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學生宿華,壞學生張一鳴_高雄汽車借款

好學生宿華,壞學生張一鳴_高雄汽車借款

高雄汽車借款借貸程序有哪些?

彈性還款方式,可一次結清或分期攤還,亦可當月只繳利息不還本金。

接受騰訊3.5億美元融資的4天後,2017年3月27日上午9點,35歲的宿華出現在湖畔大學開學典禮上,成了馬雲的學生。

學校由馬雲的私人會所“江南會”改建,外觀古色古香,頗具傳統江南園林特色,掩映在西湖三台山路,低調又不失奢華。一大早,44个中青年三三兩兩圍在一起聊天,大家平均年齡39歲,年齡最大的學生已經53歲——和校長馬雲一般大,大家統一穿着校服——灰色羊絨西裝搭配白色襯衫,女學員則穿小短裙。

整場開學典禮充滿儀式感。學長學姐帶隊,太極表演開場,首期學員代表周航(易到創始人)做開學致辭,他特地提到,首期學員中,超過三分之一的同學在事業上有了重大變化。“湖畔起了非常重要的影響和作用。”

馬雲的出場則是眾星捧月。上午10點半,44名學員依次上台,接受湖畔大學3年來固定不變的傳統——校長馬雲給每個人戴校徽,依次和學員握手。下午2點10分,馬雲一身紅衣,走上T台做演講,學員們列坐兩邊,排排坐聽課,右手持筆,膝蓋上擺放着記事題板,開講前,學員們起立致敬,齊聲喊:“上課,起立,校長好!”待馬雲講到精彩處,大家會不約而同騰出雙手來用力鼓掌。

必不可少的合影環節,馬雲站在C位擺出標誌性的笑臉。最後一排的羅振宇在夾縫中露出淺笑,歌手轉型投資人的“羽泉”胡海泉坐在前排地面上左擁右抱,宿華也坐在地上,被春日陽光曬得睜不開眼。

這是湖畔大學建學的第3年,一以貫之保持大學錄取率吉尼斯最低記錄——錄取率4.07%,低於斯坦福大學的4.4%錄取率——基本算是萬里挑一,一萬多份入學申請,只錄取44人——學員來自各個行業領域,有生菜大王、有養豬大王,互聯網公司創始人,以及富二代,湖畔也因此被戲稱為CEO俱樂部。

根據湖畔的招生標準,入學申請人除了有錢有公司,還得有3名推薦人,其中至少一位是湖畔大學的指定推薦人,包括校董、知名企業家及校友——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以此形成的湖畔派系,成為阿里影響中國互聯網江湖舉足輕重的力量。

宿華之外,還可以拎出來一串名字:姚勁波、柳青、吳國平、賈國龍、陳偉星、李想、沈鵬……都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

按照馬雲的願景,湖畔大學將是未來世界五百強的“黃埔軍校”,希望有30%—40%來自湖畔大學。

在阿里掌握互聯網江湖半壁江山的同時,另外一半則聚攏在騰訊周圍。

湖畔之外,騰訊領銜的青藤大學不遑多讓。

在湖畔大學創立的2015年,騰訊推出“青藤創業營”,后升級為青藤大學,馬化騰擔任校長。

和湖畔大學一樣的規格,青藤大學錄取率低於4%,學員非富即貴,都屬行業佼佼者。入學成員包括拼多多創始人黃崢,自媒體人咪蒙,米未傳媒創始人馬東,永輝超市創始人張軒寧、知乎創始人周源以及演員陳坤等人。

大學里特別設置“青藤會”,以此連接學員之間的感情。顯而易見的是,比起感情的虛無縹緲,由人脈、資源、資金聯繫的關係更加親密。截至去年4月,青藤大學288名學員中,超過五分之一的68家企業獲得騰訊投資,企業總估值超過6500億元。

青藤、湖畔就像是AT時代的標誌。

卡位在PC轉型移動互聯網的歷史階段,從2013年BAT大筆投資併購,圍繞出行、瀏覽器再到地圖等流量入口,搶奪開往移動互聯網時代的船票。到2016年互聯網進入下半場,AT市值雙雙突破2500億美元,比百度多出4倍有餘,相繼成為中國互聯網領域市值最高的企業。

此前創業圈人群中流傳的一句話——創業離不開三種結局,生,死和BAT。短短3年時間,伴隨李彥宏的一聲慨嘆: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結束。整個互聯網格局悄然分成AT兩派。

在雙方不斷擴展業務邊界,同時運用投資等方式構建龐大生態下,AT影響力籠罩了整个中國互聯網,他們制定規則,扶持創業者或者相反。

目之所及,一個普通人的生活,離不開AT。上班打車用滴滴,中午吃飯用美團,購物上淘寶、京東、拼多多,工作要用微信、QQ和郵箱,付錢必然掃碼一下,在支付寶、微信支付之間二選一。根據《新財富》的報道,全球586家獨角獸公司中,騰訊系有52家,阿里系有44家。中國前30大APP,70%屬於AT旗下,即使能獨立於AT之外,也很難擺脫AT生態的影響。

伴隨AT籠罩蒼穹,企業生存成了巨頭的博弈遊戲。創業者必須直面的現實是:如果不受 AT青眼,接受投資或者收購,就得和AT直接競爭,而AT的實力遠非創業企業可比。

大家可選範圍內的生存法則便是站隊。e家潔創始人云濤就曾旗幟鮮明表態,站隊騰訊:“一定得站隊,你不站隊意味着你被拋棄了。”

這種生存規則下,如何在AT籠罩下,見縫插針求活,成了每個創業者必須解決的挑戰。

回過頭去看2017年,宿華是當仁不讓的平衡大師——9個月後的12月3日,宿華和校長馬雲同時亮相烏鎮互聯網大會,這是宿華第一次來烏鎮,當晚,他出現在馬化騰穩坐C位的 “東興會”晚宴,而這場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集齊中國互聯網半壁江山的飯局,在座的投資人、企業創始人無一例外和騰訊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光是點菜就煞費苦心,騰訊一道“四海蒸龍蝦”,彰顯C位男主的豪邁氣場,宿華和諧搭配一道素菜,獻上“快手稱心煨冬瓜”,所有人點完后,又補充兩道菜,寓意滿分——江湖攜手,合作共贏。

有意思的是,張一鳴也出現在東興盛宴上,他和宿華隔席相望。在流傳出的合影中,張一鳴的笑容比宿華更燦爛。

他走的是和宿華截然相反的路徑。不接受BAT投資,不站隊AT,發公開信拒絕騰訊收購,如今字節估值1800億美元,遠超昔日霸主,市值不足500億美元的百度,將“B”字頭收入囊中,甚至往前一步走,攪亂當下格局,發起猛烈攻擊。

同樣在AT夾縫中求平衡的B站董事長陳睿對張一鳴就頗為欣賞。去年接受晚點採訪時,坦言TMD里,張一鳴的野心最大。“張一鳴真正的夢想是做一個SuperCompany,一個突破人類過去商業史所有邊界和格局的SuperCompany。”

陳睿特意強調,張一鳴的張揚不是裝出來的,是發自內心的覺得自己牛。

用張一鳴的話解釋創業,就是變身“超級賽亞人”,然後保持適應,再變身更高級的超級賽亞人的過程。

“超級賽亞人”的出處《七龍珠》,變身本體是孫悟空,天生是個叛逆的角色,變身後則代表全宇宙最強的戰士。

張一鳴不喜歡被人掌控。大學畢業就創業,唯一一次去大廠微軟工作,待了半年就離職,說起這段經歷,張一鳴用兩個字形容:無聊,“工作沒有很多挑戰”。

2016年傳出騰訊80億美元收購今日頭條的傳聞,張一鳴發出公開信,旗幟鮮明地擺出態度:我創立公司,不是為了成為騰訊員工。

年底的TMD烏鎮閉門會議,坐在騰訊系王興、程維之間,張一鳴對BAT開啟了無情的吐槽三連——錯了,認知有問題,短視。“不論騰訊也好,百度也好,他應該把之前的利潤都用到,再更深層次、給大規模的投入,他們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期間不忘自賣自誇一下:字節成長速度、增長速度、滲透率都比BAT快。

從烏鎮回來后,張一鳴接受央視《對話》採訪,再次表態:字節有自己的志向——字節獨立做大,打破當下的互聯網格局。“互聯網這種格局也比較長時間了,如果能夠有新生的公司起來,新興的平台起來,我覺得這本身也是一個很好的示範吧。”

沒有誰願意被取代。建立新格局意味着破壞舊格局,張一鳴雄心勃勃要建立新秩序,那顯然得問問馬化騰、馬雲和李彥宏的意見。

巨頭的意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企業的走向。

2015年的滴滴快的熄火聯姻,在談判最後關頭,滴滴和快的管理層在兩個房間里,分別給騰訊的劉熾平和阿里的蔡崇信打電話徵求意見。

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曾打過一個比方:“BAT就像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人間打仗。”

此後美團大眾點評合併,王興專程去杭州拜訪馬雲和張勇,試圖擁抱AT,讓美團複製滴滴快的合併的佳話,卻被狠潑冷水:滴滴合併快的對阿里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

到2017年共享單車的一地雞毛,前半場是摩拜抱定騰訊大腿,阿里入股ofo回擊,迫使幾十家小體量玩家出局,後半場ofo夾在AT之間,淪為兩方棄子,被生生拖黃。決定摩拜命運的那天晚上,最終一錘定音的是一位投資人的那句話:“同志你要是非要問底牌,這叫騰訊的意志!”

張一鳴也曾是馬化騰的粉絲。

在騰訊因為一篇《騰訊沒有夢想》備受爭議之時,張一鳴給馬化騰送去支持,毫不諱言:Pony(馬化騰)是我最敬佩的CEO。

但2天後,張一鳴在朋友圈與馬化騰公開互掐,背後則兩大企業在短視頻領域爭鋒相對——張一鳴開撕微信封殺抖音,並指責微視抄襲搬運。隨後兩方企業大打訴訟戰,怒斥對方不公平競爭, “頭騰”大戰從此爆發。

比起張一鳴的叛逆,宿華顯然在AT秩序中游刃有餘而不逾矩。

伴隨字節跳動的全面出擊,快手和AT的關係日益緊密。

2017年3月接受騰訊融資后,快手獲得了一些騰訊方面的資源:快手用戶可以添加QQ好友,可以在天天快報上看到快手視頻。如今微信“看一看”同樣給快手張開大門,騰訊系產品的社交關係鏈對快手幾乎全部開放。

根據自媒體朱思碼記的報道,快手的戰略顧問團,公司商業化研發團隊則依託阿里。不僅最高負責人、核心部門成員都來自阿里巴巴,中層以下的商業化團隊成員則和淘寶、聚划算、天天特價等部門的阿里成員有長期合作往來。

張一鳴、宿華不同選擇背後,是兩人成長軌跡的大相徑庭。

張一鳴比宿華小一歲,但創業經驗豐富得多。

在北京創業的人,基本離不開宇宙中心五道口。創業初期,兩人紮根的華清嘉園、錦秋家園只隔3公里,兩人前後腳也在華清嘉園待過。

2005年從南開大學畢業后,張一鳴開始創業之路,從酷訊、飯否到九九房,直到2012年第5次創業推出“內涵段子”、今日頭條,字節才開始真正嶄露頭角。

張一鳴出身中產家庭,家教開明,在創業路上一往無前,即便去了半養老的微軟,半年都受不住,渾身上下流露不出一絲社畜氣質。

桃園票貼急用周轉,快速撥款

走進大金當鋪,大金當舖將以最熱誠的心來為您做最佳的安排,並針對個人的需求做完善的處理,讓您在輕鬆、保密的環境下,解決您的難題。

宿華則從小就是好學生。

作為出生在湘西窮鄉僻壤的小鎮青年,家鄉大多數人的家用電器是手電筒,買瓶醬油要走2個小時土路到鎮上才能買。宿華唯一的倚仗是高考改變命運,而他一路奮鬥到清華博士。

讀博期間,夢想也相當樸素:一個好工作,年薪10萬美元就行。最後因為物質壓力,肄業入職谷歌,一待2年,成果遠超預期,不僅年薪15萬,順利拿到期權。首次試水創業,目標就是掙點兒錢,讓家人可以輕鬆一點,孩子能有一個好的教育。

2008年首次創業失敗,宿華依然能無縫對接回歸職場,進百度當了2年工程師,一路升值加薪、成家立業,買房在北京安家,在職場和創業生活中自在行走,來回自如。

不同的行事作風反映到業務上,同樣涇渭分明。

張一鳴的野心從字節創立開始,就曬到陽光底下。開頭瞄準國際化,業務扎進紅海市場,用今日頭條書寫全新的算法時代。

以頭條為起點,短短8年時間,今日頭條、抖音、TikTok引領賽道,旗下產品覆蓋內容生態、搜索、社交、遊戲、教育以及電商業務,內容生態囊括內涵段子、西瓜視頻、抖音、TIktok、懂車帝、皮皮蝦、悟空問答等,電商產品則有值點、新草、抖音小店等,社交產品包括飛聊、多閃,辦公軟件還有飛書,字節跳動遂得“APP工廠”稱號。

張一鳴注重結果、效率,字節的文化也是加快再加快——流水線生產產品,工作流程是3倍速快進,加速試錯和迭代。在抖音內部,員工每早站着開會,每兩月復盤OKR,工作強度遠超996,隔周單休。一位中層曾吐露情緒:我們像機器一樣被訓練着,一年在當三年用沒有朋友、沒有情感、也不需要互動。

宿華的個性則非常佛系,快手創業早期不做推廣,不打廣告。從華清嘉園搬到五道口3年時間,快手前台背景牆一片空白,沒有logo標識。到2016年上半年,快手用戶量累計到3億,官方數據显示,快手的月活躍用戶超八千萬,穩坐短視頻社交領域行業第一。此時的宿華,除了程序員圈子之外基本沒人認識,還可以跟程一笑一起晚上吃完螺螄粉后溜達着走回華清嘉園。

直到年底,張一鳴在烏鎮把酒言歡,字節躋身三小巨頭,和美團、滴滴王興組成的TMD小分隊被大家看作是未來最有崛起和顛覆力量的獨角獸公司。宿華首次以創業黑馬身份走上台前,大眾首次了解到快手和其背後的下沉市場。

也是在這一年,伴隨短視頻時代的來臨,昔日不同軌跡的張一鳴和宿華相識。不同於競爭對手的劍拔弩張,兩人每個月都會見一次面,氣氛相當和諧——討論抖音、快手能否聯姻。

AT的入局,則將抖快合併的可能性掐滅在搖籃。在張一鳴發公開信拒絕投誠騰訊的當下,宿華接受騰訊領投,拜師馬雲,旗幟鮮明和AT站在同一陣營。

2017年的烏鎮大會是張一鳴、宿華第一次公開同台,台上把酒言歡,台下早已打得硝煙四起。

儘管當時的抖音和快手遠不在一個量級——抖音上線一年,日活不到3000萬,快手的日活已經破億,註冊用戶超過7億。但基於短視頻出海需求,雙方因為搶購Musical.ly——這款上線不到2年,已經累計登上超過30個國家和地區的iOS免費榜第一名,近三分之一的美國用戶都是 Musical.ly的用戶——首次開撕。

快手的國際化比抖音更早。從2016年開始,快手已經在新加坡組織技術團隊,印尼、印度研發產品。比起快手的穩紮穩打,字節則用買買買加速國際化步伐。2017 年年初買下美國短視頻應用Flipagram,年中上線抖音國際版Tiktok,對Musical.ly勢在必得。

宿華最先接觸Musical.ly,卻被張一鳴搶先一步——砸下8億美元收購,並接受Musical.ly天使投資人傅盛的附加要求,再花8660 萬美元買下News Republic,給Live.me投去5000萬美元。

這次收購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抖快的發展。TIktok的國際化一日千里,助推字節估值起飛,快手國際版Kwai至今沒砸出響聲來。

回歸到國內市場,抖音完成逆襲。根據自媒體朱思碼記的數據,截止2020年6月底,快手DAU在至春節期間達到3.2億峰值后迅速回落5000萬左右,當前DAU仍然在不斷下行。反觀抖音,到2020年8月,日活用戶已超過6億,雖然這個數據也被一些行內人士詬病為字節體系內不同APP“重複計算”的結果。

時至今日,抖快躋身短視頻領域的兩強,用戶覆蓋國內87%的互聯網用戶,相繼傳出IPO消息。但伴隨雙方戰火升級,業務競爭從直播、電商、廣告戰場,一路蔓延到遊戲及在線教育領域。

站在巨頭的肩膀上看世界,首先要保證,是否能穩穩站在巨頭的肩膀上。

比起張一鳴不站隊,不受約束的戰鬥,宿華必須直面的難題是——卧榻之側,如何維持AT平衡?

從明面上看,宿華在AT統御的互聯網江湖左右逢源。和程維、陳睿等人一樣,活得像個富二代,要錢有錢,要資源有資源。

程維將維持AT平衡的手段稱之為:外交。“歷史上多數國家的崛起之路,外交在前,打戰在後。”比起戰爭的低效圈地,程維能想到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巨頭支持,協調彼此利益,在AT夾縫中吸取營養,長成一棵大樹。

但美好的預設往往與事實相悖,站在巨頭的肩膀上呼風喚雨,必然要承受的代價是,無時無刻處在AT的制約之下。

前有優酷在阿里的超級消費者媒體藍圖下,活成了四不像,被愛騰彎道超車。後有95億美元賣身阿里的餓了么,500萬美元賣身的口碑,依託阿里本地生活服務,加在一起都無力還擊美團,眼睜睜看着美團市值接近2萬億港元。

號稱將半條命交給合作夥伴的騰訊,另一面則是運籌帷幄,用騰訊意志主宰一切。

典型場面是2018年的摩拜賣身資本談判環節,同樣分屬騰訊的子弟兵,滴滴的股權投資方案被全盤否定,直接被騰訊排除出局,眼睜睜看着騰訊將摩拜奉送給美團。

宿華則是自始至終走在鋼絲繩上,不僅要充當AT打手,正面開戰對戰抖音,隨時會被提上談判桌,應對AT的橫眉冷眼。

和騰訊尚處於蜜月期的2017年3月,快手試水遊戲賽道,玩了一把王者榮耀線上Cosplay,當天下午就收到了騰訊的律師函。一年後,騰訊重啟微視,大手筆砸下30億的巨額補貼,把親兒子、乾兒子放在同一賽道上左右互搏。

今年視頻號的商業化,看似進攻抖音,實則徹底攪動快手。伴隨視頻號用戶上漲,DAU直奔4億而去,抖音日活不降反升,據抖音官方9月15日公布的數據,截至2020年8月,抖音(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內)DAU超過6億。相形之下,快手的日活則在不斷下滑,從3億峰值后一路回落。

另一邊,阿里與快手的態度也頗為微妙。隨着快手布局直播電商業務,躋身行業第四,淘寶連續2年繞過快手,選擇和抖音簽訂70億元的年度框架協議。據朱思碼記報道,淘寶直播內部已將快手視為頭號競爭對手。

但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如程維所言,外交遠比戰爭更高效。

在AT規則之下,學霸宿華游刃有餘。到目前為止,快手還是一團歡喜。騰訊連續5輪領投,拿下快手21.567%股權,躋身管理層外的最大股東。阿里也沒有轉身離去,去年年底宿華從湖畔大學畢業前,吸引來馬雲創辦的雲鋒基金亮相,卡位快手上市前的最後一輪融資。

快手如願長成一棵大樹,並和AT實現三贏,先抖音一步IPO,估值500億美元——超過百度市值,完美掌握當下互聯網時代的最佳生存法則。

稍晚一步上市的張一鳴,則在拒絕騰訊融資的4年後,完成自己的諾言——建立起AT之外的新格局。

時至今日,頭條系在國內內容生態領域舉足輕重。兩大王牌頭條、抖音一路卡位信息分發從搜索轉向算法,圖文向短視頻大遷徙的歷史時刻,掌握新時代流量閥門,TikTok則讓字節蜚聲國際。

不僅一路蠶食百度廣告份額,躋身國內第二大廣告商,直奔霸主阿里而去,更向前一步走,成立一級部門“抖音電商”,將電商隊伍遷去杭州,在阿里眼皮子底下搶地盤。

頭騰大戰硝煙下,字節同樣不落下風。甚至在騰訊穩坐C位的遊戲領域,啃下一塊大蛋糕。此前字母榜就提到,即便騰訊組建起了包括虎牙、鬥魚、B站、快手、知乎等公司在內的遊戲廣告聯盟,依然無法阻止市面上近一半的遊戲廣告主選擇字節。根據App Growing發布的2019年2月各熱門流量平台投放手游數量佔比,47.1%的手游在進行廣告投放時選擇字節。根據界面採訪到的多家遊戲廠商所言,如今在遊戲分发上,字節和騰訊系已經不相伯仲。

再加上估值1800億美元的IPO日益臨近,字節代表的比肩AT的中國互聯網第三極,呼之欲出。

然而問題是,張一鳴雖然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飛升凌霄寶殿看人間打架,但整个中國互聯網依然是巨頭天下。

江湖會有下一個張一鳴,也會有下一個宿華。創業者依然離不開三種結局——生、死和BAT,變化只是那個B從Baidu變成了Bytedance。

【參考資料】

1、《低調5年,3億用戶,揭秘“隱形獨角獸”快手》,i黑馬,2016年7月25日;

2、《AT對峙:或是互聯網領域美蘇爭霸 創業者被裹挾其中》,中國企業家,2018年2月23日;

3、《抖音內幕:時間熔爐的誕生》,潛望,2020年10月26日;

4、《張一鳴的APP工廠》,藍洞商業,2019年1月2日;

5、《快手聯盟拼多多:阿里抖音70億元獨家年框協議引發的四方亂戰》,朱思碼記,2019年8月16日;

6、《完美風暴,快手在2020》,朱思碼記,2020年11月5日,

7、《湖畔大學第三期開學:上課手機要沒收,中午吃盒飯》,浙江在線,2017年3月28日。

8、《收割者:騰訊阿里的20萬億生態圈》,新財富,2020年11月11日;

10、《張一鳴:創立今日頭條不是為了成為騰訊的員工》,央視財經,2016年11月27日。

11、《解密阿里投資:巨人的意志》,36氪,2018年7月24日。

12、《新BAT大戲:拿騰訊的錢,找阿里變現,被頭條攪局》,中國企業家雜誌,2019年9月16日。

【本文作者蔣曉婷,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字母榜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讓你借錢更容易,高雄當舖線上平臺,加line好友諮詢更快速!

今日當鋪素質參差不齊,讓大家無從選擇起,本公司有感於此,認為當鋪相關規定應該透明化、制度化、公司化,誠信經營,歡迎參觀,貨比三家,有作為您的後盾,讓您永絕錢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