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租屋崩潰的年輕人_高雄當鋪

在出租屋崩潰的年輕人_高雄當鋪

※只要您的資金缺口,急需用錢-大寮當舖助你渡難關

專業票貼週轉排除一些煩雜因素,讓您輕鬆取得您需要的資金

“我房東要來換鎖了怎麼辦”,“房東讓我結清剩餘房租,但我和蛋殼都結過了”,在蛋殼公寓維權群里,租客們分享着處境和對策。然而解決方案難有,最後他們只能自我安慰道,“住着吧,希望房東不再找上門”。

蛋殼公寓疑似資金鏈斷裂,引發的蝴蝶效應還在繼續。自如、我愛我家接連否認“接盤”,與蛋殼簽約的租客們,處境艱難。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簽訂了一年期的租房合同,並在第三方金融機構辦理了租金貸款。如今蛋殼公寓拖欠房東租金,房東想要收回房子,租客們一旦被清退,不僅每月要償還貸款,還面臨着無房可住的窘境。

2020年已經很艱難了,居無定所再添疲憊。事件還未落定,他們像是風中的塑料袋,在出租屋裡繼續等待,繼續飄搖。

而這隻是發生在出租屋裡的故事一角。出租屋隱秘的角落裡,藏着成長的印跡,也滿懷成年人的辛酸往事。如果說租房是年輕人進入社會遭遇的第一頓毒打,那麼,從住進出租屋裡的第一天起,才會意識到這頓毒打還遠未結束

本期小酒館,七位年輕人講述了他們在出租屋裡的生活。他們有的租房3年搬家15次,搬家路上遭遇車禍;有的生病在出租屋裡獨自躺了三天,餓的時候只能喝幾口冷水;有的連續遭到室友騷擾,不得不臨時搬離;有的剛住進去就被房東踹門、搶鑰匙、撕租房合同;有的想改變單調的出租屋生活,差點被騙進傳銷組織;有的想等安定下來給自己囤一套阿加莎全集,但高昂的房價將她打回現實;還有的把家當都放在一個行李箱里,隨時準備離開北京……

如果你想了解一個年輕人的成長過程,一定不能錯過他們發生在出租屋裡的故事。

連續遭到室友騷擾

搬家前向警察舉報

史迪 丨 27歲 互聯網從業者

一畢業我就開始離家租房工作了,五年裡換過兩個城市,四五個住處。房租的費用一路水漲船高,遇到的室友也是一個比一個奇葩,每年只有過年回老家時,才覺得是真的回到了家。

我從來不相信,“房子是租的、生活是自己的,房門一關這裏就是自己的家”這種鬼話雞湯,只要是合租,所有的事情都會提醒你,你的生活就是租來的,不由你自己控制

我曾在一個出租屋裡,連續遭遇過騷擾。當時中介帶我看房,看了幾間都不滿意,最後他說我自己住的地方還空着兩個房間,要不帶你看看。看完我覺得房間很大,帶個陽台,就住下了。結果搬過來不到一周,客廳就被打了隔斷,住進來一對夫妻。客廳有個陽台和我的另外一扇門是通的,我強烈要求打隔斷,但中介一直拖着,說業主不同意,我每晚都得在門後放把椅子才能安心睡覺。

這對夫妻平時看着還不錯,只是男主人一直會時不時找我搭話,我也沒在意。直到有一次,兩人大吵一架,東西摔了一地,聽動靜像是女的拉着行李箱離開了,男的便開始一直敲我門,很暴力的敲,說要找我聊聊天。中介還沒回來,我嚇得趕緊給我朋友打電話。好在沒過多久,他們就搬走了。

沒過一陣,搬進來一個單身男子,那才是噩夢的開始。這個男的脾氣爆裂,比如有人忘關衛生間的燈,他會直接大聲開罵,而且在家只穿一條內褲晃來晃去,只要他不尷尬,尷尬的就是我和中介。更可怕的是,在租客群里加上我的微信之後,他就開始對我進行言語騷擾

這樣的騷擾數不勝數。我晚上一般會工作到比較晚,有一次我去洗完澡回來,剛關上房間門,就收到了一條信息:小姐姐這麼晚還不睡,是寂寞了嗎?還發了一些很挑逗的話,嚇得我立馬鎖緊了門。我出門前在客廳的鏡子前整理帽子,他直接開着門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我,說打扮這麼好看是要出去勾引人嗎?

有一天凌晨4點,我接到了他的語音電話,在掛斷三四次之後,他發來一條信息,說喝多了沒帶鑰匙,需要我下樓去接他。我直接選擇了關機,第二天天一亮便選擇了退租。

退租的時候,我把信息給中介看,希望退回押金,畢竟這是因為不可抗力因素退租,中介卻說,這是你倆的私事,他還是你微信好友,誰知道你倆是什麼關係。我忍無可忍,搬離的時候直接舉報了隔斷,並把聊天記錄全部截圖給了警察

租房3年搬家15次

有一次還被渣土車撞了

池子 丨 27歲 醫美行業從業者

畢業后我在深圳、重慶、成都、上海、廣州工作過,從2017年11月租房開始,大大小小至少換過16次房子,搬過15次家。住過最差的平民窟,也在朋友家借住過月租五千的高級單身公寓,一直在搬家,一直在路上,這就叫顛沛流離吧

最開始,因為租房要押一付三,價格貴,並且一個人孤單沒照應,我選擇和朋友合住。當時我剛到成都,臨時在小學同學老張家借住。他是一個大胖子,我倆擠一張床上。住了一個月,有一天晚上他突然跟我說,女朋友要來了。我就自覺搬走了

接着我又和老家朋友阿俊合租了一間主卧,後來阿俊要回老家工作,當時大眾點評和美團合併,我在大眾點評的部門被解散,不僅沒住處,我也失業了。初中同學阿強知道我的處境,把他出租屋的陽台位置讓給了我。我很感謝他,但是住了幾個月,年底吃年夜飯時,他突然沒叫我一起。那天他姐姐來了,房間沒有我的位置了,我又只能搬走。就這樣,我在朋友家反覆輾轉,最後,好友老黃邀請我去他們小區租房。

這是我第一次自己租房,搬家那天老黃開車來接我。成都大雨,導航導錯路,把我們帶到了一個開發區。周圍全是大型渣土車,排成長龍浩浩蕩盪前進,我們一輛小轎車夾在中間亦步亦趨。

在一個紅綠燈處,一輛渣土車沒看到我們在旁邊,綠燈了,和我們同時起步。說時遲那時快,我只看到一隻黑壓壓的大車輪向駕駛位置靠近,緊接着聽見車門被擠壓的聲音,哐哐哐的,車窗玻璃也被磨出了劇烈的嚓嚓聲。我和朋友完全來不及反應,更別說解安全帶跳車。幸好渣土車司機及時踩了點剎,我們保住了小命。

我下車后深呼三口氣,停頓3秒,衝到渣土車面前就想開口罵人了。我們想報警處理,他們不讓,因為渣土車白天不允許上路,報警整個車隊都要被扣押、罰款,雙方一直協商不下來,一個戴墨鏡的人用對講機叫了一大票人馬過來,開始恐嚇我們

我們立即報警,警車還沒到,他們人都不見了。現在說起這個經歷,我都還瑟瑟發抖。那天順利到新家以後,簡單收拾完已經是晚上兩點。劫后餘生,我倒沒有多想什麼,好好睡了一覺,直到天亮。

後來那個房子也沒住多久,我去了上海,現在又在廣州,住在公司提供的地方。有時候會想念老張家的滷肉,想念阿俊的雪豆紅燒肉,想念阿傑的剁椒魚頭,想念老黃的水煮兔,還有想念重慶刁家兄弟的臘肉。

回想租房的經歷,看到了自己成長的縮影,分享出來也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努力生活的人,都值得被尊敬,只想說,活着真好。

住公司會議室還是老家大房子

是兩難的選擇

季飛丨33歲 某創業公司早期員工

大學畢業后,我在廣州找了份銀行的工作。那還是十年前,剛畢業也沒什麼錢,我就隨便租了個單間,一個月幾百塊。房間很簡陋,面積很小,小到一進門就是床,只能剛好把門完全打開。廣州多雨,總是潮濕,有時候雨太大,還會下進屋裡來。

那時候心大,不知道什麼叫孤獨,覺得房子就是個睡覺的地方。直到有一次生病發高燒,我一個人在屋子里躺了三天,差點沒緩過來,我才意識到,一個人生活太危險了。那時候在廣州無親無故,不認識幾個人,生病了也沒有朋友來看望,自己也不敢給家裡打電話,怕他們擔心。那時候也還沒有外賣,自己下不了樓,沒有人做飯,就自己一個人躺着,每天喝幾口冷水。我記得有一天被餓醒了,盯着天花板,都恍惚覺得自己要完了。後來康復后,我就選擇離開廣州,跟同學來了北京。

同學創業,讓我給他幫忙。早期公司不賺錢,開支很大,我們也不給自己發工資。由於我是從外地來的,沒有地方住,為了節省開支,公司買了一張摺疊床,放在會議室里。白天收起來當桌子放雜物,晚上鋪開當床,我就睡在那裡

公司的會議室成了我的出租屋,還不用交房租,自己覺得也挺好,至少比自己一個人在廣州要好。晚上還有同事一起打打牌,偶爾出去下個館子,省下來的房租就成了日常的伙食費。

但還是有很多不方便,比如沒地方洗澡,沒地方晾衣服,沒地方放日常用品。所以我就把物件盡量簡化,能省略的都省了,只留下最必須的牙刷、臉盆、被子等日用品,白天就收起來放在一個大行李包里,很省事。

剛開始覺得挺方便,但時間長了,覺得確實沒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獨立的生活空間都沒有,還談何生活呢?每天就是工作,從早到晚。有時候跟朋友聊天,他們問我住在哪,我說就住在公司,他們說你們公司這麼好,還安排住宿,我接着說,會議室里,然後他們就不說話了。

當你的生活空間被極度壓縮時,工具人的感受是最強烈的,彷彿你就是一台機器,一顆停不下來的螺絲釘。做飯那是談不上的,因為沒有廚房,沒有餐具,每天只能吃外賣,或者去樓下小店吃個快餐。

後來公司沒做起來,大家各奔東西,我就回老家了。在老家住上了自己兩百平的大房子,有了無盡的生活空間,卻沒有了在北京那種創業的氛圍。所以,這就是一個兩難,一種取捨。

簽完合同以後

真房東找上門說我被騙了

煙台張愛玲丨25歲 互聯網運營

我剛畢業的時候,因為各種原因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工作沒定下來,也就沒找房子住,一直暫住在同學家。那段時間特別焦慮,沒工作,也沒有落腳的地方。有時候就和家裡人打電話發脾氣,時常懷疑人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漂着。

工作定下后,就決定找房子。一開始社會經驗少,完全不知道怎麼找。老是聽人說中介坑人不靠譜,所以一開始就自己在豆瓣、58同城上找直租的房子。沒想到還真找到了,當時房東一個勁兒讓我趕緊簽,我也沒多想,看了一下藍色的房產證就直接租下了。

然而,萬萬沒想到的是,有一天,一個老大爺帶着小他很多歲的老婆敲開我的房門,和我說我被騙了,他才是真正的房東,手裡還拿着另一個紅色的房產證。我當時都懵了,房東見了,房產證也看了,合同都簽了,然後告訴我我被騙了?

隔壁大叔跑過來和我科普,我才知道這牽扯到公租房這種歷史遺留問題。總之,我租的這個房子里有三間房,三間房的產權分別屬於三個人。

而我住的這間,還牽扯到大家族的家族糾紛。房子原本屬於一個老太太,後來她過世了,房產本落到老太太女兒手裡,老太太女兒由侄媳婦和侄子照顧,最後房產本就到了侄媳婦手中。侄媳婦把房租給了我。

而那個找上門的老大爺,是去世老太太的親兒子。他發現房產本不見了,補辦了一個,找上門準備把房子要回來。

總之他們家族一堆亂七八糟的事兒,全跑我這兒來鬧了。上午老大爺帶着媳婦鬧,下午原房東來鬧,晚上隔壁大叔還跑過來跟我分析局勢。那段時間過得相當分裂。

※讓走投無路的人有個正當的借錢管道,高雄當鋪讓你安心借 安心還!

高雄市高手當鋪是銀行的前身,放款快速、簡單、便利、低利息的借款流程,能為您個人或公司工廠即時幫助

後來有一天各方的矛盾到達極點,老大爺直接帶人把我的鎖撬了,換新鎖,還準備又裝一個防盜門。這換了鎖,我還怎麼住。我當時也急了,雙方吵吵起來,一口氣鬧到了派出所。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去派出所,最後還是在警察的調解下,房東把錢退給我,我把東西搬了出來,被迫在一天之內火速找新房搬家。這算是北漂生涯中的一段奇葩經歷吧。

被房東砸門、搶鑰匙、撕合同

當時的視頻還一直留着

老姚 丨 28歲 新媒體行業從業者

那是2014年的冬天,我第一次來北京實習,先是在一間住了數不清人的地方里租了一個床位,後面正好有朋友也要來北京,就想着換個地方。當時各種租房APP還沒有完全普及,主要找房途徑還是58同城。

我在58同城上看到有人轉租,是太陽宮附近的一個主卧,我覺得挺不錯,就聯繫了轉租的人。對方是一對情侶,他們告訴我,他們租期沒剩幾個月,而且已經跟房東說過了,我把房租給他們,他們把合同和押金條給我就行。我沒多問,交完錢就搬了進去。

結果剛住進去第二天,半夜突然有人瘋狂踹門,說他是房東,讓我開門。我開門之後,他一下就衝進來搶走了我放在桌上的鑰匙,他比我高挺多,是個一米八的東北大叔,我跟他搶搶不過,也很懵,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開口第一句話說,在網上看到房子被轉租了,這不合規定,要我現在馬上搬走。

我從兜里拿出來合同,準備和他解釋。結果他一把把合同搶了過去,不出3秒就撕碎了,我更加懵了。我說我已經住進來了,有什麼不能好好商量的?他和我一直吵,我沒辦法只能準備報警,我一拿起電話,他馬上就走了。

因為沒有鑰匙,也沒法出門。還好那天下午我買了很多吃的屯在家裡,連續三天都沒有出過門。在這期間,房東每天傍晚6點到8點就會過來瘋狂地踹門、敲門、喊叫。他來一次我就報一次警,警察一過來他就溜了

我和當初轉租給我的那對情侶說了這個情況,他們退了我的租金,但2000多塊的押金不退,說要繼續跟房東談。我不想折騰,待到第四天就走了,後來想要回押金,那對情侶也聯繫不上了。

這件事雖然坑爹,但我覺得挺逗的,還錄了影片。房東一拍門,我就對着門拍,記下抖動的門和我們的對話,現在還一直存着。

我有五年租房經歷,其間輾轉北京、廣州、台北,還見過各色房東。

去年在台北讀書,因為在學校周邊,人多房源少,房子不愁租,房東會挑客人。有一次看房,我進房子里繞了一圈,還沒到三分鐘,房東就不允許我看了。一個在那邊生活比較久的朋友說,這意思就是房東沒看上我

我目前不考慮買房,只有在搬家時看着我的那堆書的時候,會滑過一絲買房的念頭。我覺得,買房對我最大的吸引力,是可以安心地囤一套阿加莎全集。

孤獨感讓我想交個朋友

結果被騙進傳銷組織

丟豆豆丨女 29歲 互聯網公司市場

今年是我北漂的第四年。生活繼續兩點一線,疫情把我“宅”的特性發揮到極致,但我時不時會覺得孤單,尤其是面對着一群奇葩室友。

有白天在机械鍵盤上噼里啪啦打字、晚上打網游開黑的淘寶客服;還有每晚出去喝酒、凌晨三四點穿着高跟鞋回來,還要再叫外賣的夜貓子室友。最恐怖的一次是,催債的上門來找她,一直砸門,從凌晨4點持續到當晚7點,最後她出門應對,報了警才解決。

我的生活圈子太窄,人慢熱內向,我決定從29歲生日這一天開始,努力改變一下。

於是下載了社交軟件,補充好資料,開始了“閱人無數”的篩查工作。我主要看的都是姑娘,想交個朋友

認識M那天是我的生日,當時簡單聊了幾句,她說剛玩不太會用,向我要了微信。我沒有防備,她算是我半個同行,本着學習的態度,她約我見面我就答應了。

前兩次都約在咖啡廳,第一次聊星座,她幫我看了星盤,第二次的項目是手工製作。在那之後,M每周都要約我兩三次,我都拒絕。但她依舊保持每天都找我聊天的頻率,這頻率讓我難受。但我總會先從自身找原因:是不是我太慢熱,接觸社會少,不知道現代人相處可以快到這種地步。

第三次見面,是因為她磨了我很久。她說,最近有個房產類活動在德州(臨出發又變成了濟南)有很多不錯的圈內資源,需要我幫忙幾天。出於擴展圈子的目的,我答應了。

不是沒有懷疑過這次出行,因為每次我問她活動細節時,她的答案都似是而非,甚至我問一些車旅食宿問題,她都說我會安排。

最後,即便很不想去,但我突然有了一種就想知道她在搞什麼貓膩的衝動感。其中有出於對人脈和圈層突破抱有的幻想,也有對人的天然信任。出發前我把出行計劃告訴了閨蜜,她千叮萬囑我一路小心。

說到底,還是有點傻。好奇害死貓,被騙進了傳銷組織。

以前知道傳銷都是看網絡、電視上的報道,以為是那種聚集性的演講聽課,限制人身自由,都是些沒有文化的人,聚在一起整天洗腦妄想掙錢發財。

但這次不同:85-95后的年輕人,基本都是大學畢業,有的甚至是海外留學,以朋友名義告訴你這是一個擴展人脈獲得財富的最佳路徑。沒有限制你人身自由甚至帶你一起吃喝、桌游,氣氛融洽,當然也會盯緊你。

到第二天晚上,我再也不想聽洗腦了,裝作情緒爆發,以和M吵架的名義逃出公寓,打車到車站。我刪了M的微信、電話,取消了社交軟件里的配對,希望她不再打擾我的生活。

往返車票 來源 /受訪者供圖

我在知乎里看到了大量相似度有90%的劇情:同樣的運作模型,数字計算、晉陞模式,以及交友套路、租房地段(臨近公安局,讓你有安全的錯誤認知);從不在酒店開房,都是找雜亂的民宿/公寓;不找本地人,每次都以項目考察的名義待4天左右,通過一輪又一輪的洗腦,讓你沒有獨立思考的時間和能力去反應就被上套。

這個傳銷套路還有一個好聽的名字:1024工程——最後能賺滿1024萬走上成功人士的道路,順利出局。

我以為從生日的那天起就要打開新世界的大門了,沒想到,現實又給了我一巴掌。社交軟件我也刪了,想交心這也不是個好地方,這裏和出租屋一樣,沒有多少人認認真真的和你聊天

又到周末了,我又可以理所當然地以“保護自己”的名義宅在出租屋裡了。

家當都放在一個行李箱里

隨時準備離開北京

蘇蘇丨25歲 互聯網從業者

我來北京住的第一個房子在城中村,最大的bug是沒有衛生間。房東有衛生間,但是他不讓別人用,我那時候基本上都在公司或者地鐵里的衛生間上廁所。有一次肚子不舒服,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廁所,結果是那種農村旱廁,我當時特別震驚,連老家農村都已經不是這樣的條件了,當時就有了心理陰影。

之後我在豆瓣上看到一個合租床位的房子,800多塊一個月,有三個卧室,兩個四人間一個六人間,一群女孩住在一起。她們有的在大互聯網公司,也有小網紅,我能看到她們朋友圈特別漂亮的照片,但其實住在這樣的房子里。後來因為晚上回得晚,擔心打擾室友,我就搬走了。

新房在順義,一個月1600塊錢。這次的問題是上班太遠了,我經常下班特別晚,通勤時間最少要一個多小時,下了地鐵還要走一公里多。那段時間我走路都是暈的,在公司走廊里走着都能撞到牆。住了兩三個月,實在扛不住了,就又換了。

一來二去,剛來北京的前兩年裡我就換了7次房子。中間有三年沒換,最近我又搬到了一個自如的房子里。結果遇到了一個很糟糕的室友,他是賣房中介,每天坐在廚房的一個塑料盒子上,一邊抽煙一邊打遊戲,聲音特別大。房子里永遠是煙霧繚繞的狀態,打火機的聲音、遊戲的聲音此起彼伏。

每天晚上十二點多他就開始打遊戲,10分鐘抽一支煙,關門聲音也很大。我經常三更半夜被遊戲聲吵醒,被煙熏到嗆醒,被摔門聲驚醒。跟他溝通之後他還是會繼續,實在不行他就說,“你去平台投訴啊,我無所謂”。

換租就要付違約金,我又不願意。這两天我真的特別崩潰,連帶影響到了工作,因為一些失誤,領導都找我談話了,有時候一衝動真的想離開北京回老家。

頻繁的換房讓我養成了一個習慣,買東西時第一反應是,搬家會不會把它帶走,方不方便寄回老家。我的學位證書、一些值錢東西和自己很喜歡的小物件,全都放在一個行李箱里,我經常在想,如果哪天發生什麼意外,我直接拿着那個箱子就走了,別的都不管了。

我曾經在雲南旅行時買了一塊很漂亮的布,打算作為桌布。到現在5年了,我從來沒有把它拿出來過。潛意識里覺得這些房子都不是我的家,我要在一個很舒適、很愉悅、很享受的空間里把它用起來

租房這事總是在提醒我,什麼都是臨時的,北京高昂的房價讓我難有機會紮根,所以我經常在留下和回老家之間搖擺。我們這一代年輕人把所有身家性命都系在房子上,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健康的狀態,是時代的悲哀,但我們又無力改變,很無奈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史迪、季飛、池子、煙台張愛玲、老姚、蘇蘇、丟豆豆為化名。

【本文作者深燃團隊,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深燃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如何辦理信用卡換現金呢?懶人包流程詳細解說!

多元化的消費商品,更多處理方式配合您的需求做選擇。服務最完善,一通電話,一下搞定,不需再看別人臉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