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最後時光?遲到20月的去年財報巨虧27億

酷派最後時光?遲到20月的去年財報巨虧27億

 原標題:酷派最後時光?遲到20月的去年財報巨虧27億賣地借債求生

營收較2016年同比下滑58%。 

12月,對於老牌手機廠商酷派來說可能有點殘酷。 

12月6日,停牌超過20個月的酷派集團發布2017全年財務報告。酷派集團去年營收33.78億港元,較2016年同比下滑58%,年內虧損26.74億港元,同比減虧38 %。每股攤薄虧損0.53港元,這一数字相比0.72港元的股價頗為刺眼。 

雖然虧損較2016年收窄,持續下滑的營收依舊標明,酷派仍然在危險邊緣。2016年度以來,伴隨着賈躍亭的樂視風波,這家曾經國產手機四強的一員經歷控制人更迭、裁員風波、甩賣資產,不時被外界討論死期。 

作為中華酷聯的一員,酷派曾經風光無限。即使在進入智能機時代之後,在競爭激烈的國產手機市場上,酷派2011年至2015年仍舊實現持續盈利,2015年凈利潤更高達22.77億港元,第二年即急轉直下,出現44億港元的巨虧。 

酷派管理層對慘淡業績的解釋是,主要因業務重組、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競爭劇烈以及中國區域市場份額及銷量減少所致。2018年的手機市場上,各類榜單已無酷派的身影。偶爾的亮相,多是又賣一塊土地資產,或者與友商的商業糾紛。 

時間財經採訪到的幾位分析人士對酷派的未來亦不看好。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后盤和林告訴時間財經,“酷派在質量與用戶體驗方面都是有缺陷的,很難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崩潰邊緣

酷派業績的雪崩從2015年開始。2014年營收達到249億港元的巔峰,此後每年以接近腰斬的方式下滑,一路跌到本次公布業績的33.78億。

營收構成上,銷售移動電話和相關配是絕對主力,該項收入2017年為32.64億港元,佔總收入96.62%。考慮到2018年的國內手機市場,酷派基本已經默默無聞,如果仍舊以手機營收主體計算,2018年的營收腰斬的奇葩現象或將延續。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的營收中,來自海外的營收已經超過國內。不過對比往年數據可知,並非海外營收有多好,只是國內業績的降速更加迅猛,海外業績降速略慢而已。 

利潤方面的升降趨勢與營收有一定反差。營收下降的2015年,酷派取得凈利潤23億港元的歷史最好業績,此後的數據開始觸目驚心。2016年賈躍亭入主,當年歸母凈利為虧損29.86億港元,創下公司歷史上最大年度虧損記錄。 

再看看家底。凈資產方面,2015年酷派尚有有74.2億港元的,2016年腰斬到35.4億港元。2017年更是縮水到不到8億港元,短短兩年蒸發9成。如果這一減值速度持續,負資產指日可待。 

存貨及預付賬款等非流動資產方面,2017年相比前一年均減少超過10億港元,只出不進,說明業務萎縮的嚴重性。經營性現金流亦有同樣問題,2016年凈流出9億港元,2017年翻倍到凈流出18.3億港元。 

財報上透露的其他數據同樣發出危險信號。2017年酷派集團的毛利率為-9.43%,原因系虧本出售滯銷的存貨。期員工總數也從2016年底的4504人縮減至1421人,流失三分之二,證實了此前的裁員傳聞。

人員流失、存貨劇減、應收賬款萎縮、現金流凈流出,靠賣手機肯定是撐不下去了。酷派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掙扎求存

怎麼才能活下去?酷派在嘗試很多辦法。 

綜合財報及公開信息,傳統主營業務方面,管理層表示要將銷售重心放在高增長的海外市場。財報重點強調其在美國地區的銷售繼續保持增長,此前酷派已經在美國建立研發中心,在美國第四大電信運營商T-Mobile的整體市場份額排名第四。 

財報亦承認,美國地區的銷量貢獻及增長率有限,海外分部的整體營收2017年已出現同比超過20%的下跌。如果止跌回升,目前看不到答案。

5G浪潮之下,酷派表示2013年級開始積極參與5G終端的研發及測試。2017年還成立了人工智能科技中心,也嘗試追隨AI領域的風口。但這些還在燒錢階段的業務,對已經自身難保的酷派來說,有些畫餅充饑。 

其他的辦法,無外乎開源節流。節流方面,控制日常運營成本、與銀行協商貸款續期減緩流動資金壓力,常規操作未見亮點。重點是開源,酷派這方面動作頻頻:出售土地資產及物業資產、積極追討欠款、向同行發起專利訴訟、向主要股東貸款等。 

酷派陷入危機之初即有媒體報道,酷派創始人郭德英早年曾低價購入深圳科技園北區地塊,加上酷派信息港及東莞松山湖等地塊,所持有的土地價值近百億元。而酷派集團高管亦表示,酷派這麼多年積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產資源,會盤活這部分資源。 

賣地來錢最快,酷派行動迅速。財報显示,2017年,酷派靠出售地塊獲得人民幣4000萬元。2018年7月一個月之內酷派連賣兩個地塊:以1.18億港元的現金代價出售其位於深圳的投資物業;訂立協議以1.2 億港元的現金代價出售其一家全資附屬公司的80%股權,而該協議項下有一幅地塊。 

商業訴訟則是另一個開源要點。如果說與鎚子手機450萬元的尾款糾紛只是一場雙方高管變動產生的意外,與小米手機的兩起專利權糾紛,可能會是酷派以後的常規打法。 

公開資料显示,酷派已有1萬餘件發明專利申請,其中約有兩千多件獲得專利授權,這是酷派在目前手機業務進展不利下尚存的一些優勢。2018年初,酷派CEO蔣超公開表示專利運營也將是酷派今後常態化的業務內容。

今年5月和11月份,酷派向小米發起的兩起專利訴訟,索賠金額分別為5000萬元和1000萬元,目前兩起訴訟均未宣判,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飈認為,酷派“難以取勝”。 

即使專利訴求取勝,靠買專利為生在當先顯然還不具備現實條件。如果地皮賣完了,還沒能找到可持續的主營業務方向,酷派還能走多遠?(時間財經李拜天)

  聲明:轉載上述內容屬於廣告或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東方財經網的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負。

【其他文章推薦】

※專辦屏東汽車借款,免留車快速借貸平台

※有關台北機車借款,台北汽車借款貸款流程有哪些?

※更多中山區汽車借款,大同區汽車借款合法借貸公司一覽表

※公司車也能借嗎?辦理高雄汽車借款,高雄汽車借錢相關流程有哪些?

※懶人包!讓你更了解台北當鋪,台北汽車借款,台北機車借款,台北借錢相關借貸流程!

※有人試過刷卡換現金嗎?哪裡可刷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