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在長租公寓里的人_台中當舖

被困在長租公寓里的人_台中當舖

※想知道屏東當舖老字號合法經營當舖在哪裡嗎?

大眾當鋪位於屏東市民生路3-17號,為政府合法立案,屏東當舖公會所認可的優質當舖

對於許多住在蛋殼公寓的人們而言,今年的冬天顯得尤為寒冷。

最近,因為資金鏈出現問題,蛋殼公寓爆發嚴重危機,致使房東的房租無法正常支付,進而引發大量租客被要求搬離居所的連鎖反應。

社交網絡上,充斥着大量普通租客的求助信息,而他們中的大部分,都是在大城市辛苦打拚的年輕人。

圖源微博

也有少量租客能夠遇到相對溫和的房東,但這畢竟只是少數。

圖源微博

2020年1月登陸紐交所的蛋殼公寓,是過去幾年長租公寓快速發展進程中的頭部玩家,也因此,蛋殼暴雷產生的影響尤為嚴重。

而事實上,自今年5月以來,杭州、成都、上海、深圳、廣州等城市多個長租平台相繼暴雷,據房天下盤點,截止2020年8月,全國暴雷公寓預計達15家。

「資本偵探」所處的租客維權群里显示,暴雷的長租平台涉及深圳小鷹、愛租、城城、廣州城璞、上海寓意、嵐越、杭州城城、成都悅冠等,租客年付租金大多在3萬-9萬元,許多平台涉及金額高達上億元。

長租公寓出現暴雷潮並非沒有徵兆:許多長租公寓為擴大規模,或者心存卷錢跑路,以高收低租模式大量收取閑置房源,通過低價吸引租客,很快因槓桿失控導致資金鏈出現問題,繼而暴雷,無法給付房東租金,導致交了租金的租戶面臨無家可歸的風險。

危機之下,租客、房東雙方在向平台討伐未果后,彼此形成對立關係:部分租客遭遇了來自房東強制停水停電的驅逐,陷入恐懼之中;故事的另一面,已經承擔租金損失的房東們也各有苦衷。

困局之中,沒有人是贏家,而更為無奈的現實是,這個困局似乎難尋解藥。

01

口述人:徐女士

租房地:深圳
房齡:3個月

房東一家五口人找上門來,堅稱我被租房平台騙了。

9月中旬,房東一家五口突然找上門來,我當時有點困惑,之前也並沒有和房東打過交道,他們怎麼會找上門來。打開門后,房東問我,這個房子是不是從誠誠找房上面租的。得到我的確定回答之後,房東說,我被騙了,他已經兩個月沒收到租金了,現在懷疑這個平台要跑路。

後來我才了解到,這個平台每月都會延期給房東打款,每次房東都得以各種方式催款才能拿到,但是最近兩個月,房租一分錢都沒收到。國慶假期后,房東再次跟我說沒有收到房租,並且他態度強硬,說如果再過一個月還沒有收到房租,就直接收房。

房東要求收房的依據是他和誠誠簽的合同里明確寫着,房東沒收到房租滿三個月,誠誠方違約合同自動解除。因此房東認為自己是有權收回房子,同時一直強調是我被平台騙了。

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是自己完全是上當了。

我最開始租房的時候,是看到到誠誠找房工作人員手裡拿着與房東簽的資產委託合同以及房東的房產證,相信這個房子是房東委託給誠誠找房來出租的。因此,我相信這個交易是真實的。

誠誠工作人員提到,年付租金比較便宜,我就以年付價格租住,同時也認為,是房東授權誠誠這麼收租金的,年租金也會一併給房東。但是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也是後來才了解到誠誠以高房租從業主手裡收到房子,以月付方式付給房東,然後從租客手裡以較年付低的價格收取租金。

當時我對租金也有顧慮,這個價錢確實比市場價便宜。但是誠誠的工作人員說,是因為疫情期間房東房租無法租出,因此願意以優惠價格早日出租。

我在一個群裏面看到我的房東和其他同樣遭遇的房東一起相互“討教”如何收房,比如停水停電,如果實在不行就每天上門趕人,我是帶着女兒住在這裏的,現在很擔心房東會上門直接收房。

房東態度很強硬,一點都沒有協商的餘地,明確就是要收房,沒有要共擔損失的意思。他還一直說是我被騙了,想把所有的損失轉移到我身上,讓我一個人承擔。

但是我覺得不會就這樣搬走的。我才住了四個月不到,我也沒那麼多錢再租房子。後來聯繫平台,工作人員回復稱可以幫忙換房,但是我認為就算答應換一個地方住,還是會有很大概率遇到這樣的問題,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現在我不同意搬走,如果我走了房東和平台都無法聯繫上,那我的錢怎麼辦?我擔心有更大的損失。

更讓我擔心的是之後租房該怎麼辦:我這個房子是在在58同城上找的,當時看了很多房子,基本上都來自這些同類型的長租公寓平台,差不多已經是垄斷的狀態。而且我租的上一套房子是通過小鷹找房,這個平台在不久之前也暴雷了,我擔心之後租房還會遇到這些長租公寓平台。

02

口述人:丁先生

租房地:深圳房齡:4個月

房東拆掉水表閥門,剪掉電錶電線,並且警告物業不準給我開門。

長租平台小鷹暴雷的消息,是房東告訴我的。

國慶假期前幾天,房東給我發微信說兩個月沒收到房租了,要求我在國慶假期之後(10月9日之前)搬出去,到時候會來收房。我當時聽到很震驚,其實兩個月之前有看到杭州的長租公寓暴雷的新聞,沒想到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我身上。

最開始在豆瓣上看到這個房子信息的時候,我認為完美符合我對租房的的美好想象:戶型不錯,適合我和女朋友兩個人居住,陽台很大,貓有充足的活動空間,離上班地方近等等。

其實簽合同的時候還是有點猶豫:小鷹找房的人說租金是以低於市場價的4060元月租,並且年付,同時我有看到小鷹找房與房東簽的合同給付的租金是5800元。也就是說小鷹找房以這個價格租給我是完全掙不到錢的,甚至是虧本的。

但是小鷹找房後來的解釋打消了我這些疑慮。小鷹找房工作人員稱,自己平台已要求業主承擔45天的空置期費用,同時提供了房東的房產證、與房東簽訂的合同等合法手續。我後來也覺得平台會將收來的錢做其他方面投資進行盈利,就答應以年付方式租下來,付了5萬3千多元。

沒想到,一切解釋現在都被證明是無效的。平台暴雷后,我嘗試跟房東积極溝通,希望房東先去跟平台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房東情緒激動,不回微信和電話。隨後房東開始想盡一切辦法趕我走。

房東先是斷水斷電,我找來物業和派出所來出面調解暫時恢復,但是之後又開始斷水電,反覆多次。更過分的是,房東拆掉水表閥門,剪掉電錶電線,並且警告物業不準給我開門。期間房東態度惡劣,拒絕跟我調解,甚至言語威脅。我還看到一些房東群裏面的人在相互支招如何趕租客走,明明是平台的過錯,現在卻變成了房東和租戶的矛盾。

我當時很氣憤,認為我與小鷹找房簽訂了合同並付了一年的房租,我有權繼續住在房子里,因此不願意搬走。但是沒有水電影響正常工作和生活,還要每天提心吊膽地擔心房東有什麼過激行為,我只能帶了一些隨身東西,將自己的兩隻貓寄養在朋友家后,無奈地離開房子暫時租住在隔壁小區。

目前,我有去找平台看那邊的解決方式但是並沒有得到明確的答覆。還在跟房東協商,我理解房東也有壓力,需要租金還貸款,願意以現在房租一半的價格繼續住,但是房東並不接受,反覆說你到底搬不搬走。現在這件事已經讓我精疲力盡,給工作和生活帶來很大影響,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03

※找尋台中合法借錢,合法經營的台中當舖在哪裡?

多年秉持著誠信原則為經營理念,以正派經營、專業、負責、積極的態度服務每一位客戶,永欣結合擁有跨領域的專業、借貸、金融、稅務等相關專業知識

口述人:蔡女士

租房地:廣州 房齡:5個月

平台推卸責任,現在房東和租戶不追責平台反而彼此互掐。

大概10月中旬,房東突然找上門來說已經很久沒收到房租,要求我們儘快搬出去,我才知道我的租房平台暴雷了。

受訪者供圖

第二天,我就去到平台位於廣州CBD珠江新城的辦公室討說法。到了那邊發現有很多同樣遭遇的業主和租戶,已經將平台辦公室圍得水泄不通,還有警方和街道辦的人在場。當時我看到他們辦公室已經空了一大半,只有零星幾個員工,有的員工說自己也有兩個月沒拿到工資。

現場平台員工稱,平台沒有倒閉跑路,只是現在沒有錢。他們還說,平台可以和業主還有租戶解約,具體方案是平台和業主雙方無責解約,對於租戶,平台同意退還租金和押金,但是要從今年12月份開始退款,分6期退完。

我覺得這個解決方案是很沒有說服力的,平台並沒有證明到了12月就有錢來退還給大家。現場好幾個租戶情緒比較激動,也對這個解決方式不滿意,工作人員只是在安撫,然後引導登記。

受訪者供圖

我是今年5月和另外兩個朋友一起在豆瓣上發帖想租房,小鷹找房的工作人員加了我們的微信,帶我們看房,最後確定了現在住的這間房子。

簽合同的時候,小鷹的人說租金年付的話可以優惠,我們三個人商量之後選擇年付一次性付了一年的房租大概6萬5千元。其實當時有看到月租金是5000元,了解到這個是低於市場價6000元的,但是有查到小鷹的公司營業執照等資質健全,也看到其跟房東簽的合同,同時房子所在小區也比較正規就沒太懷疑。

我是後來跟房東接觸才知道,小鷹是以每月6580元的價格從房東那邊租過來的,高收低租就不是很健康的模式。

房東最開始態度很強硬,說平台暴雷跟他無關且不是他的責任,只想讓我們搬走,好把房子收回來繼續出租,這樣房東的損失才能降到最小。後來,我和我另外兩個朋友選擇搬出去,儘管會損失一筆錢但是我覺得繼續住在那個房子里也不現實,每天回家也會擔驚受怕,所以和房東說了會儘快搬走。

我認為這件事是平台的問題,但是平台推卸責任演變成了房東和租戶的矛盾,雙方形成對立關係,現在房東和租戶不追責平台反而彼此互掐。

我想過要起訴平台,從法律渠道追討租金和押金,諮詢了律師朋友,普遍說法是這件事可以走訴訟且勝率很高,但是能從平台拿回欠款幾率很低。現在我只能重新找房,但是很明確不會再找長租平台租房了。

04

口述人:張女士

租房地:上海 房齡:1個半月

我現在只能安慰自己“畢竟只是騙了錢,人沒事”。

因為換工作的原因,今年8月我重新租房,入住不到三個月,事情就發生了,現在我成了浩蕩長租公寓受害者中的普通一員。

10月11日,房東找上門來說沒有按約定從格寓那邊收到9月的房租,問我能不能聯繫上他們。我趕緊聯繫與我簽合同的那個平台工作人員,但是他已經不接電話也不回微信。

我簽約的長租公寓平台叫格寓,與它簽約並不是有意為之。

找房最開始,我在安居客上面瀏覽房源挑中了我租的那個房子。其實房源信息上備註的是個人房東,所以我以為是房東直接出租,但是看房的時候發現是上海格寓物業的工作人員帶着看,他稱房東已經將房子委託給他們出租,其實格寓就是上海的一家長租公寓平台。

簽約之前我也有顧慮,因此格寓的人給我看了與房東簽的資產委託合同和房產證,然後我也在網上查到格寓有正規營業執照,我就相信了這個交易是真實可靠的。另一方面,格寓的租金也讓人動心——格寓的工作人員提到,房子租金是每月3000元,但是年付有優惠租金可以降為2600元。

工作人員解釋,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格寓的房租之所以比市場價低,是因為他們是新公司要擴大市場以及房東提供了1個月的免租期,所以我沒多想就簽約並付了1年房租3萬多元。

剛住進去不久,9月我就聽聞另一家長租公寓平台寓意暴雷,也知道了高收低租的模式,因為擔心自己也遇到類似情況,就諮詢了相關律師,得到的答覆是如果有房東委託書,是可以放心住在公寓里的。但是現實顯然沒有這麼美好。

平台暴雷后,房東跟我說如果一直收不到房租,我肯定要搬走,但我認為,格寓暴雷,我跟房東都是受害者應該平攤損失,不能只讓自己一個人承擔,但是房東並未理睬。

後來我又退了一步,跟房東協商可以重新以每月2500元(市場價3000元)的租金繼續租住,多承擔一部分損失,但是仍未與房東達成一致。

目前,雖然我的房東還沒有強制趕我出去,但是我擔心之後房東也會採取措施。

我現在加了好幾個租戶維權群,認識了一些有相同遭遇的人,他們有的遇到房東斷水斷電等暴力收房,也有剛剛大學畢業的學生一入社會就身陷其中,大家一起在群里傾訴問題,相互提建議和抱團取暖。我們都是外地人,在上海工作都不容易,有時候安慰自己畢竟只是被騙了錢,人沒有事,但是也會很氣憤為什麼被騙的是我。

05

口述人:李女士(房東)

租房地:深圳

我們也有自己的苦,我希望大家能有同理心。

我是從9月份開始就沒有收到小鷹找房的房租了。

8月底我將房子租給了小鷹找房平台,然後正常9月底應該收到第一筆租金但是並沒有如約收到,小鷹工作人員回復說國慶放假節后就可以收到。但是我等到國慶假期之後仍沒有收到,然後聯繫當時簽約的工作人員,他說自己也不了解,詢問了領導並未回復。

緊接着陸續在一些微信群,我聽到很多房東和租戶議論這件事情,才了解到平台可能是暴雷了。然後我去找到租戶跟他們去說這件事情,但是溝通並不太順暢。

租戶更多是在訴苦,說他們是剛畢業的大學生沒有錢,搬出去就沒有地方住了。我同情他們但是我也有自己的苦衷,疫情影響下我的瑜伽工作室倒閉了,我是單親媽媽還要養自己的女兒和家裡長輩,租金現在是我主要的收入來源了。

我理解平台暴雷,房東和租戶都是受害者,誰來承擔這個損失都不合理。如果租戶他們願意協商,我也願意溝通,但是現實的金錢損失面前我還是要做出取捨——如果小鷹繼續不給房租,住在我房子里的租戶必須搬走,我不能沒有錢去撫養自己的孩子。

我最近在想為什麼我通過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在深圳安了家,為什麼要被這樣對待。

過去幾年通過努力工作,我攢了一些錢於是買了一套房,近期房子完成交付。我買的這套房子距離我的孩子上學有點遠,考慮到這個我打算將房子租出去,然後在女兒學校附近租房住。

我是一個單親媽媽,自己又要工作還要照顧女兒,精力有限,然後就想到將房子交給長租平台代替租出和打理,我之前聽到了別的平台暴雷的事件,求小鷹不要以年付租出,我個人也沒有以很高價格租給平台,認為他們是有利潤空間,然後答應簽約。小鷹找房的工作人員給我做了很多保證,比如會按時月付房租等。沒想到事情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並沒有仇恨租戶,但是現在房東和租戶的對立關係很嚴重。在租戶眼中,我們似乎很強勢,由於手裡握有房子的主動權,處於這個事件中優勢的一方。但是我們也有自己的苦,而且不可能在租戶面前訴說,我希望大家能有同理心。

其實還是希望事件能有好的結果,不希望有人鑽法律的空子。

【本文作者郭凡瑜,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資本偵探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什麼是刷卡換現金?手續費又該如何計算?

全省皆可刷,手續費最便宜,不怕您比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