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吵愈多,溝通愈少,互聯網何以至此?_桃園當舖,中壢當鋪,桃園汽車借款,桃園免留車

爭吵愈多,溝通愈少,互聯網何以至此?_桃園當舖,中壢當鋪,桃園汽車借款,桃園免留車

※找不到合法借錢管道?別擔心!桃園當舖 中壢當鋪專業可靠,桃園汽車借款,桃園免留車,助你輕鬆借代貸免煩惱

老牌店面 政府立案 專業服務 親切態度

1989年3月,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負責人邁克·森德爾收到一封團隊成員的立項申請書。這位員工希望在計算機之間,通過 “超文本連接”的技術實現信息交流與分享,邁克閱讀完之後,在封面上寫下“模糊但是激動人心”(Vague but exciting)。

在過去的幾年中,因為工作原因,他一直想要更好地實現團隊之間的信息交流,畢竟研究中心有幾千位研究員,但實際進度一直不如人意。當邁克看到這樣一個新穎想法時,不免有些激動,他意識到突破有可能即將到來。

這位員工把立項書仔細修改,使計劃變得更加清晰之後,上司邁克買了台Next Cube 交給他,再之後的事情就是歷史了。

這位員工的名字叫做蒂姆·伯納斯·李,他還有一個稱號,叫做“萬維網之父”。www,http , html, 這些我們每次上網都會碰到的字符就出自於這個人之手。

互聯網之初的理想

萬維網在誕生之初,最重要的目標是為了實現更高效的信息共享,正如伯納斯·李自己所說:“我們必須確保萬維網能獲得創造新的直覺鏈接的人的反饋。如果我們成功了,創造性就將在更大和更多樣化的群體中出現···· · · · 似乎他們在使用同一個大腦”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伯納斯·李可以說是不遺餘力。與馬雲相比,伯納斯·李似乎更有資格聲稱自己“不在乎錢”:他放棄通過萬維網收取專利費,放棄了成為另一個比爾·蓋茨的機會。這樣做的原因是他不想引發軟件大戰,讓整個互聯網陷入割據分裂,“那樣的話,世界上至少會有16種不同的Web。”

在互聯網初期,身上帶有理想主義色彩的開拓者,不止伯納斯·李一個人,在硅谷中,很多創業者都是互聯網理想主義的堅定信奉者,比如喬布斯,比如拉里·佩奇。

從1990年,世界上第一個網頁瀏覽器誕生到現在,正好過去了三十年。三十年間,互聯網深刻地改變了我們今天生存的世界。表面上看,伯納斯·李的願望已經實現,人類在数字世界中被重新鏈接,距離前所未有地被拉近,我們隨時隨地都可以與萬里之外的人和事保持同步。

但詭異的是,互聯網世界在鏈接世界的同時,正在變得愈發割裂,意見比較統一的地方大概只有偶像們的評論區。每個人都可以感覺到虛擬世界中的戾氣越來越重,爭吵對立無處不在,哪怕現實世界看起來歌舞昇平,網絡上也是硝煙瀰漫。 

曾經以更好地實現溝通為願景的互聯網,怎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呢?

根源:有很多理由可以解釋互聯網輿論環境的惡化。

比如“匿名性”。在網上,沒有人知道你是誰,每個人都穿着馬甲。現實世界中的道德約束不復存在,可以隨意發言,攻擊。我們可以嘲諷楊麗萍單身不結婚,謾罵張宏文早餐不吃粥,狠批“名媛”貪婪又虛偽,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是誰。如果是面對面交流呢?那些在屏幕背後的人是否還會這樣說,就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再比如,網民基數的不斷擴大:數量一多,難免魚龍混雜。

根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的報告,截至2020年3月,我國網民規模達到9.04億,幾乎覆蓋了除老幼以外的所有人群,而本科加專科的人數比例僅佔兩成。龐大的数字背後,是人生經歷,地域階層,職業喜好的巨大差異,各種衝突也就在所難免的了。

這些解釋當然沒錯,但還是比較局限。問題的關鍵不在於為什麼會有爭吵撕逼,而是為什麼這種趨勢還在不斷惡化之中。

根源有兩個,一個是互聯網作為媒介的本質,另一個是社會結構的深刻變化。

學者麥克盧漢有兩句名言:媒介即訊息,媒介是人的延伸。麥克盧漢認為媒介技術會“不可抗拒地改變人的感官比率和感知模式”,所以媒介才是影響我們如何看待世界,影響我們溝通和思考的關鍵。

隨着移動互聯網和手機的普及,我們開始切身體會到媒介是如何改變我們的行為,生活,思維方式,也印證了六十年前麥克盧漢的洞見。而今天的互聯網輿論環境的惡化,跟這種媒介性質密不可分。

麥克盧漢把媒介分為熱媒介與冷媒介兩種類型。大概來講,熱媒介傳遞的信息更為清晰明確,用戶只需要很低程度地發揮創造,參与其中,比如書籍,照片等都算是熱媒介。而冷媒介正好與此相反,信息清晰度較低,需要用戶高度參与,比如微博B站之類。

因此,作為冷媒介的互聯網,信息傳播就勢必要立根在用戶體驗,用戶參与上,這也跟互聯網的產品邏輯一致。

台北當舖正當借錢管道,讓你安心借錢安心還!

無論是個人用車、貸款車、公司車、貨車..等任何車款皆可受理! 亦可協助它舖轉當降息!絕對息低保密!

在冷媒介環境之下,在熱媒介時代需要的理性就變得不再重要,人們按照自己的情感和需求聚集在一起,在虛擬現實之中“重新部落化”。從貼吧,豆瓣到B站,知乎,一個個社群的形成變得前所未有的簡單,那麼對立也就更加容易。

《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龐帝曾經說:数字科技可以變成一股把人們吸引到一個更和諧的世界之中的自然動力。

但按照麥克盧漢的推論,這種願望只能算得上是一廂情願。

除此之外,我們需要注意的是,互聯網從來不是一個單純的虛擬世界,它與現實社會的種種變化聯繫十分密切,互聯網上的戾氣越來越重,背後必然是有某種現實問題存在的。

伴隨互聯網興起的是全球化的潮流。在全球化的時代,生產要素重新配置,資本逐漸集中,貧富差距拉大,在誕生了很多像扎克伯格這樣成功者的同時,也產生了一大批全球化時代的失敗者。正如網紅書籍《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結論:“資本主義不自覺地產生了不可控且不可持續的社會不平等”。

在這種大環境下,民粹主義再次興起了。

所謂的民粹主義,最主要指的是“民眾至上”,同時強調人民和精英對立,民眾都是純潔的,精英都是腐敗的。最典型的現實例子發生在2016年,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兩次黑天鵝事件讓全世界都注意到民粹主義的力量,也看到現實社會已經撕裂到了什麼程度。

在我們國家,雖然民粹主義指數不高,但同樣有這種現象存在。比如對先富者馬雲們的不滿與日俱增,對企業主群體的抨擊越來越嚴厲,對知識精英的批判更是早就有了。

跟“自由主義”“保守主義”“共產主義”相比,民粹主義一點也不高深複雜。相反它很簡單,它的存在不是因為自己有什麼理論號召力,其力量是來自於外部,來自於現實中存在的問題,現實問題越多,民粹主義就會愈加旺盛,面對社會不平等的問題時尤其如此。所以有學者評價民粹主義像“一面照妖鏡”,算是非常形象了。

在今天,民粹主義通過網絡來擴展自己的影響力,而民粹主義的語言通常是極端的。在傳播學中,有一個非常著名的理論叫做 “沉默的螺旋”,由學者諾埃勒·諾依曼提出。她認為由於人畏懼孤獨,如果發現自己的意見不受歡迎就會保持沉默,如果受到認可,佔據多數地位,影響力就會越來越大,所以挑動群體情緒的極端言論往往會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那是否意味互聯網的輿論惡化已經無法改變了呢?

未來之路

與伯納斯·李等先驅所夢想的不同,互聯網無法成為一個大同社會,反而愈發的寡頭化。通訊是騰訊,電商是阿里,娛樂是抖音,搜索是百度,在核心領域之間,巨頭們樹立起了高聳的壁壘。

在寡頭化的時代,這些巨無霸對互聯網的影響可以說是舉足輕重。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曾說“算法沒有價值觀”,字節系產品更是以精確強大的算法著稱。在算法主導之下,每個人看到的只是自己想要看的,用戶變得更加自我封閉。所以算法並非沒有價值觀,它的價值觀就是如何更好地俘獲用戶。

如果知乎每天都在推送引戰內容,微博依舊放縱營銷號盛行,那這些平台的輿論環境很難有什麼起色。所以,如果想要構建一個相對和諧的互聯網環境,巨頭們必須考量自己的產品價值觀,尤其是算法價值觀。

這在商業上也並非不可行。新聞App SmartNews為了避免自己的用戶一直看到立場相似的內容會刻意地推送一些多元化的信息內容,盡量消除用戶的偏見,這與現下流行的算法推薦機制恰恰相反。但這種做法反而很受用戶歡迎,估值也超過了十億美金。

除此之外,傳統媒體的角色同樣不可忽視。

傳統媒體通常由經過專業訓練的人員組成,生產的內容一般來講相對理性和專業。從數據上看,面對自媒體衝擊,相當多數的傳統媒體仍然保有自己獨特的競爭力,用戶黏性也極高,比如美國的福克斯和CNN,英國的BBC,中國的人民日報等。這些傳統媒體在引導輿論上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歸根結底,問題的改善仍然依賴於每一個網絡的使用者。

2006年,美國《時代》周刊的年度封面人物選中的是“千千萬萬互聯網的使用者和創造者”。現在,每一個聯網的人平均每天會有接近1500次的數據互動,在現實世界之外,我們構建了另一個自己,構建了另一方天地[IDC《數據時代2025》。

互聯網的未來正是取決於每一個人的每一次數據互動。

【本文作者小傳,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闌夕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台中汽機車借款免留車,借款不求人!

永欣提供多種借貸服務給客戶選擇,無論您是個人戶還是公司行號企業貸款、大額借款、臨時週轉金、房屋二胎、支票借款、汽車借款、機車借款、工廠借款、營運週轉金…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