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易雲音樂、QQ音樂試水播客,大平台能破變現難題么?

網易雲音樂、QQ音樂試水播客,大平台能破變現難題么?

對於絕大部分國內互聯網用戶來說,播客一詞顯得遙遠,無論是喜馬拉雅、荔枝、蜻蜓fm、懶人聽書等老牌平台,還是小宇宙、貓耳FM等新銳垂類平台,都算不上是什麼大眾熟知的產品。

然而,在音頻賽道,播客似乎成為了今年的寵兒。

2020年,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推出播客App酷我暢聽、閱文集團推出閱文聽書、字節跳動推出番茄暢聽、快手則孵化出皮艇,巨頭入局讓一向平靜的播客市場迎來前所未有的熱鬧。

隨着QQ音樂與網易雲音樂在近期試水播客功能,兩大音樂平台的入局更是為今年熱鬧的播客市場增添了新的看點。

11月25日,網易雲音樂進行了一次較大規模的改版,其最新上線的8.0版本最核心的亮點在於新增了播客功能,“播客”首次作為底部一級菜單出現,原有的歌單模式也被應用到播客當中,推出“播單”功能。

網易雲音樂8.0版本新增“播單”一級入口

8.0版本發布后,網易雲音樂還在其播客欄目新增了播客錄製工具,用戶錄製聲音后添加封面、名稱、分類、說明等信息,就能發布自己的播客。

網易雲音樂播客錄製功能

緊隨網易雲音樂之後,QQ音樂也在12月中旬測試播客功能。據用戶和媒體爆料,QQ音樂正在研發測試一個新版本,並將在新版本中突出播客內容,在一級菜單新增“播客”入口。除此之外,QQ音樂還將與播客App小宇宙合作共同運營播客板塊。兩大音樂平台近期的改版幾乎如出一轍。

圖:網絡

小宇宙是2020年3月底上線的一款播客產品,上線后的短短几個月內就獲得了網友們較高的評價,被認為是“目前最輕量化、最純粹、最便捷的國內首款垂直中文播客客戶端”。

音樂平台紛紛入局播客,是出於需要找到音樂之外能增加用戶使用時長的聲音內容形式,單集時長更長、更具陪伴感的播客順理成章地成了重要發力點。

音樂平台的增長焦慮

“長音頻”成為頭部音樂平台熱衷討論的對象。

音樂流媒體這一兩年來都熱衷於討論“長音頻”,原因是以音樂為代表的短音頻,在用戶增長方面已經呈現出了明顯的天花板,音樂平台的用戶規模雖然仍在增長,但增速有所放緩,隨着用戶滲透率的進一步提高,行業增長紅利的消退,對於平台來說,想要持續性實現用戶增長只會越來越吃力。

即便是國內唯一上市的音樂流媒體平台騰訊音樂,也難以通過讓用戶為音樂本身買單獲取可觀收入。

以騰訊音樂為例,雖然其月活躍用戶數已超過8億,但單純依靠音樂下載、付費會員等業務的收入卻有限,比例不到總收入的30%。

騰訊音樂的絕大部分收入由其社交娛樂業務構成,主要來源於旗下全民 K 歌、酷狗直播等音樂社交娛樂平台的直播打賞。直播打賞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承擔著騰訊音樂主要的盈利任務。

樂平台迫切需要找到下一個具有想象力的音頻業務,在這樣的背景下,長音頻成為了被各家盯上的新風口。

因為絕大多數播客背後都是由一兩個人主導,一個播客品牌與主播個人風格強綁定的原因,播客具有類似音樂的高辨識度。

更重要的是,播客的成本低於音樂。每當有人在音樂流媒體平台上聽了一首歌,平台就必須向唱片公司支付聽歌的費用,但播客通常由創作者個人或工作室製作,並無第三方公司從中分成,音樂流媒體平台也不需要向第三方連續不斷支付版權費用。

據艾瑞諮詢發布的《2020年中國網絡音頻行業研究報告》显示,2019年中國網絡音頻用戶規模達4.9億,行業市場規模同比上年增長55.1%至175.8億元,預計2022年中國網絡音頻行業市場規模將達到543.1億元。

《2019-2020年中國在線音頻專題研究報告》显示,2019年音頻市場用戶規模以16.8%的漲幅達到了4.86億人,預計 2020年音頻市場用戶規模將達到5.42億。無論是從市場規模還是用戶增長的角度來看,中國在線音頻行業的潛力都值得市場期待。

今年以來,新的播客節目井噴、播客產品小宇宙大火、播客主進行商業化嘗試。這一波繁榮的信號讓原本掛着“小眾”標籤的播客有了出圈的勢頭,也讓播客成為了亟需尋找增長點的巨頭們爭相布局的新賽道。

大平台能破解播客的變現難題嗎?

音樂流媒體進軍播客領域具有天然優勢,二者具有天然的契合點:都屬於伴隨式聽覺體驗和音頻消費形態,也都是“耳朵經濟”中備受市場關注的增長點。

音樂流媒體巨頭或許能夠通過天然的渠道、技術資源和用戶優勢,幫助原本局限的小眾市場的播客進一步“破圈”。如今押注播客的各個音樂乃至社交平台讓製作者有多個渠道的選擇,優質內容的曝光機率大大增加。

根據PodFest China在《PodFest China 2020中文播客聽眾與消費調研》中給出的中文播客核心聽眾用戶畫像,中文播客聽眾最常使用的5個收聽渠道是Apple Podcasts (49.7%)、喜馬拉雅(37.9%)、網易雲音樂 (35.0%)、微信公眾號內嵌音頻 (21.9%) 和Pocket Casts (19.5%)。

可以看出,儘管以小宇宙為代表的一些小眾播客做到了“小而美”,大眾熟知的音樂和社交等平台仍是用戶收聽播客的主要渠道。

那麼播客的商業價值到底如何呢?目前還需要打一個問號。

在流媒體平檯布局播客內容並探索播客商業化這件事上,美國音樂流媒體平台Spotify已有探索。

Spotify在2019年就宣布了從音樂到音頻優先的戰略轉向,但通過一年的實踐,Spotify發現播客並沒有為公司帶來利潤增長。播客只是增加了用戶參与度,卻沒能將用戶轉化為收入,並且運營播客本身也在沒有額外收入的情況下增加了成本。

對於騰訊音樂、網易雲音樂等頭部音樂平台來說,在播客這條並不寬闊的賽道,目前大家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線上。

從20世紀初播客出現開始,各方參与者始終在迷霧中穿行,一直未探索出成功的商業模式。

擁有更大流量、更多用戶的音樂巨頭是否能突破播客的商業變現困境,真正幫助播客釋放其商業價值,依然需要時間的考驗。

【本文作者泡泡,由合作夥伴36氪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其他文章推薦】

板橋汽車借款.板橋機車借款是最快速的撥款管道    

中山區當舖借款最快何時可撥款?    

屏東房屋二胎申辦真簡單!分享四大步驟

※貸款車能借嗎?別擔心鳳山當舖來就借,免留車!

※推薦新竹借款快速借錢平台

※推薦優質三重當舖,機車借款免留車首選

黃金借款利息怎麼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