降低庫存,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損耗與現金流壓力。與近兩年前置倉模式下的生鮮電商比,引流、投入的成本更低,也更容易盈利。

    但隨着這場補貼戰爭的狂飆突進,暴露的問題越來越多了。

    一方面,團長所帶來的天然流量,為戰爭早期的玩家們輸送了主要的流量彈藥。但當企業在沉澱好用戶,進行更為深入的地域擴張后,激增的團長反而更容易“內耗”。

    如此一來,頭部的優質團長依舊是各家企業爭奪的對象,但聞風而來的腰部、長尾團長們只能“喝湯”。更值得注意的是,傳統的熟人關係地域性較強,也很難滿足企業擴張過程中的標準化要求。這意味着,當各家巨頭如火如荼的擴張進行到一定程度時,平台不得不強化自我屬性,而弱化團長的地位。

    因此,團長們收入下降、無序競爭等問題已經在逐步浮出水面,很多團長也不可避免的會成為“炮灰”。

    另一方面,在補貼大戰的“拔苗助長”作用下,企業最大的問題就是戰略“失焦”。

    按道理,社區團購是個精細活。核心的競爭力在於供應鏈、物流配送的效率,品質、履約能力的高低也是決定未來的勝負手。但當資本、巨頭進入后,徹底顛覆了行業應有的發展節奏。企業本應該投入到供應鏈、物流配送等護城河的精力,不得不被轉移到補貼大戰中,中小商家的生存空間也被嚴重壓榨。

    日前,針對社區團購大戰中出現的惡性競爭等問題,人民日報發表評論:

    掌握着海量數據、先進算法的互聯網巨頭,理應在科技創新上有更多擔當、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為。別只惦記着幾捆白菜、幾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創新的星辰大海、未來的無限可能性,其實更令人心潮澎湃。

    儘管過去幾年燒錢、補貼之下,催熟了不少風口行業,但倒下的企業與被證偽的風口更多。加上最近對互聯網巨頭們垄斷風險的警惕,以及對巨頭、平台社會責任、科技倫理的關注,社區團購正有淪為“過街老鼠”的趨勢。 

    在經歷了O2O大戰、百團大戰、網約車大戰、單車大戰、長租公寓等風口的起起落落後,雖然我們不能完全把社區團購妖魔化,但如果任由燒錢補貼、無序競爭催熟社區團購,社區團購仍然有滑向“一地雞毛”的可能。

    可以預見的是,隨着行業集中度漸漸提高,團長、“夫妻老婆”實體店、用戶,都將被迫依附於巨頭構建的商業圍城中。

    注: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陳凡、胡薇、秦燕、方俊、崔凱均為化名

    【本文作者高夢陽,由合作夥伴鈦媒體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懶人包!讓你更了解台北當鋪,台北汽車借款,台北機車借款,台北借錢相關借貸流程!

    ※借款不求人士林當鋪,政府合法立案利息低

    台中當舖全年無休24小時典當服務

    ※想知道台中借款合法經營政府立案有工作即保証借的當舖在哪裡?

    屏東當舖借錢借款、屏東房屋二胎相關的諮詢管道在哪裡?

    信用卡換現金可以分期嗎?

    ※企業有資金缺口需求,屏東支票貼現助你渡過難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