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曾經叫板馬斯克的人,現在怎麼樣了?_高雄當舖

那個曾經叫板馬斯克的人,現在怎麼樣了?_高雄當舖

※想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投資未上市櫃股票嗎?

未上市股票,又稱為報備股票,泛指不是在集中(上市)或店頭(上櫃)市場掛牌交易的股票。

11月14日(本周六)23:05,艾誠專訪何小鵬將於海南衛視首播,“學習強國”APP同步衛視直播:記錄小鵬汽車上市前3天,創始人何小鵬向艾問獨家袒露創業心路歷程。11月15日起,《艾問人物何小鵬》將陸續在艾問官網(https://iask-media.com/)、海南衛視官網(http://tc.hnntv.cn//index.shtml)、中國日報、環球網、芒果TV、小米電視、航美機場、抖音等平台陸續呈現,搜索“艾問何小鵬”觀看精彩內容,敬請期待!

2020年,在實體經濟的一片哀鴻遍野聲中,那些個造智能電動車的人卻像踩了油門一樣。

要知道業內兩大苦莫過於“錢難賺”“車難造”,前有賈躍亭上演“老賴大逃亡”,後有董明珠、熊續強接連踩雷,富豪造車夢碎的案例比比皆是,即便是國內行業先驅蔚來,1年前也曾創下過1.19美元/股這樣的歷史股價新低,徘徊在退市邊緣。

然而今年開年以來,10個月內蔚來的股價飆漲近600%,市值爬升至350億美金附近,是互聯網公司漲幅最高的;今年的8月27日,小鵬汽車在紐交所上市,CEO何小鵬與朋友們聚在一起緊盯美國股市,慶祝到次日凌晨4點;8月31日,馬斯克更是以1113億美元身價超越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成為全地球第三大富豪。

2020年,疫情催化了萬物互聯,資本快速湧入,供應鏈积極轉型,自研引領的汽車智能化變革加速。10月24日的“程序員節”這天舉行了“1024小鵬汽車智能日發布會”,董事長兼CEO發布了演講:“我們看到了電池每年的速度超過我在2017年全身心進入汽車這一行的速度,我看到的計算能力,當前超過了我所看到摩爾定律的變化。”

他還引用了蘭德·艾倫·K的話:“真正認真對待軟件的人,應該自己製造硬件。”

他就是今天的主人公——何小鵬。

(小鵬汽車董事長兼CEO何小鵬)

何小鵬VS 馬斯克

何小鵬跟雷軍是湖北老鄉。1999年畢業於華南理工大學計算機系,在外企幹了幾年後,與同事一起創辦了UC。那個時候,還是同樣搞互聯網的丁磊借給他80萬,以及免費的辦公室。

2004年,何小鵬與團隊合作創辦了UC優視,並推出了國民級應用UC手機瀏覽器。2014年,就像是一場夢,UC以互聯網史上最高併購價格賣給了阿里巴巴,37歲的何小鵬站在聚光燈下,財富騰空而起,成為當年新晉的億萬富豪。

買房、買車、酒精、遊艇,財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實現了,但何小鵬並不快樂。

雖然併購UC是當年中國最大的收購新聞,然而手機瀏覽器畢竟不是阿里巴巴的主營業務。在阿里的一次高管年會上,何小鵬從下午聽到傍晚,在充斥着關於支付、電商的討論中,“UC”這個詞只出現了一次。此外,何小鵬負責的阿里移動事業群、阿里遊戲,在當時的市場上也不佔領先地位。

雖然擁有了阿里巴巴提供的大辦公室,再也不用“蹭”丁磊的場地,何小鵬卻經常面色凝重地把自己關在裏面。空虛,焦慮,彷徨,他總是在打電話,找各種人談各種事,哪怕是歇着的時候也不安分。

2014年6月13日,特斯拉CEO馬斯克宣布公司採用開源模式,對外開放所有專利,這意味着更多公司可以加入造車。何小鵬在阿里內部建議做車,但並沒有如願推進下去。何小鵬按捺不住,於是他和李學凌等數十位互聯網人,以及多家風投機構投資創辦了小鵬汽車。

與貝寶(PayPal)被易貝(eBay)收購后,創始人馬斯克由於在公司內部的鬥爭中失敗而被逐出公司不同,何小鵬是主動放棄了過去的榮耀和高昂的薪酬,自己從阿里巴巴辭職的。

20多年前的大四畢業前,宿舍里有同學在打遊戲,有的站在宿舍陽台上聊天。何小鵬對黃榮海說:“我想要40歲的時候財務自由,然後就退休”。

當時黃榮海覺得財務自由遙不可及,沒成想真到了40歲那天,何小鵬已經實現財務自由3年了,可退休成了遙遙無期。何小鵬又對黃榮海說:“我覺得一個人這3點最重要,自我、家庭、事業。現在家庭、事業有了,我想要自我。”

2017年,何小鵬跟雷軍說自己可能要出來做汽車,在場的還有老朋友劉芹。雷軍提醒他:“這件事的失敗概率很大,今天的你已經不是一個無名小卒,肯定要自己很大的投入的。”

願意自己投多少錢?雷軍問。

何小鵬立刻說,一億美金。

2017年的8月29日,何小鵬剛從阿里離職7天,便全職上崗小鵬汽車。當天,何小鵬發了一條朋友圈:“創業一輪迴,苦辣酸甜咸,歸來仍是少年。”

艾誠:36歲,那何必再趟這個不搭嘎的,不連貫的創業曲線呢?這第二條曲線很難。

何小鵬:對我來說硬件是個全新的環境。

艾誠:所以就是不破不立。你得先跳下來,先跳到這個深淵裏面再往上爬,對吧?

何小鵬:從頭學。

剛創辦小鵬汽車那年,何小鵬比馬斯克創辦特斯拉時更有錢。做汽車6年後,在國內當下最有名的前3家新造車公司里,何小鵬已是自掏腰包出資最多的連續創業者。至上市以前,何小鵬已經給小鵬汽車投資了超過3.17億美金(約人民幣22億元)。

2018年的CES,面對艾問的鏡頭,41歲的何小鵬竟然拿出了初生牛犢不怕虎之勢叫板行業前輩:“埃隆·馬斯克?他比我厲害現在,但是未來我可能比他厲害。”

艾誠:但是如果實事求是的講,你覺得你跟Elon Musk的差距有多大?

何小鵬:我覺得我們沒有什麼差距,他是在他的領域,我在我的思考邏輯裏面。我們都在做一些出行的變革,會讓我們生活更安全、更環保、更美好。

他在Twitter上經常說我們不好,因為他不了解我們。換個角度,這也是中國自己的製造企業最後要用實力來認證,而不是用口。有句話叫,Easy to say hard to do。

艾誠:我覺得尊重是靠贏得的。就是我坐上你的車,我並不想恭維你,我真心覺得這是用了心的,動了情的車。可是小鵬這個名字起的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受爭議?

何小鵬:你看中國有很多的品牌實際上都是其他國家的名字,實際上在中國有大量海外的名字。可是福特、特斯拉是一個科學家的名字,博世也是一個人的名字,那為什麼將來不能出現一个中國名字的品牌走到全球去呢?我覺得如果用名字來做的話,品牌是一種信任,是一種責任。

何小鵬的底氣

“你們能不能搞一台車,到停車場后,一停它就kua、kua站起來,像變形金剛一樣自己走到停車位?”

※讓你借錢更容易,高雄當舖線上平臺,加line好友諮詢更快速!

高進積極培育品德學歷優良的從業人員,提供多元完善的服務與諮詢,藉以消除民眾對當舖業的刻板印象。

“你們能不能在車頂安一個升降攝像頭,停車的時候自動探出來?”

“你們能不能讓自動泊車更順暢一點?”

……

從2014年以來,何小鵬的天馬行空幾乎就沒停過,他想造出像“變形金剛”一樣的機器人汽車,他想生產出符合中國市場需要的最智能的汽車,儘管面臨着那意味着諸多挑戰。 

艾誠:蠻神奇的,做得好好的移動互聯網,你從阿里巴巴突然轉到這個賽道做汽車,這個軟硬件創業的過程,對你來講有6年時間了吧?2014到2020年,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何小鵬:太多挑戰了。我覺得不同階段不一樣的挑戰吧。當你原來對一個行業很了解,現在變成了基本上別人只是尊重你,但是不相信你,因為你是真不了解專業性。

我們以前互聯網裡面沒有介入到製造,沒有介入到品牌,沒有介入到這麼貴的銷售,沒有介入到售後跟服務,我們只介入到運營和用戶,所以這裏面學習的挑戰非常多。如果沒有這麼多員工、同學們的支持,沒有這麼多我們的客戶支持,真的是走不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

從互聯網的“前浪”變身成智能汽車的“後浪”,並不是行業的延伸,而是蝶變。作為跨界創業者,在他看來,互聯網造車的定位要從工程師維度轉換到用戶角度,讓一個傳統製造與研發的團隊互聯網化,甚至實現從軟件到硬件的自主研發,這其中的路還很長,他要做的還有很多。

2017年,小鵬汽車百億級生產基地落戶肇慶市區,一、二期總投資100億元。小鵬汽車的自建工廠是國內唯一一家既有自生產資質又有代工廠的新造車品牌,完全自主設計和開發了全棧式的自動駕駛技術和智能語音車載系統,包括動力系統和电子電氣架構。與之同時,在核心硬件層面也實現了全面自主化——它是造車新勢力中唯一一家同時研發電池管理系統(BMS)和電池包的企業。

招股書显示,近兩年,小鵬汽車投入到研發的金額高達37.5億人民幣,也是說有43%的員工,1600多人身處研發崗。對此,何小鵬輕描淡寫地表示了這個比例在此之前的誇張程度:“以前接近70%的人是研發,直到今年才變成43%。”粗略計算下來,那可是2600多人。

聲名四方的造車新勢力背後,是一次次的燒錢。

艾誠:投入巨大的資源、資金去做自主研發,你背後的勇氣來自哪兒?

何小鵬:中國有很多OEM廠商,我覺得主要靠的就是資源型,另外就是多生孩子好打架。我們做一個車實際上成本不低,起碼5到10個億,可實際上投5到10個億基本上是投到模具費用跟測試費用上。那我覺得我們要投到能夠滾動雪球的,能夠有積累的事情,包括有價值的研發、品牌、渠道,包括了客戶的口碑,這是一個長遠有價值的事情。

小鵬汽車的智能化究竟是什麼?

艾誠:我覺得一直以來,中國造車新勢力其實是備受質疑的,因為持續燒錢,持續虧錢,為什麼在2020年這個時刻,兩國關係如此微妙的當下,小鵬受如此青睞背後的本質原因是什麼?你有想過嗎?

何小鵬:在三個月前,實際上絕大部分人還是不看好這個賽道,是特斯拉讓很多人相信這個賽道是未來。

艾誠:所以你要感謝Elon Musk,因為他的股價業績一路高升。

何小鵬:對,我覺得今年開始,這個未來在幾個月前就已被最頂級的投資人看到,所以他們開始做工作,做調研,三個月後紛紛出手。因為他們出了手,才有更多人開始關注這個市場。 

“真想找一個苦逼的事情做,那還是去造車。”這話背後,何小鵬卻滿臉興奮。

團隊里的年輕人來自廣汽、上汽、寶馬、蘭博基尼等知名企業,每天擠在一個兩室一廳的民宅里研究智能汽車,每周三、周六下班之後都會去跟何小鵬碰頭。何小鵬此時就像一個“教父”,給這群人打雞血。團隊挖人挖不動,就帶着去見何小鵬,大家一起聊聊天,何小鵬開始大談智能造車的美好前景,最後,“這裏面大概有30%、40%是被我忽悠成功的。”

每每受挫,何小鵬就“瞎”勸:“正常,我年輕時候也這麼苦過”;每每開會,何小鵬就“瞎”想:“升降攝像頭和變形金剛。”

不過升降攝像頭的想法還是留下來了,幾年後變成了第一款車G3的重要賣點。關於變形金剛的設想,何小鵬後來還專門去問了兩個國外的名牌大學教授,對方回答,理論上行,但商業上沒有價值,實用上也沒有價值。何小鵬仍然不服:“想法先保留,並不代表以後不行。”

何小鵬堅信,智能汽車是未來。在研發P7的時候,有人將它對標特斯拉的model3,但小鵬汽車的目標從來就不是對標model3,而是成為B級轎車裡的NO.1。

艾誠:我有一個挑戰的問題是,小鵬賣什麼?小鵬汽車賣的就是它的智能化。但是難道一個手機廠商會說我天天賣的是智能系統嗎?智能汽車不就應該很智能嗎?這是我想向你拋出的質疑。

何小鵬:這是個很好的問題,我相信很多認為智能汽車是未來,而小鵬在中國的OEM廠商裏面,是把智能化做得最深、最早的一家公司,也投入非常大。現在開始有人認知小鵬是最智能的汽車,但是這個規模不大,我們要把它規模做得更大、更深,這是第一個事情。

第二個事情要做好的,就是我相信小鵬汽車在重新思考,當智能做好,軟件做好之後,軟件為什麼可以去產生數據的價值,數據產生更大的整個數據引擎的價值。

第三個事情就是說,當我們第三款和第四款車,後面的車你會看到,我們期望軟件正在改變硬件,新的軟件環境跟新的使用場景,硬件是不是也要產生變化?硬件產生的變化會導致硬件也產生巨大的變革,這些變革有的會使你的體驗變好,有的也會使你的採購成本下降,先行者一定要能思考,今天你的好和你的不好。

小鵬汽車招股書的第一頁寫着公司使命:“通過數據驅動智能電動汽車的變革,引領未來出行生活。”

智能、變革、未來,這些看似美好斑斕的背後都離不開資本的支持。那麼小鵬上市,投資人到底看中了什麼呢?

艾誠:您所代表的晨興資本(現更名為五源資本),從小鵬汽車的A輪到C輪都是非常主要的投資人和股東,那我想問您到底看好的是何小鵬作為創始人的競爭力,還是小鵬汽車的產品競爭力呢?

劉芹:我們投資的哲學就是投人,所以我們一定是因為何小鵬我們才投資這家公司的。從創業者的角度來講,我曾經也表達過,投給一些有企業家精神的人。怎麼來解讀呢?

第一,我覺得我們希望那些真正優秀的、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他的創業動機清晰而簡單,有時候顯得又傻又天真,願意干這么難,極容易失敗的事兒,這是一個很傻的決定,對吧?對這種又傻又天真的創業動機我們充滿了敬佩。

第二,我願意投資那些真的對未來有遠見的人,而且能把遠見變成公司的信仰,變成個人信仰,我覺得小鵬是這樣的人。第三,我覺得他具備領導者的魅力,能夠喚醒別人,能夠激發和召喚很多優秀的人才聚集在身邊一起干這個事。

最後一點,就是他對創業的風險充滿敬畏,而且面對真相,面對這些焦慮,勇敢地解決問題。其實面對真相,面對這些很難的事兒,需要巨大的勇氣。所以這四點我覺得都是我們在小鵬身上看到的優秀企業家的精神。

三年過去了,那個曾經叫板埃隆·馬斯克的何小鵬,如今似乎更加務實,也更加簡單,已經成功實現赴美上市的小鵬,心裏無時無刻想着的依然是他心心念念的產品。

艾誠:那這一次赴美上市,你認為是助力小鵬實現更好願景的最佳路徑嗎?

何小鵬:我覺得這也是個選擇問題,如果今天我們不好好去布局,我們2023年、2024年、2025年就很難給大家更耳目一新的產品。今天是在一個快速變化跟快速創新的行業裏面,不能用原來的產品邏輯,所以要敢於大踏步地向前,才有可能在下一個賽道做得好。

【本文為原創,網頁轉載須在文首註明來源(微信公眾號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轉載,須在微信原文評論區聯繫授權。如不遵守,將向其追究法律責任。】

※你在找尋鳳山支票貼現,鳳山當舖合法安全的融資公司嗎?

格尚當鋪汽車貸款,只要身分證及行照,立即辦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