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盟財團落地模式,支付寶出海東南亞才剛開始

結盟財團落地模式,支付寶出海東南亞才剛開始

在馬來西亞一家名為“Orange”的便利店裡,我看到門上牆上貼着五六個支付方式的Logo和海報,有傳統的信用卡支付,更多的是各種电子支付錢包。

東南亞正在上演一場移動支付爭奪戰,如同2015年2016年的國內市場。只是相比較國內的二馬相爭,還處於早期階段的東南亞市場顯得更為熱鬧。

一方面本地企業都在推自己的“支付寶”錢包產品。以馬來西亞為例,電信運營商Axiata旗下的Boost,移動通訊服務商Digi的Vcash,馬來西亞第二大航空公司亞航(AirAsia)推出BIGPay,去年11月打車軟件Grab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開始大力推廣Grabpay。

另一方面,阿里和騰訊也將海外拓展的重點放在東南亞。除了針對中國出境游用戶的支付寶和微信以外,螞蟻金服在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印尼,通過投資入股的形式,推出本地支付錢包。微信支付在今年3月獲得馬來西亞的第三方支付牌照。

各家爭搶,在於其人口紅利。東南亞總人口6.5億,占世界總人口的8.6%。且東南亞地區年輕群體佔大多數,菲律賓人口平均年齡為23歲,馬來西亞為28歲,而中國人口平均年齡則為36.7歲。對於中國企業而言,東南亞擁有全球最大的海外華人群體,總人數超過3000萬,文化背景的相似性降低了溝通成本,因此往往成為出海第一站。

戰場剛啟,勝負難料。

 

提及移動支付出海,免不了將阿里和騰訊相比較。從現階段來看,阿里和騰訊走在截然不同的兩條路上。

在海外市場,微信主要想要聚焦於服務中國出境遊客,而非海外居民。7月10日在香港舉辦的RISE科技大會上,微信支付國際業務負責人殷潔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道:“在中國大陸地區,我們擁有數以百萬計的用戶。正因如此,微信支付才得以成功。所以我們的功能也是基於中國用戶的需求。而在海外市場,我們沒有大量的用戶,要想讓他們使用微信支付也很難。”

阿里則站在了騰訊的另一面。2016年10月,在螞蟻金服成立兩周年的年會上,螞蟻金服集團總裁井賢棟正式接替彭蕾出任CEO一職,並宣布了未來螞蟻金服發展的三個方向。其中一個是國際化,“未來(螞蟻金服)的願景是,四年內,螞蟻金服的用戶50%在海外,50%在國內;未來九年,可以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

願景很宏大,但面對各國國情差異、技術融合、更為複雜的競爭環境以及監管問題。螞蟻金服能如願么?

結盟財團的落地模式

 

螞蟻金服國際業務有三大板塊,一是“全球收全球付”業務,依託阿里巴巴(172.78,0.79,0.46%)旗下電商平台速賣通,面向海外的全球用戶;二是服務於中國人出境游,在國外也能用支付寶;三是普惠金融海外實踐,在海外建立本地支付錢包,服務當地用戶。

2015年井賢棟接棒后,螞蟻金服的普惠金融海外實踐加速。

2016年11月,和泰國支付公司Ascend Money展開戰略合作,共同打造泰國版錢包TrueMoney。

2017年2月,與韓國即時通訊公司Kakao達成戰略合作,投資Kakao旗下移動金融子公司Kakao Pay。

也是在這一月,和菲律賓第二大運營商Globe達成合作,投資期旗下的数字金融公司Mynt。

2017年4月,宣布與印尼媒體和互聯網集團Emtek旗下即時聊天平台BBM共同成立合資公司,並於2018年3月在BBM內推出数字錢包DANA。

2017年5月,推出面向香港用戶的獨立电子錢包App AlipayHK。

2017年7月,與馬來西亞聯昌國際銀行(CIMB)旗下的Touch‘n Go(TnG)公司簽署協議,組建一家合資公司,為當地用戶提供电子錢包服務和其他相關金融服務。

2018年3月,宣布入股巴基斯坦小微金融銀行Telenor Microfinance Bank(TMB),共同打造巴基斯坦手機錢包Easypaisa。

2018年4月,孟加拉國移動支付公司bKash和螞蟻金服宣布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打造本地版支付寶,為當地消費者提供更方便和安全的数字金融服務。

不到兩年時間,螞蟻金服在9個國家和地區推出本地支付錢包。除香港外,其他國家和地區都採用投資入股的形式,螞蟻金服主要做技術輸出,派出團隊到當地做技術支持。

這一模式此前在印度市場被證實可行。2015年,螞蟻金服前後兩次入股印度最大的电子錢包Paytm。在兩年的技術和經驗分享后,依據官方披露的數據,Paytm用戶數從不到3000萬增加至超過2.5億,目前排全球第四大电子錢包。

螞蟻金服的本地錢包主要集中在南亞和東南亞。除文章開頭所提及的人口紅利外,另一個原因在於這些國家沒有形成成熟的金融體系。

螞蟻全球本地化菲律賓負責人沈奕飛,此前曾負責過支付寶在澳大利亞落地。對比兩個國家,他認為發達國家已經形成成熟的信用卡支付體系,想改變他們的使用習慣轉用手機二維碼支付比較難。而菲律賓則不同,用戶對手機支付的接受度較高。

從公開資料來看,在菲律賓,86%的人口沒有銀行賬戶,僅3%的人口擁有信用卡。菲律賓人都高度依賴現金,在個人消費領域:76%是現金消費,18%為銀行卡消費,網上銀行支付僅佔6%。

但反過來,銀行卡如果不夠普及的話,會有另外一個問題,“电子錢包有一個重要的依賴,我如何把錢放進去,充值渠道在哪裡?如果沒有卡這個渠道的話,充值又很麻煩。所以這個要衡量。”螞蟻全球本地化錢包技術負責人熊務真告訴虎嗅。

從當前來看,螞蟻金服主要通過線下充值(便利店、手機充值點等)、代付工資、相互轉賬、跨境匯款等方式來解決這一問題。

不尋求控股

螞蟻金服之所以選擇與當地企業合作,而非和騰訊一樣申請牌照自己做,原因有二。一方面是為提高擴張速度,另一方面也是本地化需求。

2016年8月,支付寶拿到香港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前後花費五年時間,阿里旗下的東南亞移動電商Lazada申請移動支付的牌照,花了兩年時間。一位螞蟻金服人士在接受財新採訪時說:“監管當局要審查業務範圍等,要搞明白你的意圖,所需時間較長,不如去收購本土公司。”

除此之外,“本地合作夥伴往往更了解當地監管、當地經濟情況和金融相關行業發展背景。發展中國家的監管政策變化可能比較多,我們需要及時應對和做出調整,確保合規。”螞蟻金服國際事業部資深總監郟航曾如此闡述投資的原因。

值得關注的是,螞蟻金服的這幾筆海外投資均為非控股投資,在菲律賓,螞蟻金服持有Mynt的45%股份,在印度,經過兩次增持,阿里巴巴及螞蟻金服共持有Paytm約40%的股份。

這主要是為避免監管上的風險。各個國家對外資的政策不同,如果是外資控股,在拿牌照方面會面臨政策障礙。不過依據財新報道,螞蟻金服是關鍵小股東(significant minority),在合作夥伴的重大問題和決策上,有重要話語權,即在引入其他股東上可以投反對票,以防止有直接競爭性的公司入股。

螞蟻金服在海外的合作對象均為財力雄厚的財團。以菲律賓為例,Mynt的股東除螞蟻金服外,還有菲律賓第一大電信公司Globe,持股45%,菲律賓第二大企業集團Ayala,持股10%。同時,前者是後者的子公司。

Ayala集團的整體經營範圍非常之廣,旗下有排名第一的電信公司Globe,也有排名第二的商業地產Ayala Land,以及排名第二的住宅地產、排名第三的銀行等等。

“和中國不同,菲律賓是一個財團主導的經濟,市場蛋糕是由十幾大家族去切分的,所以可以想到越是大的企業集團越是在整個消費市場有更大的公信力。”在被問及如何去贏得政府監管和用戶的雙重信任時,Mynt CEO安東尼·托馬斯(Anthony Thomas)表現出絕對自信。

 

相比較財力,螞蟻金服似乎更看重合作夥伴所帶來的支付場景。“我們更看重的在相應的國家,每個电子錢包它的使用場景和我們的互補。”熊務真說。

沈奕飛提到,Mynt旗下支付錢包Gcash的第一大支付場景來自手機充值。“這邊(菲律賓)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用戶很有可能會一個月充值十幾次,每次只充非常小的金額,換算成人民幣每次相當於只充個六七塊錢;甚至有些用戶極端,還會每天只充每天夠用的就行了——這是非常有菲律賓特色的支付行為,尤其對於电子錢包來說則是喜聞樂見的小額高頻場景,所以這也是GCash在菲律賓目前最主力的場景,也是我們現在做的最好的場景。”

在馬來西亞,螞蟻金服合作方Touch‘n Go為馬來西亞最大的交通卡服務商。旗下的一卡通即可以用於公交、地鐵等公共交通,也可以用於私家車交納高速過路費,甚至停車費。馬來西亞共有人口3000多萬,官方披露數據,活躍的TNG卡用戶有2000萬。

“在馬來西亞,我們看到最大的一個場景是在出行交通這一塊。因為它是一個典型的小額高頻場景,非常適合移動支付。”“在一定程度上,技術是我們的強項,但更重要的是要有一個本地化需求存在。”熊務真說。

本土化挑戰

近兩年,東南亞移動支付市場玩家不斷湧現,試圖複製中國市場的成功。在新加坡,PayLah!到Fave Pay、Fomo Pay、CC Pay。馬來西亞,從航空公司到通信大佬都推出自己的手機支付錢包。

從目前來看,在東南亞市場,對螞蟻金服及其合作夥伴最能形成威脅的是打車軟件Grab。

我問一名馬來西亞姑娘,她常用的电子錢包是什麼。她指了指手機上Grab的綠色Logo。

Grab正在試圖成為一個綜合性服務平台,而不僅僅是一個打車軟件。去年下半年Grab相繼在新加坡、馬來西亞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隨後大力推廣GrabPay,在馬來西亞首度吉隆坡,機場、地鐵里隨處可見其大幅宣傳廣告牌。並且為吸引用戶,GrabPay的累計積分可以抵扣現金。

“當下東南亞移動支付市場還沒有絕對的領頭羊。但考慮到Grab在當地擁有的巨大用戶基數,該公司處於一個非常有利的競爭位置上。”市場調研公司Forrester分析師王曉峰(Xiaofeng Wang)說。

螞蟻金服的馬來西亞合作方、Touch‘n Go CEO尼扎姆(Nizam),並不認為Grab會對其造成威脅:“Grab主要是在單一的打車場景,而我們Touch’n Go交通場景多元,不只發卡數最多,也是馬來西亞最大的國民應用場景。未來我們將通過技術解決方案,實現從實體卡到电子錢包之間的打通和連接,這非常值得期待。”

在應對本土阻擊者的同時,螞蟻金服及其合作夥伴還需適應用戶的本地化需求。

菲律賓銀行服務普及率低,消費主要依賴現金。86%的人口沒有銀行賬戶,全國僅3%的人口擁有信用卡。全國大大小小島嶼多達1000多座,線下銀行網點主要集中在幾個核心城市。螞蟻金服的菲律賓合作方,Mynt CEO安東尼·托馬斯說:“我們的最大的願景就是未來能服務到本地6000萬沒有被銀行服務到的人群。”

Mynt旗下的Gcash錢包可以直接接收工資。“在這一塊服務上,我們在菲律賓是僅次於所有銀行的最大的代發業務機構。但是對於用戶來講,他們拿到工資還有取現的需求,所以為了方便他們取現,我們還會每個人給他們一張GCash預付卡方便用戶到所有的ATM機上去取現。”

除此之外,作為全球外出務工人口大國,菲律賓是全球第三大匯款接收國,有1200萬菲律賓勞工散布在全球各地。Gcash的另一主要業務是跨境匯款,“他們每年給家裡匯回的外匯大概總值在60—80億美金,這是非常巨大的一個市場需求。同時,這個需求也可以兩分來看,這筆跨境匯會先到菲律賓國內,然後在菲律賓國內還需要中轉一次才能匯到他們家裡,這也是為什麼Gcash會做P2P(個人和個人間轉賬匯款)。”

結語

螞蟻金服的海外計劃是構建一個全球收付網絡,菲律賓、馬來西亞是這個網絡體系中的一部分。它希望讓各國电子錢包之間實現互通,拿着本國的电子錢包能到其他國家掃當地二維碼。這對其技術提出不小的要求。當然,那是后話。

從現階段來看,擺在螞蟻金服眼下的任務是提高各电子錢包的使用規模,在這方面,合作財團的資源優勢將起決定性作用。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其他文章推薦】

※推薦你備受客戶信賴的鳳山汽車借款,鳳山支票貼現的合法融資管道!

※想知道更多土地房屋二胎諮詢服務平台在哪裡?懶人包大公開!

未上市櫃股票風險大嗎?投資必讀10大攻略!

台北當舖有店面,政府立案正派經營,借錢免求人!

※想知道台北當舖票貼借款申辦流程與規定?

※有關台北機車借款,台北汽車借款貸款流程有哪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