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未來思考数字經濟,判斷區塊鏈項目投資價值的關鍵點

站在未來思考数字經濟,判斷區塊鏈項目投資價值的關鍵點

1999年起我便進入遊戲領域進行創業,直到2013年將公司出售之後才徹底轉型為專業投資人,因此我對於虛擬經濟有着較強的敏感性。在遊戲當中,人們不僅為虛擬道具、遊戲幣付出了真金白銀,同時還在其中進行交友活動。因此當我在2014年前後首次接觸到區塊鏈和比特幣時,其運作邏輯立刻讓我聯想到了遊戲行業,內心產生了一種無縫對接的感覺。

今天我會從投資機構的視角,與大家分享幾年以來我對這個行業的觀察心得,以及區塊鏈產業當前的發展與投資機會,實體企業當下應該如何與區塊鏈進行結合。

區塊鏈產業生態正在加速迭代完善

區塊鏈產業生態加速迭代完善是一個明顯的趨勢。從2009年比特幣創世區塊產生,到2013年國內第一個比特幣交易平台OKcoin上線,區塊鏈和比特幣話題仍然只是活躍於極小一部分愛好者之中。

但隨後幾年這個行業卻以一個意想不到的速度發展。以太坊在2014年由一個年輕的俄羅斯程序員所建立,而現在它已經成為数字貨幣項目都會使用的智能合約系統;於2017年7月正式建立的数字貨幣交易所“幣安”,日交易量從0到100億美元只用了半年時間;火幣前CTO張健打造的FCoin更是在上線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日交易量就達到800億元人民幣;中國區塊鏈最熱鬧的“三點鐘社群”也只是在2018年春節前後才正式創立;比特幣挖礦企業Bitmain(比特大陸),在短短的四年內估值就達到120億美元。

種種情況都表明,區塊鏈產業正在以傳統工業時代或者傳統互聯網時代難以想象的速度迭代發展。這也導致參与這一進程的人始終處於比較焦慮的狀態,大家時刻在想下一步應該去做什麼。

當然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這個產業的規模到目前為止依舊非常小。從数字貨幣持有人群規模來看,中國大約300萬,全球也僅有1000萬用戶。而全球数字貨幣的總市值也僅在6000億美元左右,這還遠不及外匯市場一天的交易量。另一方面,雖然互聯網從業者、技術開發人員都在研究區塊鏈,但是對於這項技術如何與原有企業業務相結合,大家還並未形成明晰的概念。同時,雖然很多人都聽說張三李四通過炒幣實現財務自由,但是卻仍不清楚数字貨幣到底是有價資產還僅僅是虛擬積分。因此我認為整個市場還處於一個非常早期的階段,區塊鏈當前表現出來的更多是技術創新,而非顛覆性的影響。

區塊鏈的本質是關係的重構

之前大家所說的加密算法、不可篡改、分佈式等都是指區塊鏈的技術特徵,但是從社會意義上來看,區塊鏈的核心價值源於其本質實現的是關係的重構。

這種重構在多處得到體現。以當前流行的ICO為例,它的模式其實與三四年前一度流行的眾籌比較類似,只不過ICO的對象從眾籌的幾百名合格投資者,擴張到了上萬人乃至更多對ICO項目充滿信心的民眾。

企業與投資機構的關係也在這種重構之下進行改變。投資這件事再也不局限於少數專業的機構、專業的人員,企業能否順利融資實現產品和服務,只取決於項目是否擁有足夠多的支持者。過去只有當一家企業凈利潤達到一定規模才可以進行IPO,而現在只要企業能夠爭取到足夠多的普通支持者,那麼創業者就可以通過ICO將自己的事業落地。

另外,從企業與用戶關係的角度上來看,區塊鏈也對此進行了重構。新浪微博、騰訊等互聯網公司的市值能夠達到百億、千億元,其實是由企業背後無數個用戶創造的。用戶耗費了時間在平台上發布觀點、提供見解、進行互動,讓平台的數據顯得非常“漂亮”,但是普通用戶並未從上市公司的高市值中獲得收益。

而現在區塊鏈企業則秉持着“人人都參与”的激勵模式。每個人既是企業的用戶,同時又是企業價值的分享者。用戶既可以把這種激勵當作股東享有股權的概念,也可以當作享有權益的憑證,或者說是原有“積分”概念的資產化。不論何種解釋,都會極大改變用戶與企業之間的關係。

除此之外,區塊鏈其實也改變了企業內部的關係。例如,傳統製造業上下游的小供應商從銀行貸款是比較困難的,因為訂單、產能等數據無法在整條供應鏈中進行真實流轉,銀行也就無法從整個供應鏈的視角來判斷該供應商的實際情況。但是如果以Token或者信用積分的方式,將供應商的歷史產能、訂單數據以不可篡改的方式在線上進行流轉,就再也不需要銀行或者發債機構親自去調研供應商的上下游。整個經濟體內的企業關係都會因此發生巨大的改變。

只有當原有關係被打破,新的關係被建立,巨大的推動力才能夠產生。在這個過程之中,我們認為會誕生偉大的企業。但這並不意味着傳統企業只要進行區塊鏈化,就能夠擁有成為世界500強企業的機會;必須利用新的經濟模型、新的技術去重構原有的生產模式,才有獲得“大成功”的可能性。例如亞馬遜、支付寶、微信等,他們改變了人們原有使用數據、支付、人與人鏈接的方式,這些企業才有可能變得偉大。

作為投資機構,我們也希望能夠投資到真正理解區塊鏈意義的企業,而不僅僅是“區塊鏈+”,或者說以區塊鏈作為噱頭髮空氣幣,這樣的企業不具備持續高速成長的可能性。

投資於區塊鏈產業的關鍵環節

雖然當前越來越多的人都在嘗試購買数字貨幣,但我認為“炒幣”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去年我們確實見到了很多一夜暴富效應,出現了很多百倍幣、千倍幣。這就好像上交所、深交所剛開業時,閉着眼睛買任一股票都能賺錢,而現在即便你睜大眼睛仔細篩選,在股市上也可能會賠錢。数字貨幣的市場已經加速走過了股市過去30年的發展歷程,當前個人投資者進入需謹慎。

那麼對於一個專業的投資機構而言,除了数字貨幣之外,區塊鏈產業到底哪些方面還存有價值?首先我們要明確一點便是這個行業仍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很多投資都屬於流動性投資或者說是投機。因此機構需要將投資的時效性控制在較短的時間範圍內,並提前設計好資本的退出方式。

目前,區塊鏈產業還沒有被大眾所了解和接受,也沒有在實際應用領域產生巨大的示範效應。因此早期進入該行業的人,都是基於對區塊鏈未來的美好期許而進行的投資,這跟早期的互聯網有着相似性。從1995年第一波互聯網熱潮興起到2001年納斯達克崩盤這樣一段時間,崛起了無數新一代的互聯網公司,很多人通過投資賺到錢,但是卻極少有人通過長期持有這些公司的股票讓資產翻了千倍萬倍。在區塊鏈當前的發展階段,我們依靠對於未來趨勢的判定,還是希望把握住行業早期快速成長的機會,同時也盡量規避風險。

那麼現階段區塊鏈產業哪些領域會比較有價值?我們認為是“基礎設施”,比如公有鏈的建設。就像人們先造出了斧子、鋸子之後,才能夠造出更加龐大的建築、船隻。只有當區塊鏈的基礎設施未來被廣泛應用,成為一個標準工具或者行業通用解決方案時,區塊鏈所產生的價值才能夠被放大。

當然,除了基礎設施,在早期階段我們也希望更加靠近交易環節,因為流動性會帶來收益,這也是我們關注交易所、錢包、海外ICO相關區塊鏈項目的原因。

判斷區塊鏈項目投資價值的關鍵點

作為通常意義上的VC,我們被鏈圈或者幣圈稱為古典投資者。在區塊鏈投資者看來,傳統VC既看不懂區塊鏈投資也不敢出手,同時美元基金或人民幣基金的募資速度也遠遠慢於Token fund。但其實不管是古典投資還是區塊鏈投資,大家對於團隊、商業模式等要素的判斷邏輯基本上都是類似的。

在一兩年前,很多沒有背景沒有資源的人,依靠對區塊鏈行業的信仰和堅持,將企業發展到比較大的規模。但是現在這個行業的競爭已經進入到了新階段,它對於一個團隊的資源整合能力、商業模式洞察力、綜合運營能力等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在一個產品沒有成型之前,如何去贏得“共識”是目前所有項目面臨的關鍵問題。這種共識意味着有足夠多的用戶來使用企業的產品和服務,或者相信企業產品未來具有足夠大的應用場景。共識背後所反映的就是項目方的商業運作能力,企業已有的用戶規模,或者創業者本身具備的實力。

現在區塊鏈項目的估值並不是很合理,我們還是會遵循古典VC的標準進行投資。比如初創型的項目正常估值在5000萬元人民幣以內,即便是流動性比較強的交易所項目,其合理估值也應該在2億元人民幣以內。

正確認識Token、鏈、礦的依存關係

從去年下半年到現在我們看過近千份白皮書,其中經常被提及的三個詞是Token、鏈、礦。從重構經濟體系和價值關係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三個名詞之間其實是相互依存的關係。Token是一種流通和激勵,即價值體現;鏈是技術解決方案;礦是產出機制,即經濟體系。

項目方既然通過區塊鏈的方式承諾,他與用戶之間、與外界之間、與資本之間的關係要進行重構,這也意味着項目包含的整體經濟系統也要發生改變。為了達成了人人願意成為某個系統的構建者、流轉者、認同者和分發者的目的,就必然要通過一種方式去激勵用戶,這種激勵即是我們所講的Token。

當然這種激勵模型並不是一種新的東西,傳統的會員積分也是一種Token。因此關鍵問題是區塊鏈的激勵模式,在現有的企業、經濟體或者用戶中,能不能實現有效的流轉。或者說用戶對於這種激勵究竟是將其當成積分看待,還是當成贈品看待或者是當作資產看待。如果要達到區塊鏈所倡導的效果,企業在設計經濟體系的時候,就必須考慮清楚Token是為了滿足用戶怎樣的訴求。

區塊鏈賦能傳統企業

區塊鏈正在經歷由虛轉實的過程。之前大家會覺得區塊鏈基本處於空轉的狀態,人們認為比特幣的價值就是由算力、芯片、消耗的電費體現的,很多人由此對區塊鏈的核心價值提出質疑。因此對於區塊鏈而言,需要從一個橫空出世的概念,賦能傳統產業、企業,落地於實際應用場景,才能體現出該項技術的價值。

這種賦能主要體現於企業組織形式的改變,使企業從公司化轉向社區化。在Token經濟下,員工、用戶不再僅是僱員或者被服務的對象,而是成為企業運營的參与者、貢獻者。企業從一種中心化的結構,變為高效運作的社區形態。員工和用戶可以憑藉自己的付出獲得相應的回報,當社區成員越活躍,Token流轉效率越高,企業就可以變得越強大。

因此規模越大的企業、在行業深耕多年的企業,對於用戶更加具有影響力,更具備區塊鏈實際使用場景。這些企業更有可能通過區塊鏈賦能,讓用戶的激勵在其自洽的經濟體系內進行循環。特別是一些只有用戶、影響力,但無法獲得規模化收入、難以在資本市場獲得認同的企業,能夠運用這種方式實現自身的再發展。

當然,要實現這種Token經濟,其基礎還在於資產的数字化以及數據的資產化。以密碼學為基礎,通過分佈式的共識系統,企業和個人的物權、股權、債權、版權等實物資產或權益資產都可以進行数字化,同時保證数字資產記錄和交易的唯一性。資產数字化實現之後,Token將不再是憑空冒出的“空氣幣”,而成為真正的有價資產。

除了實物資產和權益資產外,企業和個人最重要的資產便是數據。區塊鏈的出現,解決了數據的所有權以及數據被任意複製的問題,實現了數據的可交易。當數據資產成為Token的重要內容,不僅企業能藉此將數據進行有效流轉,個人的數據價值也得以衡量。

以58同城為例,如果用戶通過現有平台發廣告、接單、應聘、招聘等行為,都被區塊鏈記錄併產生、消耗Token,那企業方有可能藉此重構企業,並進行轉型升級。這將是未來的一種趨勢,即通過讓人人參與、人人獲得激勵的方式,讓企業原有的業務和用戶進行重新組合、包裝、分配。當然這並不是因為區塊鏈技術本身的作用,而是因為技術跟原有的生產關係進行了有效的結合。

站在未來思考数字經濟

10年之前司機身邊還要隨身攜帶地圖,5年之前每個人出門還要拿着錢包。而現在導航、支付等絕大多數需求都通過手機、代碼、雲端解決,人們向数字化、虛擬化時代演進的過程正在加速。

雖然涉及到線上線下多次數據交互的業務,現在還難以用區塊鏈確權並保持跟蹤,保障數據的一致性、完整性。但這個問題在未來兩三年內,一定會隨着產業大環境的完善而得到解決。遐想五年後,数字資產可能會成為每個人必然擁有、积極配置的資產,或者說每個人的一部分資產都在以数字的方式進行存儲、流轉、交易。

站在現在這個時間節點我們去看数字經濟,會覺得它還太早期,有太多困難需要去克服,甚至對其價值仍充滿爭議。但是站在未來五年、十年的角度來看,資產線上遷移是必然趨勢,人類的各種行為、關係將以数字化的方式重新定義。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其他文章推薦】

台北當舖正當借錢管道,讓你安心借錢安心還!

※在找尋新竹票貼額度高的合法當舖嗎?不需繁鎖流程,一通電話立即貸!

※找不到合法借錢管道?別擔心!桃園當舖 中壢當鋪專業可靠,桃園汽車借款,桃園免留車,助你輕鬆借代貸免煩惱

※想知道可以鳳山支票,高雄支票貼現借款的鳳山當舖在哪裡?

※如何辦理信用卡換現金呢?懶人包流程詳細解說!

※哪裡有老字號經營的信用卡換現金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