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誠對話栗浩洋:AI瘋狂執念破除“寒門難出貴子”?

艾誠對話栗浩洋:AI瘋狂執念破除“寒門難出貴子”?

國不可一日無學問,舉國抗疫期間,兩億人創造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教育實驗——網課。網課不可不提AI。2020年,人工智能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熱度和爭議紛紛只增不減。

自誕生之日起,AI領域跌宕浮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布的“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n Education: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Sustanable

Development”(譯:“教育中的人工智能:可持續發展的挑戰與機遇”)報告,曾預測人工智能市場將在2017—2021年增長50%,而今天的資本世界,無疑證實了這個猜想。

而另一方面,轉眼間,2020年抗疫戰已接近尾聲,隨着這個新拐點的出現,全民網課也將進入2.0時代。【2020全球創始人大會·最具創新力創始人榜單】上榜人物、松鼠Ai 1對1創始人兼首席教育技術科學家栗浩洋曾激昂發言:“未來的在線教育一定是定製化的”。在線教育、AI教育,已經成為當下的資本寵兒,隨着理論和技術日益成熟,應用領域也將不斷擴大。栗浩洋沒有錯:未來,人工智能帶來的科技產品,將會是人類智慧的“容器”。

松鼠Ai的栗浩洋可以稱得上是來頭不小,他曾上榜2020年互聯網周刊“人工智能100人”,被創業黑馬評為“十大年度創業家”;他被環球時報評為年度經濟人物,被World AI Summit提名全球人工智能風雲人物;他被中國自動化學會智慧教育專委會聘請為副主任,還受邀擔任過第一財經《中國經營者》的特約嘉賓,斯坦福商學院和哈佛商學院的松鼠Ai商業及技術案例的講師……

履歷無比光鮮,但是,聽說他是個瘋子?

一位教育平權者的理想主義瘋狂

栗浩洋出生於河南鄭州,20多年後,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他的姥爺曾是北海艦隊首長,媽媽是國企幹部,爸爸是《走向清華北大》等知名教輔書的作者。

栗浩洋14歲就會炒股,17歲擺過街邊攤,賣過卡帶、帳篷和電腦,18歲嘗試各種社會實踐,比如法院、銀行、礦業集團等等;讀大學時研究變態心理學,22歲身價千萬,24歲從歐洲工商管理碩士輟學開始創業,聯合創立大山教育(后香港上市);27歲聯合出資創立昂立國際教育(昂立集團的全國K12教育版塊),2014年又雙叒創業,打造了人工智能教育品牌“松鼠Ai”。

曾有媒體把栗浩洋描述為“超級能量型創始人”,畢竟,普通人還在玩泥巴的青春歲月,栗浩洋早已在起跑線上煽動雙翅。他似乎永遠精神充沛,幹勁飽滿。

有個公司合伙人打電話到現場參与吐槽:半夜兩點,突然讓全體合伙人回公司開會;組織公司高管飛到海外開會,還要美其名曰團建。實際上泰國三日游,連一天沙灘都沒見過。這位合伙人還用坊間傳言補了一刀:“連榨汁機都不是,簡直就是破壁機,因為榨汁機還有渣剩,破壁機渣都沒得剩。”

2020年初,《艾問iAsk》創始人艾誠與栗浩洋成為了混沌大學創投營的同學,在接觸中發現,這的確是一個瘋狂奇怪的人,同學們相約飯局、酒局,他從不參加,總是拿着兩杯奶茶和大家聊自己的業務,畫風格格不入。他甚至自曝曾主動要求被關監獄兩個月,只是為了體驗並思考人生。

於是,媒體鋪天蓋地:栗浩洋就是個瘋子。

艾誠:我感覺你的創業,你自己也坦白說有着和別人不同的路徑。現在是你人生的第5次創業,作為松鼠Ai 1對1的創始人。我好奇的是,同作為創始人,我佩服你的一點是,很少有人這麼享受出生入死。For what?為什麼?

栗浩洋:我覺得我內心裏可能澎湃着這種血液,就是一定要去做一番與眾不同的事,因為人生這麼短暫,你可以平平淡淡的就死去,也可以真的留下一些能夠造福億萬人的遺產和價值,那我幹嘛不選后一者呢?

當然,這條路是很崩潰的,你自己每天都(受)折磨、煎熬,有時甚至會覺得幹嘛要受盡這麼多苦難和屈辱,生不如死的那種感覺。但是因為你骨髓里就是這樣的,那種澎湃不是你自己給自己加戲,而是從內心裏面蓬勃出來,你阻擋不住,想按住它也按不住。

艾誠:那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你對這個世界產生积極的影響了嗎?你滿足嗎?

栗浩洋:至少我過去的兩次教育行業的創業,都真的是幫助很多孩子找到了學習的樂趣,讓他們的人生能夠有一個更好的前途,但還不算顛覆式改變。教育這個古老的行業一直沒有被科技改變,像個又臭又硬的石頭,我覺得人工智能出現了以後,終於可以去破土而出了。AI教育的邏輯跟傳統都不一樣。它是一種完全不可想象的新的教育模式。

艾誠:我特別能感受到你身上的溫暖和能量,你極其希望去影響別人,轟轟烈烈地失敗也罷,不小心萬一成功了也可以,但這個事情一定要極致。所以你被理解不是最重要的,你被喜歡也不是最重要的。

栗浩洋:完全不重要。

艾誠:那你最在乎什麼呢?

栗浩洋:被需要,而且這種需要不是普通的需要。不管人生問題還是心理問題,還是工作的問題,只要你覺得我能幫助你,然後我不管是通過思想還是實際做的事情幫到你了,就是我最開心的時候。

星辰大海與K12之戀

栗浩洋可以被這樣3個關鍵詞形容:極致,折騰,還有飢餓。如果為《艾問頂級人物》排一個創業者心理耐壓排行榜,栗浩洋應該會名列前茅。創業對他來說,更像是一種追求生命本質的探索,這個探索和名利、財富無關,更像是本能。

近年來,智慧教育、知識圖譜等正如火如荼,從每年6月的“全城高考”,到時不時出現的昂貴學區房,再到熱度不減的“豫章書院”,可以看出教育仍是社會熱點,而熱點背後,是兒童的教育需求尚未得到滿足。

回歸初心,讓每一個孩子身邊都有一個孔子+達芬奇+愛因斯坦合體的超級AI老師,實現教育資源公平的理想,這是栗浩洋和松鼠Ai 1對1一直追求的方向和努力的目標。

提到教育願景,栗浩洋說,他想讓每個孩子成為更好的自己。

作為一位在教育領域連續創業的理想家,栗浩洋於1999年聯合創立大山教育(后香港上市),2004年創辦創立昂立國際教育(昂立集團的全國K12教育版塊),2014年又成立了松鼠Ai 1對1。20多年來在教育領域的連續創業,栗浩洋始終瞄準K12教育。

2017年以來,從自主舉辦“人機大戰”活動,到與斯坦福研究中心進行聯合技術開發,從與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成立平行AI智適應教育聯合實驗室,再到與全球AI排名第一的學府卡內基梅隆大學成立聯合實驗室。短短几年時間,松鼠Ai 1對1已在全國20多個省、700多個市縣開設了3000多家學習中心,累計融資近10億人民幣,估值超過11億美金。

它早已從“教育新星”,成長為K12科技教育巨頭。

艾誠:為什麼沒有躺在之前兩家成功上市的教育公司的基礎上繼續做人工智能呢?你換了3個平台。

栗浩洋:其實每個企業的基因都是不一樣的。一方面當然是要突破創始人的思維,另外一方面是組織慣性。

艾誠:不過你在教育行業的這三次創業時有一個共同的規律,不管是原來的昂立,還是現在的松鼠,都非常精準聚焦在K12這個人群。

栗浩洋:對,K就是kindergarten,從幼兒園一直到12年級,就是中小學。

艾誠:這一段教育也稱之為基礎教育。我們發現K12很多都是基礎知識,還有伴隨着很多考試測評。那麼針對這一部分需求,中國市場上出現了很多教育培訓類的企業,我相信松鼠Ai 1對1也是其中一隻強勁的黑馬。那為什麼是K12?為什麼一直是K12?

栗浩洋:K12領域里的教育其實是最痛苦的一種狀態,教育資源十分不平衡。其實教育能夠被改變,通過人工智能去打造一個超級老師,它比任何一個老師都優秀,然後讓每一個孩子都能享受到最好的老師。我覺得這就是我的夢想。

艾誠:但是很有趣的是,你的創業經歷中拐過兩次彎兒,早期的一次社交和一次遊戲,這兩次都以你創業失敗而告終。那如果站在今天,作為松鼠Ai 1對1,你全心全意再回歸到教育,再回歸到你一直堅持的K12教育行業,這兩段失敗能給你提供什麼樣的教訓嗎?

栗浩洋:那真的是收穫很大。我覺得做事情要順應時勢,你做得過於超前的話,有時候可能會真的是翻倒在浪中。其實我們自己在做的時候,

過於輕視問題和壁壘了,所以對競爭和壁壘,當時思考得不夠深厚。其實我們做人工智能教育也一樣,這是一條艱苦的賽道。

松鼠Ai 1對1的基因革命

栗浩洋有星辰大海,也有理想和瘋狂。

對栗浩洋來說,可以為了贏得一位全球人工智能頂級專家Tom Mitchell(湯姆.米切爾)的加盟,專程飛去美國匹茲堡深談9個小時,甚至給對方展示松鼠Ai 1對1的盡調報告和打款憑證;可以為了搞懂AI,每天強迫自己研究原先完全空白的機器學習、神經網絡、複雜函數之類的文章和報告,然後抱着奶茶抓住所有可以討論的人討論相關問題;也可以每周自己去看一線產品,親自打電話給學生家長做調研……

他深知每個賽道都是“生人勿進”,都是當下創業環境里最“血雨腥風”的生態。他極盡瘋狂般的偏執,不想讓自己的星辰大海成為資本炮灰。

但實際上,還是有很多人對AI教育持質疑態度。從孔子創辦私學再到柏拉圖創立阿加德來,人類文明幾千年來的知識傳承,都是現實里的老師教給學生。松鼠Ai 1對1採用的是線上線下打通的商業模式,用運用進化算法、神經網絡技術、機器學習、圖論、貝恭弘=叶 恭弘斯網絡、邏輯斯蒂回歸模型、知識空間理論、信息論、貝恭弘=叶 恭弘斯理論、知識追蹤理論、教育數據挖掘、學習分析等多種AI技術,打造出K12全科課外輔導智能系統。

面對質疑,栗浩洋多說無益,因為實踐才是攻破一切疑慮的最好方式。松鼠Ai 1對1是線上AI講師結合線下班主任老師的混合教學,顛覆以往教育模式的同時,通過對學生學習過程中多維數據的全方位評估,最大化提升學習效率。這是栗浩洋的手中王牌,也是松鼠Ai 1對1的基因革命。

2017年起,松鼠Ai 1對1被創業邦評為“人工智能創新公司50強”,斬獲Venture50“中國最具投資價值企業50強”稱號;2018年,入選全國教育科學“十三五”規劃重點課題,並榮獲科研成果一等獎;2019年,入選億歐中國教育行業創新力指數TOP30,榮登“全球獨角獸企業500強”,2020年在央視315晚會作為行業優秀代表企業被表揚,入選斯坦福商學院案例等。

5年時間,松鼠Ai 1對1從最初僅有的十幾個科學家,到如今的2萬餘名員工,全國線下校區開到了3000多家,實現了付費學生從3000多人,到如今高達27萬人。

艾誠:我發現一個很大的數據變化,付費學生從2018年的3000多人到2020年一季度高達18萬人,這有60多倍的增長。怎麼實現的?

栗浩洋:教育的效果和口碑。更多的家長開始理解了人工智能教育的理念。

艾誠:松鼠Ai 1對1的願景我看到了有三句話,第一句話是讓教育的效率提升5倍;第二就是免費幫助1000萬困難家庭的孩子;第三句,成為全球最具價值的公司。哪個是最重要的?

栗浩洋:第一個是最重要的。如果教育效率提升5倍的話,其實整個世界會有巨大的改變。

艾誠:我要恭喜你,我知道2020年三月份,在這樣一個非常艱難的疫情期間,松鼠Ai 1對1還被UNESCO,聯合國的教科文組織評選為促進高質量個性學習的一個人工智能獎。那麼您怎麼看待這個?

栗浩洋:我覺得能夠被聯合國給予一個獎項,就好像是得了教育行業的奧斯卡一樣,其實是很激動的。尤其是疫情過程中,聯合國不但給了我們一個獎項,還把我們作為一個經典的案例做到了全球的教育抗疫白皮書裡邊。在全球疫情的情況下,到底怎樣解決教育問題,那麼我們松鼠Ai 1對1這樣一種Adaptive(自適應)的教學模式變成了聯合國所選擇的一個典範案例,所以這也是我們很自豪的地方。

“我希望未來每一個孩子身邊,都可以有一個超級老師,他有牛頓的智慧,也有達芬奇的博學,還有馬斯克一樣天馬行空的想象力,這個超級老師會一直陪伴孩子、激發孩子最大的潛能。讓每個孩子都比我們小時候博學和聰明十倍、百倍。我們願意作為AI教育的播種者,佈道者,也許經歷風雨,但始終堅守每棵種子最初破土生長的理想,讓每個孩子成就更好的人生,這事兒真的很酷!”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立場。如有任何疑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中壢汽機車借款,平鎮汽機車借款免留車,利息低

※傳統典當業轉型新契機,高雄當鋪不再走單一路線!

※認識上市股票及未上市股票差異在哪?

※急需用錢,手上有尚未到期的支票,該如何做台北支票借款呢?

※實體店面刷卡與線上刷卡換現金有何差異?

新北黃金借款合法優質老字號當舖

台中汽機車借款免留車,借款不求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