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臨期口紅塞進盲盒、做“改娃師”年入百萬,年輕人的錢有多好賺?

把臨期口紅塞進盲盒、做“改娃師”年入百萬,年輕人的錢有多好賺?

年輕人又把一家公司“買”上市了。

Pop Mart上市后,一則數據显示,近20萬年輕人在購買盲盒上花費過萬。

和“盲盒”有關的搜索信息里,人們都在詢問”入坑”和“出坑”的方法。而看到機會的商家,則藉著熱風推出護膚盲盒、數碼盲盒……

打開盲盒的期待、未知,構成了盲盒生意的核心,某種程度上來說,它和博彩生意擁有着相同的邏輯和刺激。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是一群買盲盒和賣盲盒的人,他們之中:

有的人一年花了20萬買盲盒、為了抽中隱藏款不惜10點守在商場“擦玻璃”、“端盒”;

有的人是見證了“炒盒組”和“改娃師”等盲盒衍生職業的暴富;

還有的人把盲盒作為了“割韭菜”的形式,通過在盲盒內放三無產品、回收手機以達到清庫存的目的。

以下是關於他們的真實故事:

靠盲盒“清庫存”

臨期化妝品、回收手機靠盲盒最好賣

運營 老K 29歲

盲盒熱后,各行各業都開始做盲盒,但大部分的盲盒都是“割韭菜”。

為了清庫存,商家會把賣不出去的東西放在盲盒裡銷售,再利用盲盒“售出不退不換”的規則,讓用戶投訴無門。

我在文化公司、數碼公司都做過運營,這兩家公司都推出過盲盒。但針對用戶群不同,玩法也不同。

文化公司的盲盒針對年輕女性,裏面多是一些護膚品、小商品。

護膚品多是來自廣州的代工廠,價格低到幾塊錢,甚至有的是三無產品。小商品則以眼罩、拼圖等小玩意兒為主,從義烏等地進貨,成本也只要幾元錢。

根據盒子大小,盲盒標價20-30元不等。我們對外說盲盒可能抽到大牌口紅、名牌包、手機,但其實我們都沒放進去過。

緊接着我們在網上放一些水軍,曬那些手機、口紅,吸引不明真相的女生前來購買,一度幫我們清了大量庫存。

由於銷量太好,許多商家都請我們幫忙清庫存,為此我們還開發了新的合作渠道和收入模式。

數碼公司推出的盲盒針對男性用戶,有200元手機盲盒、100元电子產品等多個價位的盲盒選擇。

手機盲盒肯定有手機,只是沒有值錢的新款手機。

盲盒裡的大多是回收來的二手機、翻新機——一台功能完好的手機回收價格低至幾十元。

而且利用盲盒去庫存,賣二手,很少有維權。就算有維權,補發一個快遞也依舊是賺錢的。

靠着這條門路,我們公司一年收入上千萬。

每次看到有用戶諮詢盲盒並小心翼翼許願(留言,希望有什麼)時,我腦子里都會浮現那句話:買的不如賣的精。

“改娃師”年入百萬

被改成手機殼、掛墜的娃娃身價翻十倍

二手平台運營 cc 24歲

我在一個興趣社區做運營。

我們平台上可以交易和分享盲盒,每天都有玩家展示自己的“娃”,交流拆盒經驗。

用一個字形容這群玩家,那就是“壕”;如果用兩個字形容,那就是“任性“。

我把這個成為“快樂經濟”,為了一時開心,他們真的願意花高價來換一時爽。

雖然盲盒大多是59元,價格透明,但在二手交易平台上,除了隱藏款,開盒的都只買五折——少了開盒的過程,盲盒的價值就少了一半。

而那些隱藏款,因數量少,有的可以炒到近千元。

人人都愛隱藏款,一些炒盒黨為了限量款和隱藏款一箱箱買,還衍生了一個小眾詞語“擦玻璃”——商場10點才讓顧客進去,許多玩家會假裝成保潔說“擦玻璃”,就為了搶首發或者大量囤貨。

囤貨是有技巧的,最好出手的是節日限定,在特殊節日大量買入後轉賣,可以賺一些錢,一個盲盒能多賺幾十塊。

但萬一沒賭對砸手裡,就只能賤價甩賣了。

圖 |改娃師的日常

還有些高端玩家熱衷於“改娃”——將娃娃改裝成手機殼、把娃娃零件互換做成新的娃娃、或者自己噴漆上色,現在都有專門的“改娃師”了。

曾經有個改娃師,一天能改接近5隻娃娃,光改造費就是200起,算下來每個月輕鬆過萬。而被改過的娃娃身價翻10倍,直接漲到200多元。

盲盒也有鄙視鏈。進口IP鄙視國內IP,鄙視盜版抄襲。很多不知名的商家聽聞盲盒銷量好,推出了9.9元包郵盲盒,最後卻賠掉底褲。

說到底,盲盒也是一種消費文化,文化就是需要培育的。

一年花20萬拆盲盒

每天10點在POPMART門口“擦玻璃”

小Q 上海 27歲

盲盒太適合我這種收集癖和強迫症了。

當聽說POP MART上市時,我才意識到,原來和我一樣的人還真不少。

我從小就愛收集東西,彩妝、馬克杯、包包,為了收集各種珍藏版花費近20萬元。我媽看我有收集癖,還專門給我騰了個房間放這些寶貝。

前幾年,我開始發現同事桌上總有幾個不同造型的手辦娃娃。有次我還圍觀了她拆盒,桌上堆滿了包裝一樣的盒子,大家都得想知道裏面是啥,能不能開到限量版。

尤其是工作后,每天枯燥重複的工作更讓人急於尋求一些新鮮感和刺激。圍觀她拆了幾次盲盒,我也忍不住去POP MART買了一些,就這樣入坑了。

不到4個月時間,我就通過門店和網上購買擁有了180多個娃娃,還買了專門的架子來收納這些娃娃。

某些款特別難抽,還容易抽到重複的娃娃,所以我開始買二手娃和“明盒”。

盲盒有許多專屬交易平台。在上面,普通娃價格低,隱藏娃娃會炒到高價。我一般查漏時買普通娃娃,有時能用半價收到想要的款。

但這樣也失去了玩盲盒的新鮮感。知道自己會收到什麼,開盒時完全沒有緊張感,有時快遞到了都懶得拆。

這時,圈裡的娃媽教了我新玩法“端盒”——整個系列一鍋端。這樣不僅不會抽到重複的,也能體會到的拆盒的樂趣。

我第一次體驗端盒是購買的點心labubu系列,一共12個款一次性端走,在拆開的時候享受了“不知道這個會拆出什麼”的刺激感。

“端盒”讓我體會到財大氣粗的感覺,我還將端盒當作生日禮物送給朋友。

最多的一次,我端了12盒送給朋友,還下單了幾個隱藏款、購買了放置娃娃的產品架,花費接近上萬元,就為了打造屬於娃娃們的樂園。

沒玩過盲盒的永遠無法理解,對於我們這些“打工人”來說,在娃娃的世界我們才是真正的主宰,那是我的另一個寧靜天堂。

【本文作者楊佳,由合作夥伴顯微故事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想出售未上市股票,該如何選擇有利時機?

台北當舖首選幫你處理借貸問題,助你靈活運用錢!

台北支票借款安心借貸,救急過件簡單不囉嗦,一通電話立即貸!

※手頭吃緊沒處籌,找尋優質合法三民區當舖,審核保密、撥款快!

屏東當舖在地經營多年,政府合法立案

※購物也能刷卡換現金?

※公司資金周轉不靈 別急!高雄借錢免煩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