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不做音樂夢了?_24小時當舖

阿里巴巴不做音樂夢了?_24小時當舖

台北免留車是最安心的借錢管道

台北華邦當舖不管個人小額借款、公司週轉、工廠借款、大額融資、汽車借款、房屋二胎、個人借貸、臨時週轉金、鑽石、珠寶、名錶、時尚精品等萬物皆可借貸。

剛剛過去的周日晚上,一則毫無徵兆的消息,攪亂了音樂圈的寧靜。

11月29日,微博認證用戶(前華納音樂/環球音樂中國區市場總監)相徵發布微博稱,“江湖傳聞,蝦米音樂將於明年1月關閉。” 據用戶@果殼放大燈稱,蝦米音樂主編和運營總監目前在北京開會,回去要執行一些人員變動。蝦米音樂很可能將要解散。

對於該則傳聞,截至發稿阿里巴巴官方暫無回應。

雖然在今日的在線音樂市場中,蝦米的存在感已經微乎其微,但對於長期關注音樂行業的人,以及蝦米的粉絲而言,“關閉”依然是一個極其令人遺憾的消息。

這與蝦米過往獨特的音樂社區氛圍、圍繞音樂人的精耕細作有關。自2007年創辦至今,蝦米的命運幾經變換,它本被寄託着攪動國內在線音樂格局的希望,但在一系列失誤之下如今已經淪為行業邊緣角色。

回顧過往,一切仍令人惋惜。

愛音樂的王皓與懂音樂的蝦米

提及蝦米,王皓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名字——儘管現在他早已遠離蝦米。

2007年,在阿里巴巴做了四年系統分析工程師后,王皓創建了蝦米音樂分享社區,第二年,蝦米網成立。

蝦米故事開始的起點,也是國內在線音樂進入高速發展的起點,2007年前後,一批在線音樂產品先後成立,彼時仍是PC互聯網的天下,因此在線音樂的創業故事多與播放器和盜版兩個關鍵詞緊密相連。

一眾音樂創業公司中,蝦米的存在頗為特別,這與創始人王皓的特點相關。 根據公開介紹,王皓從小喜愛音樂,大學期間學習應用电子專業,期間組過樂隊,創辦了“聲音網”論壇,一個杭州演出信息發布、音樂愛好者及樂隊樂手們交流的平台。

這份對音樂的熱愛被注入到蝦米,為蝦米賦予了發現好音樂、分享好音樂的靈魂,例如,用戶在蝦米總是能發現相對小眾而優質的音樂,蝦米的評論區討論也更多圍繞音樂本身,質量頗高。

構成蝦米獨特產品氣質的是一個個小細節,王皓曾在接受採訪時介紹,其對蝦米的產品設計做了非常多細小的規定,例如:

要求歌曲一定要按照專輯裏面的順序排列,而不是按智能順序或者是單純的播放熱度;

播放界面該显示歌曲的演唱者,而不是显示群星;

收藏的時候要不要下載,下載的時候要不要收藏。

在音樂推薦上,蝦米是“反智能”的,不會完全被数字牽着走。根據彼時報道,蝦米會將推薦權重向小眾音樂傾斜:“從數據統計來看,90%的用戶喜歡王菲,按照蝦米網的邏輯,既然大家都知道王菲,所以並不需要推薦,而那些被推薦的是大家所不知道的10%。在蝦米網近600萬的曲庫里,5000多個獨立音樂人的歌曲每天被聽的比例達到11%左右。一些音樂人從長尾尾部被一些聽眾發掘與推薦,最後一舉成名。”

正是基於對音樂的理解,誕生不久,沒有巨頭背景的蝦米便在行業內打出了自己的名氣,也吸引了巨頭的注意,很快,蝦米迎來了命運的第一個轉折點。

2013年,阿里巴巴收購蝦米,並成立音樂事業部,離職六年後,王皓再次成為了阿里巴巴員工。

儘管誕生之間蝦米身上的文藝標籤從未淡化,但王皓對音樂產業的認知非常現實,其在回歸阿里巴巴的第二年曾表示:“数字音樂市場這兩年會有很多的變化,會有點類似早期的視頻網站,未來會是一個大資本進入巨頭遊戲的時代,蝦米作為獨立音樂平台會比較危險,跟一些大的集團,大的平台在一起,會安全一些。

事實上,就在蝦米被收購前後,國內在線音樂版權戰已經顯露苗頭。此時正處於移動互聯網騰飛的起點,阿里巴巴的資源給了蝦米很大支持。公開資料显示,併入阿里巴巴體系的第一年,蝦米便與燦星達成戰略合作,啟動第二季《中國好歌曲》籌備工作。

此時,阿里巴巴對音樂產業也滿懷熱情。通過收購蝦米正式進軍音樂產業后,2015年3月,阿里巴巴將蝦米音樂和天天動聽合併組成阿里音樂。

阿里音樂成立當年,國內在線音樂遭遇最嚴版權令:2015年7月,國家版權局發布了《關於責令網絡音樂服務商停止未經授權傳播音樂作品的通知》,要求在2015年7月31日前,無版權音樂作品全部下線。數據显示,在規定時間內,各網絡音樂服務商共下線未經授權的音樂作品220餘萬首。正因如此,2015年被稱為中國数字音樂元年。

最嚴版權令的出現,極大改變了國內在線音樂產業的發展生態:隨着音樂正版化時代到來,版權成為在線音樂平台發展的根本,這需要強大的資本作為支撐,大量缺乏實力的中小玩家被洗出牌局,百度甚至也因此一度缺席;在擁有正版曲庫的基礎上,吸引用戶,進而探索相應的商業模式,並反哺上下游,是正版時代在線音樂平台大體的發展路徑——騰訊音樂、網易雲音樂的發展路徑也大致相似。

因此,阿里音樂的成立實際上踩准了國內音樂產業變化的時機:成立之初,阿里音樂既擁有蝦米、天天動聽兩大平台,也在阿里巴巴集團的支持下,獲得了眾多版權。

2015年,阿里音樂與三大唱片公司(環球、索尼、華納)合作;

與相信音樂、滾石音樂、華研國際、BMG(德國音樂版權管理公司貝塔斯曼音樂集團)、寰亞唱片等多家知名唱片公司牽手,擁有這些公司的獨家版權;

將五月天、S.H.E、林宥嘉、丁當、信等時下樂壇中堅力量,白安、嚴爵、OliviaWang、MP魔幻力量、卓文萱、八三夭等樂壇新生代以及劉德華、張學友、周華健、張震岳、李宗盛、梁靜茹、任賢齊、劉若英等華語樂壇一哥一姐所有經典歌曲買入。

可以看出,此時的阿里巴巴對於音樂產業投入意願強烈。對於身處其中的蝦米而言,情勢顯然是向好的——行業正處上升通道,背後還有阿里巴巴的大力支持。

但是,就在此時,災難來臨了。

新莊當舖合法政府立案一覽表

台北汽車借款借錢、台北機車借款借錢、黃金買賣、台北重機借款最佳首選-宏達當鋪

一場來自星球的災難

2015年,在線音樂進入正版化時代后,從任何方面來看,阿里音樂都是一支無法忽視的力量,但是在在線音樂市場進入戰略決戰期間,阿里音樂卻犯了發展路線上的錯誤。

2015年7月15日,阿里巴巴集團宣布高曉松、宋柯已正式加盟阿里音樂,分別擔任董事長、CEO兩大要職。宋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加入阿里音樂以後,兩人分工會很明確:高曉松主外,負責內容和戰略;宋柯主內,負責經營和管理。該年12月底,高曉鬆通過微博宣布何炅加入阿里音樂擔任CCO。

2016年,阿里音樂舉行盛大發布會,娛樂圈眾多明星前來捧場,站在舞台中央的高曉松、宋柯一時風頭無兩。

該場發布會是為由高曉松、宋柯主導的新產品阿里星球造勢。發布會的高光時刻並未延續到阿里星球的命運上——這一由天天動聽強行改版而來的產品,囊括了音樂播放器、粉絲社交、直播等眾多功能,承載高曉松、宋柯打造在線音樂交易全產業鏈的夢想。但因為違背用戶使用習慣、強行改版天天動聽的舉動引發用戶反感等原因,上線后很快沉寂。

正式推出不到一年後,2016年12月13日,阿里星球在蘋果商店發布的更新動態显示,其將停止APP內的音樂服務。

阿里星球的生涯雖然短暫,但給阿里音樂帶來的打擊卻是毀滅性的。

首先,強行將天天動聽改版成阿里星球的做法,使得天天動聽深耕數年積累下的用戶大量流失,阿里音樂的整體市場份額因此下降。

其次,在以阿里星球為發展重心的時期,蝦米在運營和維護上相對被忽視,作為阿里音樂僅存的播放器,將近一年的忽視使得蝦米迅速喪失了競爭優勢,用戶大量流失隨之而來的是對版權方的吸引力下降。惡性循環下,曾經手握好牌的蝦米逐漸淪為了行業邊緣角色。

因此,阿里星球使得阿里音樂旗下兩大產品都遭遇重創。而傳統唱片行業出身的宋柯在負責阿里音樂期間,其不同的管理理念和風格在內部引發衝突,團隊一度遭遇動蕩。面對阿里音樂的不佳境況,王皓在2016年底曾短暫回歸,但不久后再度離開,經歷諸多波折后,王皓如今選擇在東南亞深居簡出。

一番折騰后,阿里音樂團隊規模縮減,宋柯離開,架構不斷調整。如今,阿里音樂旗下產品逐漸被邊緣化,這個曾經擁有用戶、版權、資金的重要玩家,因為業務負責人的戰略失誤,已經失去了昔日輝煌。

阿里巴巴還有音樂夢嗎?

阿里音樂持續下墜,蝦米的生存境況也愈加可危。

2019年6月,手握S.H.E、田馥甄等歌手版權的華研轉投騰訊音樂陣營,這意味着蝦米音樂失去了最後一塊重要的版權陣地。

據「深響」了解,在唱片公司看來,對平台的選擇,除了考慮版權價格外,平台對旗下歌手的推廣也是非常重要的考察維度。

華研此前選擇阿里音樂的原因便在於,相較騰訊音樂,阿里音樂可以為華研旗下藝人提供更多資源。此前,S.H.E的新曲《你曾是少年》,田馥甄的新曲《小幸運》都曾在蝦米首發,蝦米也為其分配了首頁焦點圖等重要推廣資源。但是,用戶流失的現狀讓唱片公司不得不重新考量平台的價值,華研轉投陣營的選擇,足以體現阿里音樂在影響力上的沒落。

隨後,2019年9月6日,網易與阿里巴巴共同宣布達成戰略合作,阿里巴巴集團以20億美元全資收購網易旗下跨境電商平台考拉。同時,阿里巴巴作為領投方參与了網易雲音樂此輪7億美元的融資。在這場備受關注的巨頭聯姻中,阿里音樂成為了最寂寞的角色。

阿里音樂因阿里星球失去的幾年,正是國內在線音樂產業急速發展的幾年:

2016年7月15日,騰訊宣布旗下QQ音樂已與中國音樂集團(China Music Corporation,簡稱“CMC”),即海洋音樂集團的数字音樂業務合併,成立新的音樂集團,QQ音樂、酷狗、酷我等產品和品牌將保持獨立發展;而騰訊通過資產置換股權也成為新集團的大股東。

從2016年開始,網易雲音樂傳出獨立融資的消息,近一年後的2017年4月11日,網易雲音樂正式對外宣布獲得7.5億元A輪融資;2018年10月12日,網易雲音樂宣布達成B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百度、泛大西洋投資集團(General Atlantic)、博裕資本等,其中百度為戰略投資方。

2018年12月,手握版權和三大音樂平台以及全民K歌的騰訊音樂於紐交所上市。

同時,在各路玩家的共同推動下,在線音樂行業的戰略重點,也已經從單純的版權爭奪,升級到圍繞音樂產業生態賦能的比拼。

2017年,騰訊音樂娛樂集團宣布推出音樂人計劃,將集合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全民K歌、酷狗直播、5Sing等六大平台,打造原創音樂人的全產業鏈服務。

網易雲音樂則推出“石頭計劃”、“雲梯計劃”等,通過資金、資源投入,扶持原創音樂人。期間,蝦米也曾推出尋光計劃加入原創音樂扶持行列,但是在影響力和體量上均無法與競爭對手相提並論。

2019年9月,騰訊音樂提出了新的CTS戰略,表示要為行業進行更多賦能;而網易雲音樂在獲得新一輪融資后,也勢必會加大內容層面的投入,阿里巴巴的入局可為其提供更多的資本、資源方面的支持,與之相比,“親生”的阿里音樂反倒像一個路人。

伴隨阿里音樂沉淪,蝦米在阿里巴巴內部的命運愈加顛沛流離。

2019年6月18日,阿里巴巴進行組織架構調整,重組阿里巴巴創新業務事業群,朱順炎擔任總裁,負責UC及旗下移動創新業務,以及天貓精靈、阿里文學、阿里音樂,蝦米自此被從大文娛板塊劃出。調整完成后不久,朱順炎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對於阿里音樂、阿里巴巴文學等業務遭遇的困境曾回應道:“那我們不做了嗎,不可能,我是不服的。”

但是,新的行業競爭態勢下,用戶和版權雙雙流失的阿里音樂要回歸第一陣營挑戰重重:沒有用戶,對版權方而言沒有價值;而沒有版權,用戶又會逐漸流失。

事情似乎走入死衚衕,留給阿里音樂的時間不多了。

進入2020年,蝦米存在感更為稀薄。面對已有盤子難有起色的現實,創新業務事業群將寶押在了創新產品上——對外傳播中,新鮮上線的彈唱APP唱鴨取代蝦米成為了創新業務事業群更愛展示的音樂相關業績。

如今,雖然關閉傳聞暫未得到官方確認,但傳聞的出現足以說明,這個曾經承載了許多人音樂夢想的產品,似乎真的走上末路。

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是:阿里巴巴或許還在做音樂夢,只是夢裡的主角絕對不是蝦米了。

【本文作者依民,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深響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24小時當舖-分期車、公司車、貸款車皆可借

沒有銀行高門檻受限,沒有地下錢莊高利壓榨 。 微風當舖位於台北市大同區民族西路59號(近承德路三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