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閃付缺乏場景月活慘淡 銀聯自我革命之路前途未卜

雲閃付缺乏場景月活慘淡 銀聯自我革命之路前途未卜

移動互聯網時代,打敗你的可能不是同行對手,而是跨界黑馬。

在銀聯十五周年時,銀聯總裁時文朝在內部信中發出這樣困惑,“為什麼資金實力、系統強度、風控能力上都是最佳水準的傳統金融機構,卻不能在移動互聯時代佔得先機?”

中國銀聯是不是最佳水準的傳統金融機構暫不做評價,但銀聯確實沒有在移動互聯時代佔得先機。即使銀聯早在2013年就自稱“躺着賺錢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但徹底醒悟過來依舊太晚。

近年來,銀聯在變革之路上屢出新招,接連推出雲閃付和手機POS商用兩大變革。如果說,銀聯雲閃付爭奪的是C端用戶,那麼手機POS商用爭奪的則是B端商戶。

最大的敵人是自己,自我革命更加艱難。對於“生於富貴之家、長於垄斷之中”的中國銀聯,這條變革之路前途未卜。

“羊毛黨”散去 雲閃付月活慘淡

作為銀聯推出的重大變革,雲閃付寄託了銀聯在移動支付領域的希望。

2017年12月11日,中國銀聯推出銀行業統一APP“雲閃付”。從功能性上看,雲閃付更像是“低配版支付寶”,具有各類支付功能以及生活場景推薦,又有各種銀行優惠信息。

時隔一年,踩着“雙十二”的節奏,銀聯雲閃付近期推出“一毛錢都不容易 12.12銀聯替你付一半”的活動。活動期間,銀聯雲閃付不僅優惠力度非常大,宣傳廣告也是鋪天蓋地,然而“銀聯真的替你付一半”嗎?

其實未必,銀聯雲閃付在活動細則中早就暗藏“貓膩”。廣告中宣稱的優惠一半,但在結算時,只能享有10元至88元不等的封頂優惠上限。“銀聯雲閃付廣告具有很大的誤導性”,上海創遠律所許峰律師對此表示。

除了廣告遊走在違規的邊緣,雲閃付的瘋狂補貼更令人咋舌。不僅在“雙十二”期間打出半折,銀聯更在每年的6月2日推出6.2折優惠。以滴滴、ofo為例的互聯網公司通過補貼用戶來佔領市場,錯過最佳時機的雲閃付——缺用戶、缺場景,似乎也在走這條老路。不過,僅靠補貼是沒有辦法成為超級APP的,也沒有辦法獲取真正的活躍用戶。

故從一開始,銀聯雲閃付就成為很多“羊毛黨”的盛宴。一位接近銀聯人士表示,2017年銀聯為雲閃付補貼花了二十多億,而銀聯去年一年的利潤不過100億。作為一家央企而言,如此瘋狂的補貼或許難以維持較長時間。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大部分的補貼都被“羊毛黨”薅走。等優惠活動結束之後,“羊毛黨”如同一群逐肉而來的草原野狼般散去,真正留下的用戶十分有限。

雲閃付的瘋狂補貼與廣告涉嫌違規,背後透露的是銀聯在移動支付領域的焦慮。根據易觀中國發布的《2018中國第三方支付行業專題研究》,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在互聯網支付領域,支付寶、銀聯商務和財付通佔據着前三甲,但在移動支付領域,支付寶和財付通卻佔去了90%以上的市場份額。

雖然銀聯官方宣布雲閃付用戶突破一個億,卻難掩雲閃付日活慘淡的尷尬,這從第三方移動數據監測中看出端倪。根據易觀千帆指數,銀聯雲閃付日活用戶481.4萬,月活用戶1169.8萬,日活和月活只佔用戶總量的4.81%和11.7%。

TalkingData首席金融行業專家鮑忠鐵對此表示,“移動支付APP屬於高頻應用,比如支付寶全球用戶突破9億,月活用戶大概5億,日活用戶大概2億。相對比雲閃付日活用戶只有400多萬,說明其中充斥着大量‘羊毛黨’,這些人被優惠吸引而來,優惠結束就停止使用。”

“如果銀聯雲閃付在2013年時候加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場景爭奪戰,可能還有機會。那時候,銀聯在很多人心中還是很有權威。等到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用補貼培養起了用戶習慣,甚至連老年人都開始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時,雲閃付再進場就徹底沒戲了。” 鮑忠鐵進一步分析道。

上述接近銀聯人士也對雲閃付前景並不樂觀,“雲閃付團隊就是原來銀聯錢包那批人,他們躺在垄斷牌照上實在太久,商業化能力欠佳。移動支付場景被‘兩馬’瓜分的差不多了,銀聯雲閃付沒有什麼機會。”

前車之鑒下 手機POS商用能否成功

除了雲閃付之外,銀聯的第二大變革就是手機POS商用,意欲通過“升級”傳統POS終端穩固在B端的市場地位。

12月4日,中國銀聯聯合各大商業銀行及華為、小米等主流手機廠商啟動了銀聯手機POS產品首批應用試點合作。

什麼叫手機POS?簡單理解就是,手機通過收單APP或自帶錢包APP變成手機POS機。對於消費者來說沒有任何變化,如今常用的付款方式包括銀行卡支付、二維碼支付等都可以在手機POS上照常使用。

其實,用手機直接進行POS收單,並非銀聯首創。2012年,美國移動支付公司Square在手機刷卡支付上獲得的成功,引來了不少中國國內的效仿者,拉卡拉等第三方支付機構紛紛入局,推出手機刷卡器。

而此種模式看似想象空間很大,卻在中國市場慘敗。《支付革命》就分析了這種模式的手機POS想要取得成功實屬不易,因為營利模式本身存在問題。此外,手機刷卡器需要用戶支付199元的硬件費用。如果商戶不願意付費安裝,讓個人付費在手機上安裝更難以被市場接受。

失敗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則是中國移動支付崛起。恆大智庫分析稱中國移動支付遠比歐美國家發達,究其原因在於居民支付習慣的差異。歐美長期保持信用卡支付習慣,信用卡支付方便快捷,缺乏轉換動力,加上信用卡組織成熟,利益集團強勢,推廣移動支付意味着取代信用卡。反觀中國,信用卡人均持卡量僅0.47張,居民長期使用現金或儲蓄卡支付,移動支付取代的是現金,因此市場阻力極小,后發優勢顯著。

如此看來,正是中國信用卡市場的不發達,給了移動支付先入為主的時機。等到中國人更加習慣使用移動支付,刷卡器模式的手機POS就彷彿“用馬拉火車”。

最尷尬的是,手機POS很容易成為信用卡套現的“寵兒”。因為“輕終端、成本低、更換快、攜帶方便”等特點,其完美地契合了信用卡套現需求。以盒子科技的錢盒商務通APP為例,他們採用拉人頭和分銷的模式,免費向用戶提供手機刷卡器,用戶如需套現,只需支付刷卡手續費即可,相比於銀行貸款和現金貸的利息要便宜很多。

而此次,銀聯手機POS創新之處在於淘汰了刷卡器。銀聯創新的背後其實是手機技術的更新換代,過去的手機需要藉助刷卡器等進行POS收單,現在的手機具備了NFC等功能,只需要下載一個APP就可以。

下一步,銀聯手機POS的推廣仍需面臨着不少問題。對於普通用戶來說,習慣了使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二維碼支付,銀聯想要改變實在太難;對於商戶來說,手機POS也缺乏核心賣點。此外,作為手機POS最典型的應用方式,NFC在中國不是主流,普及程度遠遠不如二維碼。

實際上,銀聯手機POS商用沒有本質上的變革,在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來,“手機POS的應用不會改變C端用戶的支付習慣,其主要影響在B端商戶,在收單側。”

“從收單市場來看,目前具有競爭性的收單工具有兩類。相比智能POS機,手機POS在功能和可擴展性上進行了升級,降低了商戶機具購置、維護的成本和門檻,有助於推動POS收單業務的進一步下沉,提高市場佔有率。而相比支付巨頭的商戶端APP,手機POS做到了在便捷性上不落下風,但在市場推廣、增值服務等方面,仍有一段較長的路要走。”薛洪言進一步闡釋。

從雲閃付APP的發布,到手機POS商用的推出,銀聯一直在努力變革。雖然銀聯背靠銀行業的強大聯盟,但從目前的市場情況來看,中國銀聯的變革之路,充滿坎坷與未知。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

【借錢借款相關精選資訊】

在找尋新竹票貼額度高的合法當舖嗎?不需繁鎖流程,一通電話立即貸!

手頭吃緊沒處籌,找尋新竹地區優質合法當舖,新竹票貼,新竹支票借款,新竹支票貼現,審核保密、撥款快!

借錢免保人,竹北票貼,竹北支票借款,竹北支票貼現-讓您安心借輕鬆還,支票變現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