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禾影城全面關店:后疫情時代,院線公司的生意愈發難做了

泰禾影城全面關店:后疫情時代,院線公司的生意愈發難做了

日前,泰禾影城在全國各地的23家影院已經全部暫停營業,多數消費者也都發現自己在泰禾影城所購買的電影票,因影院場次取消無法正常觀影。

從2017年首家影院落地北京立水橋至今,泰禾影城邁入院線市場僅三年時間。三年裡,泰禾影城雖已從北京走向全國市場,但面臨疫情的衝擊,這家尚且年輕的院線公司並沒有展現出過強的抗風險能力,而如今自顧不暇的泰禾系,也難以為自身的影視業務持續“輸血”。

生存難,是今年所有院線公司都在面臨的難題,開年至今,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幸福藍海、上海電影等9家院線企業的凈利潤虧損累計已超45億元。從2020年三季報來看,院線公司的拐點仍未出現。

面對疫情的衝擊,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這些老牌院線企業的自保能力顯然更強,因為在院線市場近幾年的急速變革下,它們很早之前便開始了多元化布局。不過,疫情后流媒體平台在電影行業話語權的提升,又為這些尚未完全走出寒冬的院線企業帶來了新的發展難題。

全年票房不足3700萬

泰禾系“輸血”中斷

雖然今日才登上微博熱搜,但早在12月初,泰禾影城就已經大面積關店。據證券日報報道,月初全國各地多家泰禾影城已經暫停營業,當時僅上海泰禾巨幕影城還在正常經營,不過據該影城員工透露:“我們現在是國管影城,不是泰禾的了。”

當時,外界有“北京泰禾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或將解散,多地泰禾影城已經通知員工”的傳聞,對此泰禾影城給出的回應是:“因公司經營戰略調整暫停營業。”北京泰禾影視文化正是泰禾系各地影院管理公司的控股方。

泰禾影城之所以全面關店,大概率是因經營難以為繼。拓普電影智庫的數據显示,2018年泰禾影城合計收穫5483萬元票房,位列各大影投第120名;2019年,泰禾影城累計票房升至1.34億元,位列影投票房榜第57位。但2020年以來,泰禾影城總票房尚不足3700萬,這自然無法支撐全國23家影院的正常運轉。

從天眼查信息來看,如今北京泰禾影視文化涉及訴訟達到了27起,其中33.3%的涉案案由為房屋租賃合同糾紛。在泰禾影視的業務中,泰禾影城一直是重中之重,不難推測,這些合同糾紛或多與影城業務相關。

受疫情影響,上半年電影院幾乎均處於歇業狀態,這是今年多數影院經營難的根本原因,但在7月份全國低風險地區影院恢復開放后,貓眼數據显示,直至國慶檔全國已有1.06萬家影院復工,雖然檔期票房和八天內觀影人次皆較去年有不同幅度的下滑,但卻創下了國慶檔歷史第二高票房成績。

在院線已經告別“至暗時刻”,甚至將迎來又一個黃金期賀歲檔時,泰禾影城卻倒下了,這不僅源於北京泰禾影視公司自身的資金鏈斷裂,也在於其背後的泰禾系如今正深陷困境中,難以為旗下影視業務持續輸血。

2016年年底成立后,北京泰禾影視公司開始涉足廣告宣傳、影片發售、影片播映等業務。2017年泰禾影視在北京立水橋正式開了第一家影城,之後便快速從北京向深圳、杭州、西安、泉州等一二線城市拓展院線布局,這個擴張速度不可謂不快。況且,泰禾影城主打的一直是“影院+”模式,其北京立水橋店便集影院、書吧、兒童樂園等於一體,這種“影城+”模式對資金投入規模的要求無疑更高。

因此,從2017年至今,泰禾影城的擴張或一直在依賴泰禾系的輸血,但如今泰禾系頗有自顧不暇之意。今年前三季度,泰禾集團的營收和凈利潤同比分別下滑了86%和193%,截至2020年三季報公布日,泰禾集團已期滿未償還貸款額度為487.1億人民幣,為了還清巨額債務,今年泰禾集團已經陸續出讓了集團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權,今年3月25日至9月27日,泰禾集團出讓股票價格溢價增資高達125.87億人民幣。

過去幾年,泰禾集團以房地產為主業的同時,布局了商業、醫療、文化、教育、影視等諸多領域,“泰禾+”戰略也成為了集團高層在公開場合多次強調的重心。不過,以如今的經營現狀來看,泰禾系的“文娛夢”頗有難以為繼之意,其影城業務大概率將被質押或出售。

多元化業務布局

提升了頭部院線的抗風險能力

不僅是泰禾影城經營不佳,2020年前三季度,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幸福藍海、上海電影等9家院線企業的凈利潤都處於虧損狀態,累計虧損已超45億元。

2020年前三個季度,萬達電影全年營業總收入為32.14億,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20.2億;金逸影視營業總收入為2.2億,凈利潤為-4.07億;橫店影視營業總收入為3.99億,凈利潤為-3.68億;幸福藍海營業總收入為2.17億,凈利潤為-2.74億。行至第三季度,各家依然沒有從虧損狀態中走出。

從2020年三季報來看,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幸福藍海幾家院線企業的現金流皆為正向,四家數額分別為3555萬、7947萬、63萬、1.1億,其中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的現金流雖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但下滑幅度都控制在100%之內。這些頭部院線企業在市場深耕多年,業務布局也更為多元化,因此抗風險能力較高。

以萬達電影為例,2019年上半年,觀影業務為其貢獻了61.56%的營收,2020年同期這個比重下滑到了27.02%,院線營收縮水下,萬達電影的電視劇製作發行及相關業務、遊戲製作及發行相關業務的營收較去年有了大幅度提升,合計為其貢獻了35.64%的營收。報告期內,萬達電影子公司新媒誠品主導或參与出品的《暮白首》《怪你過分美麗》等多部劇集上線播出。

雖然過去幾年多數頭部院線企業都處於积極擴張中,但隨着院線市場的飽和,單票利潤下滑和客流量下滑的趨勢依然無法避免。因此,近幾年,頭部院線企業都在加速自身的多元化業務布局,如向電影產業鏈上游滲透和泛娛樂領域延伸,以提升自身的市場競爭力。2018年時,萬達電影通過重大資產重組將電視劇、遊戲納入了業務版塊,並提出了影劇互動、影游聯動的目標。

萬達不是個例。2017年上市之前,橫店影視前三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1.81億元、21.13億元、22.8億元,凈利潤分別為9265.39萬元、3.27億元、3.05億元,雖然都處於增長趨勢,但其院線放映業務的增長速度並不穩定,況且當時在院線市場份額上,其也難以與萬達院線、中影星美、大地院線等抗衡。

因此上市之後,橫店影視加速了向電影產業鏈上游擴張的速度。2017年之前,橫店影視參投的影片僅《擺渡人》一部,但在2017年至2020年,橫店影視參与的項目達到了66部,其中包括了《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2》《飛馳人生》《我和我的祖國》《少年的你》等多部檔期頭部影片。雖之前在多數項目中都為聯合出品方,但近一兩年,橫店影視擔任出品的作品數量正在慢慢提升。

受近幾年院線市場經營成本提升、競爭壓力增大、回本周期拉長等一系列因素影響,疫情開始前不少中小型院線企業就已經處於連年虧損狀態了,疫情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相比之下,疫情之前頭部院線企業或基於整個院線市場發展的大環境,或基於實現自身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做出的多元化布局,加固了它們在此次疫情中的抗風險能力。

不過,雖然萬達電影、金逸影視、橫店影視等頭部院線影企抵禦住了今年最大“黑天鵝”的強力衝擊,但疫情之後,業內對院線市場的重新審視,也在下一階段對它們提出了更高的發展要求。

流媒體權重上升后

院線加速“內容+渠道”的閉環構建

下一階段,院線最大的對手之一便是流媒體。

在今年的上海電影節論壇上,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傅若清談到華夏電影在疫情期間的思索時表示:“未來除了線下、影院的電影發行之外,我們將大踏步地推進線上電影的發行工作。”

不止是華夏電影,今年阿里文娛電影內容戰略發布會上,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文娛電影業務負責人李捷也表示,今後阿里不會強行區分自己的電影是院線還是網絡,他認為讓影片在最合適的渠道上映便是最好的。

“比方說《茉莉》它視覺效果非常好,所以可能會上院線。我們拍的電影是根據它的內容和用戶匹配度來選擇渠道的。可能一部電影拍出來后,我會直接讓它走網絡,也可能我們原計劃是拍一個網絡電影,但拍完后發現它適合院線,就會在院線發。”

此外,李捷提出未來衡量頭部電影的標準不應該只有票房,今後燈塔專業版的戰報將公布每部電影的有效觀影人次,同時優酷電影也會從版權採買、網絡分帳、用戶付費分帳等全面推動網絡電影的商業模式。

由此可見,如今行業各大電影公司對網絡發行都更為重視了,也都較為看好其未來的發展。

雖然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憑藉放映設備技術、設施及服務的優勢,影院終端為觀眾帶來的觀影感受無法被流媒體所取代,觀眾的現場體驗式觀影習慣也不會有較大的改變,但流媒體的權重正在逐漸提升,是不爭的事實。

疫情開始后,徐崢執導的《囧媽》率先在網絡平台獨家播出,影片《大贏家》也迅速跟進,后《春潮》又在愛奇藝以付費點播的形式上映,這些都在影響着傳統電影的發行體系。雖是被疫情倒逼所致,但如《春潮》的探索確實為國內文藝片找到了一個盈利新思路:藝術院線尚未發展起來,上線流媒體平台不失為一個更好的選擇。

未來一段時間內,國內或許仍是如《春潮》這種在院線市場缺乏競爭力的中小體量影片更為青睞流媒體平台,但在全球範圍內,流媒體渠道和院線渠道的融合速度遠比想象中快。月初,華納傳媒便宣布,2021年所有新電影將在院線和網絡同時上映,華納媒體首席執行官傑森基拉爾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正是疫情促使公司做出這一決定。

后疫情時代,隨着優愛騰等平台對在線觀影投資布局的加速,流媒體也將逐漸發展為電影投資重要的回報窗口,屆時,流媒體與院線將呈雙線發展趨勢。流媒體的崛起,勢必會影響到院線原有的“奶酪”,在此背景下,院線公司只有未雨綢繆,才能在面對流媒體時擁有足夠的競爭力。

從各大院線企業的財報來看,優化現有終端來提升終端質量及市場份額、加速開拓線上營銷模式、發力私人影院建設、突破“影院+品牌”及“影院+衍生品”常規模式等皆是它們針對疫情衝擊做出的應對策略。同時,加大在影視行業的內容投資,也是多家院線企業的共同方向。

日前,橫店影視發布公告稱,公司擬以現金方式收購“橫店影視製作”及“橫店影業”100%的股權。交易完成后,橫店影視將進行資源整合,自下而上滲透向影視全產業鏈,形成涵蓋影視投資、製作、發行、放映等業務在內的產業閉環,實現“內容+渠道”全方位發展。這無疑是橫店影視“向上游拓展”戰略的一次深化。

此外,萬達電影在2020年的半年度財報中提出,將繼續着力開發優質影視劇項目,加強各業務版塊整合。金逸影視也表示,將持續聚焦影視投資機會,拓展利潤增長機會。

誠然,做院線和做內容的底層邏輯是各不相同的,一個公司的內容生態也不是一朝一夕便能建成的,但發力內容,院線企業的優勢便在於自己的終端渠道。如果能走通從渠道到內容的產業閉環,那院線企業便能以更高的上限應對電影產業的結構性調整。

【本文作者鏡像娛樂 編輯部,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鏡像娛樂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其他文章推薦】

※短期借貸,台北借錢借款平台,是幫救急最佳平台

※臨時有資金缺口,找不到人幫忙,放心!24小時當舖輕鬆解決您的難題!

台北免留車可彈性還款?

屏東支票貼現常見五大問題!

刷卡換現常見問題懶人包

屏東當舖在地經營多年,政府合法立案

※借錢很簡單!永和汽車借款快速過件立即撥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