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辛巴,不止王海_房屋借貸

打假辛巴,不止王海_房屋借貸

房屋借貸抵押撥款流程

金泰當舖是一家經政府合法立案優良商號,主要服務項目為:高雄汽機車借款、土地房屋一二三胎借貸、黃金鑽錶典當、 經營已十餘年

從11月14日開始,王海不斷髮微博,持續曝光辛巴團隊售賣假燕窩。11月20日的一條微博內容為:小仙燉鮮燉燕窩和辛巴燕窩沒有啥差異,也是智商稅!我們送檢的小仙燉唾液酸含量每100克不過60毫克,價值約三毛錢!那麼小仙燉每100克糖水賣多少錢?答案是279元! 

在做客騰訊新聞時,王海表示,“報告显示,辛巴燕窩糖水(風味飲料)非法使用食品添加劑‘乳酸鈣’,需要對消費者退一賠十!”對於直播帶貨,王海評價為,“網紅帶貨,要麼殺熟,要麼替騙子殺熟。”

王海的第一槍指向辛選主播“時大漂亮”,也就是辛巴的徒弟,她在售賣一款燕窩風味飲料,王海送去檢測的結果表明,該產品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裡碳水化合物為5%。“就是糖水。”

同時,這位打假鬥士在微博稱,含燕窩飲料、含燕窩方便粥、含燕窩糖水皆智商稅。根據他的估算,“辛巴燕窩”工業成本不會超過1元錢,但其在辛巴團隊直播間的售價超過40元。

11月20日,辛巴團隊也回應了燕窩事件,稱公司只是根據客戶提供的產品信息做直播推廣,不涉及任何採購銷售行為。同時也表示,如果消費者對這款產品有任何不滿,可以申請退款退貨。

王海被稱為“中國打假第一人”。1994年,《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正式施行。1995年,王海通過打假兩副假冒索尼耳機雙倍索賠成功,一舉成名。

打假是一個高風險高收益的行業。據報道,王海從事專業打假工作20餘年,獲取了巨大利益,早在2013年,他的個人資產已經過千萬。但王海的公司也需要不定期變換地點,與客戶或是媒體見面也大多選在公共場合,公司員工的姓名、年齡、性別永遠都是秘密——這些舉措有效防止了被打假者的報復。

“歡迎來告我”,這是王海的口頭禪,也是職業打假人的一個標誌性話術。不過,真正的打假很危險,只有少數人敢投身其中。隨着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崛起,打假人找到了另一條生財之道,那就是內容化、娛樂化,通過有限度的曝光,來漲粉做號接廣告,這條路要安逸得多,做的人也多得多。

也是在11月20日,另一位打假人在朋友圈曬出一張聊天截圖,一位自稱是辛巴團隊的工作人員給其發微信,讓其刪掉兩條涉及“辛巴燕窩”內容的視頻,一條視頻20萬元。這位打假人拒絕。目前,這兩條視頻仍掛在他的抖音和快手賬號上。他的賬號粉絲累計超過400萬。

上述打假人製作的兩條視頻發佈於“辛巴燕窩”事件發酵初期,與王海在微博中指出的問題類似,質疑“辛巴燕窩”其實不是燕窩,並質疑上述產品中的“乳酸鈣”屬於非法添加。

“收20萬,夠我蹲10年的,你覺得一個打假人會上這個當?”打假人回擊說。但不久之後,他又將這張截圖刪掉了。

燃財經發現,“打假”已經變成了內容創作生態的一部分,對於這部分打假人來說,索賠不是最重要的,積累粉絲才是王道,商務廣告和直播帶貨成了盈利的主要模式。

他們打假的對象是抖音和快手上的各式“網紅”產品甚至虛假的內容視頻,比如,能一鍵修復轎車車身划痕的“修復蠟”;號稱是正宗內蒙古牛肉乾卻拒絕向包頭郵寄出售的賣貨主播;“有12個蛋黃”的神奇雞蛋,以及宣稱“二手屁能防癌”的科普短視頻。

當然,脫離了王海模式后,證據確鑿就不再是打假的基礎,有時候,在熱度與流量的侵蝕下,打假人被“打假”也是常見,混亂不可避免降臨到這個本來黑白分明的行業。

“抖快”上的打假人

職業打假是一個有巨大回報但充滿風險的活。據悉,職業打假人都身背十幾個,甚至數十個官司,就連王海,也曾被公司訴諸法庭,並以道歉和經濟賠償了事。傳統的“王海式”打假有一個典型模式,那就是“看假—買假—檢測—起訴—索賠”。按照相關法律規定,消費者買到假貨時,有權申訴“假一賠三”或者“假一賠十”等。

傳統打假需要極大的勇氣,但現在,短視頻平台上的“王海”走向了另外一條路,比如成為內容創作型的打假者。

這些打假短視頻無論是在觀看量、點贊、評論,以及轉發等數據方面,比起其他類型的內容活躍度要高出幾倍。

根據燃財經了解,一位抖音擁有超過300萬粉絲的“打假”博主,星圖報價是35000元;另外一位達人說,這個行業的某位富有創意的達人,在2019年廣告報價就達到了8萬元,她預估,2020年那位達人的報價可能達到十幾萬元甚至20萬元。

一位名叫“孫扒皮”的抖音打假達人的口頭禪是,“這個視頻你們看過沒有?!”指向不言而喻,那些被誇大其詞的網紅商品或者離奇言論,包括,宣稱有兩萬毫安實際只有7000多毫安的充電寶,以及網紅鳳梨、網紅龍蝦尾。在一期的視頻中,他還打假了一位自稱科普醫生宣稱的“二手屁可以防癌”的言論。

“孫扒皮”在抖音上有350萬粉絲,累計發表了228個作品,作品累計點贊3684萬,平均單個作品10萬點贊。他並不像王海式的依靠“索賠”獲得收益,他有自己的“恰飯”邏輯,比如商務廣告。在最近更新的12條視頻中,恰飯廣告就有3條,涉及拼多多推廣、吉列剃鬚刀,以及老羅推薦的“蛋白棒”。

在“孫扒皮”恰飯廣告下面,有粉絲會發表評論,“如果你被綁架了,你就眨眨眼”。他在賬號簡介中說,“孫悟空那麼厲害都需要化緣,孫扒皮就一個臭皮囊也需要恰飯”。

而另外一個來自廣東的“打假偵探社”,則擅長以“故事情節”來重現假貨的來龍去脈,根據一位工作人員的描述,他們團隊的創業者來自於工商管理或者消費者協會等部門,他們對“打假”這個行業很了解。

“我們也會受到一些大品牌方或者公司的壓力,我們一般都會選擇隱藏或者刪掉作品。”上述員工說。

如果按照傳統的套路,職業打假人在“抖快”上找不到市場。

“我們做出的爆款都是9.9元包郵,價格已經很低了,那些打假人怎麼打假,索賠?”一位義烏的商家對燃財經說。

一位傳統職業打假人向燃財經的描述,他也在知乎披露過,買價值6000元的食品“假貨”,送檢測機構檢測支付2000元,如果和解達不成,支付訴訟費用950元,最後按照《食品安全法》第148條規定向商家索賠法定倍數內(10倍)的懲罰性賠償,買1千賠1萬,買3千賠3萬。

但這個邏輯鏈條在“抖快”電商版圖上斷裂了。在抖快上,基於其低客單價的小商品屬性,職業打假人發現無利可圖,他們沒有動力去打假。

根據2019年9月的一份行業數據,在快手上,80%的產品單價在50元以內,30元以內產品銷量最高,而在抖音,200元之內的商品最受歡迎。11月20日,根據燃財經對“抖音人氣好物榜”的統計,排名前50的暢銷商品,單價50元以內的商品有15款,100元以內的商品有25款。

“不管是哪一個人打假或者哪一行業的打假,一定是為了利益,沒有利益不會做這個的。”上述人士坦承。

上述義烏的商家承認,在早幾年時,因為抖快審核機制不健全,面向抖音和快手出貨時,某些供貨廠家資質不全,比如缺少生產資質或者某項認證,或者就是仿製品。但隨着抖音和快手加強審核與供應鏈的管理,供貨已經很規範了。

前段時間,他發了一批馬桶墊,但因為爆款來得突然,兩三天之內,五六萬單湧入後台,他沒來得及檢驗商品,就發往各地的消費者。結果,因為質量問題,比如尺寸、材質等問題,導致消費者投訴,他的“抖音小店”DSR評分一度跌落至4.49,被踢出“抖音精選聯盟”,以致一些商品無法在合作主播的小黃車上掛出。

“我們安撫消費者的方式,就是打電話、改差評、承諾免費補償馬桶墊。”他說,“一般消費者都會同意。”

刷卡換現金大利多?

簡單來說透過自己的信用卡刷卡購物再將取得的物品轉售於我們收購現金返回就是刷卡換現金!

抖音和快手正在電商領域四面出擊,根據快手的數據,兩年時間,其GMV翻了1000倍,而抖音成立了專門的電商部門,在某段時間,註冊小店的費用全免,且成立了“抖音精選聯盟”,來強化供應鏈。

但政策門戶洞開,不免泥沙俱下。根據中消協在2020年4月發布的《直播電商購物消費者滿意度在線調查報告》,在直播帶貨行業,“誇大其詞”、“假貨太多”、“魚龍混雜”、“貨不對板”,是消費者對商品質量方面的集中反饋。

一位專註為“職業打假人”服務的律師也注意到了職業打假人線上化的趨勢,他說,何謂“假貨”,一方面,商品本身有“假”的因素,比如三無產品或者商標問題等等;另一方面,就涉及到虛假宣傳、違法廣告等等,而這正是抖音和快手內容化平台電商業務集中體現的問題。

打假人似乎向抖音和快手聚集,並以內容創作者的身份出現,似乎是一種必然,但這種必然蘊含着某種分裂,職業打假行業的分道揚鑣。

打假人鄙視鏈

“他們不是真正的打假人,打假人除了拿到報酬之外,還有向大眾宣傳的義務,但抖音和快手的打假人只是為了獲取粉絲,接廣告或者賣貨變現。”

職業打假人張君有點鄙視“抖快”上的打假人,他覺得他們不純粹,“他們很容易淪為流量和某些網紅打假競爭對手的工具”。

打假人最忌諱被人抓住小辮子。從2016年開始,張君組建起7個人的團隊,主要做海參燕窩、茶恭弘=叶 恭弘、酒類三個品類的職業打假。曾經,他為了打假某天貓海參賣家,發動團隊深入遼寧、山東等地,了解海參在源頭地的品質等級和售價,他們會根據錨定對象的不同狀況展開不同的索賠。

按照國家標準,干海參蛋白質指標為≥40%,如果低於這個標準不多,張君的團隊會要求商家退貨之外,然後和解,尋求一定補償;但如果發現注糖或者蛋白質指標嚴重不達標,張君就會立即走法律程序。

“我們在尋求補償之外,也希望讓黑心商家在平台不能再售賣下去。”張君說。

相較於抖音和快手上的低客單價商品,張君更青睞打假天貓、拼多多、京東等平台上的商家,因為商品價值高,回報豐厚,獲取充足的利益。他曾成功打假某家售賣海參行業排名靠前的天貓商家,一個月營業額差不多2000萬至3000萬元。商家老闆曾私底下找過張君表示,只要不擴大影響,賠多少錢都願意。張君沒有同意。

張君向燃財經這樣描述打假行業的4個層次,他也在知乎上表達過類似的觀點:第四層,人數占這個行業80%,一般來說,他們購買的目標以莆田系的產品為主,相當大一部分可以說是“吃貨”(退款不退貨)一族;第三層次是占這個行業的10%,他們有明確的購買目標,知道索賠多少合適。他們購買的目標一般都存在產品標籤問題(俗稱打標籤),依靠每天大量線下商超查找比對或在電商平台瀏覽產品介紹、產品參數發現問題,下單收貨後進而以法律規定索賠10倍。

第二層次,主打非法添加。他們主要以普通食品中非法添加藥品、非法添加非食品原料,以非新食品原料生產食品為理由打假。如果協商不成,轉投訴舉報,以《食品安全法》第123條,對生產經營食品中添加藥品的食品處罰起步金額就是10萬元到20萬元,以此逼迫商家和解。如果不和解,就以經營食品中添加藥品的食品為由投訴。

第一層次,主打檢測。通過第三方檢測機構和檢測報告,走訴訟渠道,獲取巨額賠償。“在訴訟中將CMA檢測報告的合法性、真實性與關聯性結合CMA檢測資質證書、授權簽字人檢測能力附表結合起來,通過質證證明對方是明知,並沒履行食品安全性第53條規定的查驗義務”。

通常,一位打假人身上往往背着五六十個甚至更多的案件。一位行業律師更願意稱他們為“職業索賠人”,在他看來,這個行業野蠻生長,有浪費社會資源的嫌疑,並且職業打假人對商業生態究竟是正反饋還是負反饋是存在爭議的。

毫無疑問,傳統職業打假人的行業環境正在變得艱難,張君說,打假人得到來自消費者和其他方面的支持力度正在減弱。儘管如此,他依然不會向抖音和快手靠攏。

“招收檢測學員,月收入低於3W是我沒教好”,“招打假學員,可面交,保證一單回本,不玩任何套路”。

這是張君朋友圈的動態,看起來,他正在擴充隊伍,巨大利益仍是這個行業存在的根基。但來自平台方對假貨不斷增長的打擊力度正在讓“打假人”不斷縮減自己的領地。打假變得高門檻,且更具挑戰。

打假主力軍

假貨泛濫的時代,就是打假人的黃金歲月。不過,隨着社會經濟的發展,這個空間正在日漸萎縮,因為,打假真正的主力軍,並非各類打假人,而是監管部門和平台,尤其是電商平台。

在電商發展的過程中,打假一直是一個令消費者和平台、商家都很頭疼的問題。

在阿里,有超過2000人的隊伍負責打擊假冒偽劣,相關工作可以追溯到阿里成立初期。2002年,阿里建立知識產權保護的維權通道,2010年開始線下打假,2015年成立平台治理部,2016年成立打假特戰隊,2017年發起成立阿里巴巴打假聯盟,2019年將多年來的打假經驗和知識產權保護的核心技術能力——知識產權保護科技大腦免費與社會共享。

經過十幾年的努力,淘寶的假貨治理初見成效。2019年,根據淘寶公布的數據,消費者因懷疑買到侵權商品而發起的退款比例為0.0103%,即每一萬筆訂單中只有1.03筆被消費者懷疑為假貨。

在外界看來,阿里解決假貨問題,最成功的的路徑是成立與淘寶模式不同的B2C天貓商城。

不過,同樣飽受假貨困擾的拼多多並不打算學習。2018年,黃崢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拼多多現在和未來都不會做天貓模式,“不是不願意做,而是做了以後來不及打假我們可能就死了……天貓不會允許另外一個天貓存在”,拼多多需要其他路徑去做品牌升級。

在黃崢看來,拼多多上山寨的問題比假貨要嚴重,有些白牌機去蹭流量,消費者沒有得到好處。但他表示,“山寨問題和假貨問題混在一起了,從銷售比例上面來講,能夠被定義為假貨的量肯定比媒體想象的要少。因為它很大程度上是客單價決定的,40塊錢的東西做假也是有成本的。”

事實上,拼多多也一直在認真打假,此前拼多多曾經採用過巨額罰款的問題處理違規商家,隨着拼多多面對商戶話語權的提升,還通過調位置、評分和銷售記錄等方式處理售假商戶,消費者賠付金占整個品牌GMV的比例也在快速下降。在2019年,拼多多打假團隊新增了500人,平台強制關店 1128 家,下架商品近 430 萬件,批量攔截疑似假冒商品鏈接超過 45 萬條。

山寨、假貨等產品的根本是便宜,它們逐平台而居,哪裡有它們生存的空間,它們就去那裡。淘寶、拼多多等平台,曾經都以便宜著稱,但隨着平台治理,品牌升級等原因,溫床不再,山寨、假貨等產品就自動流轉了。

直播電商,尤其是快手、抖音平台,成了他們的下一站。因為全網最低價,是直播帶貨的核心屬性。與秀場直播不同,電商直播一切圍繞產品,很多頭部電商直播主播也通過拿下“全網最低價格”來固粉和走量。

燃財經調查發現,當前在抖音、快手直播平台賣白牌、高仿、山寨貨的確很多,引發的投訴也很多。某國際大牌還為此聲討辛巴等頭部主播。

不過,更多的小品牌商則把直播電商當作下一個發財的機會,相比其他線上線下平台,在快手或抖音做直播電商,運營成本可以控制在40%~50%之間,利潤空間巨大。

一個販賣高仿名表的商家對燃財經表示,快手禁止買賣高仿名表,但絲毫不影響他在快手引流,然後在微信端內實現交易。但一位做服裝生意的廠家對燃財經表示,如果做服裝、日化生意,只要開通小黃車,即可挂車銷售。

快手方面對燃財經表示,快手電商建立了完善的規則體系,對於出售假冒和盜版商品的商家,一經查實,將處以罰款、關閉店鋪等不同程度的懲處。同時,對於誘導線下交易假冒偽劣產品的商家,快手電商開展了持續打擊,2020年至今共打擊私單直播759510場,涉及主播301747位。

“中國很多的生產,尤其是有一些線上的假貨,是有一個完整的產業鏈的——從生產到銷售,規模比想象中還要大。”業內人士表示,打假還得靠監管部門和平台,無論是職業打假人,還是將打假娛樂化的博主,能起到的作用都非常有限。

【本文作者閆俊文,由合作夥伴燃財經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屏東房屋二胎申辦真簡單!分享四大步驟

屏東尚豪當舖位於屏東縣潮州鎮介壽路103號,在潮州成立以來,在地務實經營,為政府合法立案,公會認證之優良當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