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搞垮了蝦米音樂?

誰搞垮了蝦米音樂?

即便你沒有用過蝦米音樂,這两天也一定看到了它的訃聞。

起因是上周日,微博認證為“前華納音樂/環球音樂中國區市場總監”的用戶發微博稱,他聽說蝦米要關閉了。

同時,一些關於蝦米音樂將執行人員變動,團隊面臨解散的消息也不脛而走。而此後,阿里巴巴的一句“不予置評”,更是讓大家最後的希望破滅。

一時間,微博上聽取“爺青結”聲一片。

爺青結,是“爺的青春結束了”的縮略說法。

要不是這麼多不舍蝦米音樂的發言佔據輿論,這隻蝦米,其實早已隱匿於汪洋之中了。

01“你感傷的眼裡,有舊時淚滴”

世紀初的音樂軟件市場,群雄逐鹿。

誕生於90年代初的千千靜聽是在数字化音源流行起來以後誕生的第一代音樂播放器,幾乎算是那個年代的裝機必備軟件。

04年,以酷狗音樂為代表的P2P音樂軟件面世,可以將所有用戶下載的音樂文件全部整合到主服務器上。

從此用電腦聽歌再也不需要全網去找文件,然後下載到本地。“在線音樂”的時代就此到來。

05年,QQ音樂誕生,依託QQ“社交之王”的背景,迅速佔領了市場。同年,酷我音樂盒面世,首先引入了主播電台、音樂視頻等更加多元化的音樂功能,深受用戶喜愛。

被“後浪”拍的奄奄一息的千千靜聽06年被百度收購,後來改名叫百度音樂,後來再改回千千音樂,最終也沒能重現往日輝煌。

也是在06年,一個叫Emumo的小網站,也就是蝦米音樂的前身,悄然興起。

雖然在那個版權意識和監管都很淡薄的年代,大家的音源都是盜版,但當時的Emumo,已經通過它的名字 – “Earn Music & Money” – 傳達了它想讓音樂人“都吃飽”的夢想。

在其他平台還在想盡辦法的拉攏熱衷於免費音源的用戶的時候,蝦米已經推出了付費分享的功能,鼓勵獨立音樂人上傳原創作品,供用戶付費欣賞。

但即便是在付費去廣告、付費點播逐漸被大眾接受的現在,付費聽歌,依舊讓許多人覺得莫名其妙。可想而知在10年前,聽歌付費的模式直接把投資人勸退了,實在很好理解。

不過,蝦米的異軍突起是因為它的另一個特別之處——更專業,這也使得蝦米即便在10年後的版權大戰中失勢,也還是有一群死心塌地跟着它的樂迷。

“專業”、“小眾”是蝦米音樂的兩個標籤,也是蝦米音樂神壇的地基。

用網友的話說,蝦米音樂是愛樂人聽歌的軟件,網易雲是普通人聽歌的軟件,而QQ音樂的受眾,我這麼說吧,得他們者得天下。

蝦米依靠用戶上傳、完善內容,“用愛發電”發出了一個音樂百科的稱號。不僅音樂風格分類更細、更准,而且覆蓋了很多小眾音樂人和音樂作品,尤其是其他平台鮮有涉獵的,比如黑金屬這樣的音樂風格。

同時,蝦米還有最多且全面的音樂人介紹、專輯信息,一些傳奇歌曲比如《加州旅館》,連創作背景都有中英雙語的介紹。

尊重音樂人的權益,讓音樂人能用自己的音樂賺錢,是蝦米的初心。

諷刺的是,蝦米的用戶站在鄙視鏈的頂端為蝦米想讓音樂人吃飽的理想主義搖旗吶喊,但真的讓他們給錢的時候,都作了鳥獸散。

手握2000萬用戶的蝦米,付費用戶不足千分之五。別說花錢鼓勵獨立音樂人,補償非法上傳版權費的錢都拿不出來了。

2013年,蝦米決定做一個識時務者。蝦米的創始團隊從阿里出走,最終帶着蝦米“榮歸阿里”。

也是這一年的1月,網易雲橫空出世。網易雲把自己定位在了蝦米音樂和QQ音樂的中間,既用重金吸納了一批專業音樂人入駐,同時對其他風格的音樂也不那麼較真,能接上地氣。

到2015年,只有2歲的網易雲已經躋身了主流在線音樂軟件行列。

而後,隨着國家“最嚴版權令”的出台,音樂軟件正式成為了有錢人的遊戲。

16年,騰訊收購了酷狗和酷我。在線音樂市場進入了阿里、騰訊、網易三足鼎立的時期。

漸漸的,市面上曾經五花八門的在線音樂軟件,正如《睡在我上鋪的兄弟》歌詞中“你曾經問我的那些問題”,如今已沒人問起。

看到這裏,你可能有點疑惑,為什麼這篇關於蝦米音樂的文章中,處處引用了高曉松創作的歌詞?

那是因為,蝦米音樂,以及連訃聞都沒有得到的天天動聽,正是死在了這位“專業樂迷” 的理想國里。

02“那唱歌的少年已不在風裡面,你還在懷念”

從2010年開始,在線音樂在中國市場開啟景氣周期,2016年在資本市場的炒作下熱火朝天。

坊間盛傳,網易雲的部分功能,比如“猜你喜歡”,包括之後使網易雲一戰成名的“評論區”,都是用爬蟲照扒的蝦米音樂。

對於這點,網易雲的產品經理不置可否的說:音樂軟件都是大同小異,互相借鑒很正常,核心競爭力還是版權。

這句話,可以說直擊了蝦米音樂的靈魂深處。

即便是擁抱資本,在16年的版權大戰里,蝦米音樂還是沒能打過QQ音樂和網易雲。

唏噓的是,在蝦米剛加入阿里的2013年,曾與騰訊發動過一次版權大戰,而且贏了。蝦米成功拿下了周華健所在的滾石唱片、SHE所在的華研國際、五月天的相信音樂,甚至差點把周杰倫的傑威爾拿下了。

一時間,阿里掌握了超過60%的華語歌曲的獨家版權。

這“一時間”結束於什麼時候呢?

2015年,蝦米和天天動聽合併成為阿里音樂,由高曉松出任董事長、宋柯出任CEO、何炅出任首席內容官。

阿里背書的音樂平台,即便是像QQ音樂和網易雲一樣老老實實的收購版權,搞會員制,也不會活的太差。

但音樂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應該有詩和遠方。2016年,志在宇宙的高曉松,高調推出了由天天動聽改版而成的新產品——阿里星球。

這個星球的定位是“在線音樂交易全產業鏈平台”,聽起來很懸乎,但結合高曉松曾說過的“馬雲說要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那我說‘要讓天下沒有難做的藝人’吧。” 其實就很好理解了 – 阿里星球,就是一個音樂版的淘寶,音樂人在上面“開店”,賣自己的音樂作品,周杰倫來了,還能給他開個天貓旗艦店。

同時,畢竟號稱“全產業鏈平台”,阿里星球上還可以購買到音樂製作、詞曲成品、場地租賃、廣告宣傳等音樂專業服務。

或許這個部分,正是被質疑沒有什麼音樂背景的何炅得以出任首席內容官的原因 – 除了是“人脈王”之外,何炅常年巡迴演出舞台劇的經驗,也使他比純粹的音樂人擁有更多的商業合作經驗和演出場地資源。

對這個星球,高曉松的願景和承諾是:3個月後將誕生全球音樂產業最大平台。

而這個願景的背後,是“天天視聽”這個功能菜單,在阿里星球App中的邊緣化;

是“聽音樂”這個功能,在阿里音樂的邊緣化;

是只想聽聽流行歌曲的用戶,在高董事長心目中的邊緣化。

這個願景,做音樂的人有沒有買賬無從知曉,反正聽音樂的人完全不買賬。

要說這個產品有多失敗,一個側面的證據是在“天天動聽”經過一個升級搖身一變,成為“阿里星球”以後,網上湧現了不少如何將這個APP“恢復歷史版本”的教學貼。

16年底,根本還沒轉起來的阿里星球,下線了。打開阿里星球(原天天動聽)的app,只剩一句引導下載蝦米音樂的宣傳語和彈窗。

曾手握2億用戶的天天動聽,連搶救一下的機會都沒有獲得。

阿里星球的草草下線和後來“升任”阿里娛樂戰略委員會主席 – 約等於被架空了的高曉松,都已無法挽留從蝦米和天天動聽出走的大量用戶。

可一代音樂才子高曉松,甚至加上宋柯,怎麼就連個音樂軟件都盤不活了?

大概是因為高曉松到阿里音樂走馬上任的時候,頭銜早已不是“高才子”,而是“高公知”了。

高曉松在加入《奇葩說》伊始,就在海選現場怒懟了清華新聞傳播學博士畢業、即便在清華校園中都是有名的“別人家孩子”的梁植。

他說:“一個名校生走到這裏來,一沒有胸懷天下,二沒有改造國家的慾望,你覺得你愧不愧對清華十多年的教育?”

一番言論懟的梁植啞口無言,尷尬退場。網絡上也對這番言論反響激烈,圍觀群眾直呼“內行”,名校生人人自省“我是不是在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高曉松的言論也被拿來跟羅馬共和國時代集大成的思想家西塞羅作類比,西塞羅著名的“自由教育論”,也主張不以謀生賺錢為目的教育。

但後來西塞羅的“自由教育論”為什麼沒能持續偉大呢?可能跟大家發現他生下來就繼承了幾百個奴隸,卻老跟別人說“美德就是你的資本”有關。

把高曉松的“名校輪”照搬到他對阿里音樂的運營上來,也完全可以解釋無可挽回的用戶流出 – 做音樂軟件應該胸懷整個產業鏈,有改造音樂生態的慾望,而你只用我的軟件聽歌,你覺得你愧不愧對音樂?

大量的用戶當然是“愧對”的,於是他們只能選擇卸載了阿里星球和蝦米。

做公知要號召大家聽“遠方的哭聲”,可做產品要解決的是C端的需求。二者終究是無法共情的。

而高曉松甚至沒能像他在《奇葩說》的“後輩”羅公知一樣,在“臭奸商”的罵聲中肆意生長。

因為逐漸開始不斷的被其他更有權威性的公知挑戰(陳平在糾正高曉松講解的美國歷史時,只稱高曉松是“傳媒界的一個評論人”),逐漸被冠以了“歷史製造機”稱號的高曉松,以非常慘烈的姿勢跌落神壇。

03“開始的開始, 是我們唱歌。最後的最後,是我們在走”

在由格隆匯籌辦的一次公開活動上,寧德時代的IR經理曾向格隆匯透露過關於華為、長安、寧德時代合作項目的部分細節。

當高曉松一門心思撲在阿里星球的建設上時,地球正在發生什麼呢?

騰訊和網易正為了收購更多的版權急的焦頭爛額。

16年走到尾聲的時候,騰訊對華語在線音源的版權覆蓋率達到了90%,而曾經有60%獨家(獨家!)版權的蝦米音樂,版權覆蓋只剩下20%。

你可以說,QQ音樂上都是口水歌,充斥着低質量的音樂作品。可是它的歌多。

你可以說,“網抑雲”這個梗出了圈,是因為很多人在評論區無病呻吟。但是它的歌多。

你可以說,蝦米依舊堅守着“專業” – 擁有質量更高的音樂人和作品,手機錄製的cover作品是不可能在蝦米上出現的。但是大量蝦米提供了詳盡中英文雙語介紹的音樂作品,變灰了,不能聽了。

蝦米面對用戶為什麼不加入版權大戰的質問,做出過這樣的回應:

對於行業來說,其實平台之間真正的互通與合作才能帶來更繁榮的發展。當大家摒棄了對版權的狂熱,轉向一種常態的版權購買。在維護版權的同時,也能拿出更多的精力來搭建音樂環境,如加大對原創音樂人的扶持,加大對音樂文化的宣傳等。

現在聽起來,頗有一些沒有吃到葡萄所以說葡萄酸的意味,抑或是不受高董事長重視,根本沒有買到版權大戰入場券的阿Q發言。

我不知道是不是被樂迷推到了“鄙視鏈”的頂端,為了維持“人設”,蝦米只能放棄下沉市場。

我只知道,在QQ音樂和網易云為了麵包大打出手的時候,還能說出“我要理想”的蝦米,也只有餓死這一個下場。

【本文作者維多厲害呀,由合作夥伴格隆匯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讓走投無路的人有個正當的借錢管道,屏東借錢讓你安心借錢安心還!

※分期車能借貸嗎?別擔心!有車就可借!屏東借款,快速過件立即放款!

※試過信用卡換現金嗎?刷越多省越多?

刷卡換現金常見問題大解密

※找尋客票貼現快速諮詢服務?

支票貼現最高可借多少?

大寮汽機車借款不需繁鎖流程,一通電話立即貸!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