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撕不掉小米標籤_鳳山當舖

雷軍撕不掉小米標籤_鳳山當舖

※想知道正當的借款管道鳳山當舖在哪裡?

中天當舖是一群專業經驗豐富的金主團隊,從事不動產融資及提供各種工商融資已有多年經驗,沒有銀行繁瑣的手續,卻有銀行的規格讓您方便週轉、倍受禮遇,為客戶量身訂做專屬的融資方案。

11月24日,小米公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財報十分亮眼,股價、市值也創了新高,但雷軍的好心情並未保持多久。

11月26日,小米發出了一份道歉信,稱小米集團清河大學副校長王嵋的言論完全不代表公司態度。王嵋在此前的一次發言中曾稱,“小米認為未來的天下,得屌絲者得天下,得年輕人得天下。”這引發了部分小米用戶的憤怒,王嵋本人也因此主動請辭。

曾幾何時,“屌絲”成為草根網民們的自嘲,但這並不意味着一家品牌可以用之來稱呼消費者。更何況,這個名詞背後隱藏的含義,直接指向了低端用戶。而“中低端”和性價比,也是小米身上最鮮明的標籤之一。

在日前舉辦的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第二十屆年會上,雷軍在演講中說,小米創業以來,遭遇了很多“誤解”。而他重點提到的幾條是:小米產品被認為是“中低端”的代名詞,小米都是代工產品、沒有技術。

2020年,小米邁入了成立的第十個年頭,也是它要面臨改變的時候了。在今年4月,雷軍就說過,小米要“放下過去的包袱,重新創業”。

重新出發的小米,要撕下過往身上固有的標籤。在“雙品牌”戰略下,小米正在高端化,而這次的事件出現,也意味着無論是外界還是小米內部,對此的認知仍然是撕裂的。

小米為什麼要撕下舊標籤?

小米終於重新回歸了全球手機市場第三的位置。

根據財報數據,在第三季度,小米總營收達到722億元,同比增長34.5%,增速實現了近八個季度以來的最高值。分業務來看,小米的智能手機部分仍然是小米營收的大頭,實現收入476億元,同比增長47.5%;智能手機出貨量為4660萬台,同比增長45.3%。互聯網服務收入為58億元,同比增長8.7%;AIoT與生活消費產品部分收入為181億元,同比增長16.1%。

智能手機業務為本季度小米的營收作出了主要貢獻。財報表示,本季度小米營收的增速,主要來自於小米在海外智能機市場的強勢表現。

財報中引用了canalys的數據稱,今年第三季度,華為手機出貨量下降了22%,蘋果出貨量下滑10.6%;而小米手機全球出貨量為4650萬台,市場份額13.1%,同比增長高達42%,增幅超過所有手機廠商。

11月23日,雷軍也在微博表示,據《央視財經》報道,在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機市場排名中,三星、華為、小米、蘋果分列前四名,四大頭部廠商智能手機出貨量佔全球市場份額約60.6%。雷軍還在微博里興奮表示,小米成為第一梯隊中唯一“逆勢上漲”的品牌手機廠商。

事實上,近一個月前,雷軍就引用IDC的數據,迫不及待地宣布了這一事實。

智能手機仍然是小米的核心業務。它的波動牽動着小米用戶、資本市場和雷軍的目光。

在財報中,小米也提及,在第三季度,小米智能手機的ASP(手機平均售價)為1022.3元,去年同期則是1006.5元,同比增長14.7%。這說明,小米的中高端機型賣得不錯。

這應該是雷軍所樂意見到的。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的演講中他就說,“幹了十年,大家覺得小米還是中低端,我挺鬱悶的。”

小米要摘掉只做“中低端”的標籤,其中重要的一個舉措就是,提升手機的客單價。2019年1月,小米將紅米Redmi獨立拆分,由其主攻電商市場和性價比,而小米品牌則向高端轉型。

2019年的小米9,試探性地將價格提高到了3000元檔,這也是小米的最後一款“性價比”手機。今年2月,小米舉辦了線上發布會。面對空蕩蕩的台下,雷軍一個人進行了兩個小時的演講,發布了他“夢想打造的高端旗艦手機”小米10,吹響了小米衝鋒高端手機市場的號角。小米10系列也正式帶領小米,進入了智能手機“4000元以上俱樂部”。

雷軍表示,要解決大眾對小米只做“中低端”的誤解,只有一種解決辦法,那就是“做大家理解的高端手機,就是賣得貴,小米產品只有在貴的價格立住了,才能得到認可”。在小米10之後推出的小米至尊紀念版,價格飆升到了6999元,還有雷軍津津樂道的最貴的19999元的小米電視,“兩款產品都很受歡迎”。

與之相對的,是微博上網友的調侃:“以前沒錢買小米,現在沒錢買小米。”小米用價格篩選的方式,將自己的用戶進行了分層。

向高端手機市場轉型是小米不得不為之的選擇。小米在2018年成功上市,智能手機市場卻面臨日趨飽和的局面,手機廠商洗牌的壓力從沒有減輕過,從金立到鎚子,二線的手機廠商紛紛倒下。整個國內市場手機銷量日趨下滑的情況下,此消即是彼長,以線下渠道見長的OV開始推出互聯網品牌,華為榮耀也在积極拓展線下零售店面,國內各大廠商殺得刺刀見紅。

小米也一度迎來了困境。線上的打法被複制,線下擴張也進展緩慢;經過了2018年和2019年多次回購,小米的股價也仍然疲軟,總是在10港元/股左右徘徊,低於17港元的發行價。在2019年,小米在國內手機市場份額排名列在第四,被OV也壓了一頭。2020年由於疫情的影響,根據市場調研機構CINNO Research的數據,上半年國內手機廠商中,華為佔據了40.2%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小米則以10.3%的市場份額僅排名第五。

在接地氣的“性價比”方面,小米已經做到了極致。因此,小米的破局思路也很清晰:紅米守住中低端市場的基本盤,小米憑藉新的旗艦機打入高端用戶群,提升品牌溢價。

憑藉雙品牌戰略,小米要與曾經的“屌絲”群體割席。

為了賭下這一局,小米10還直接推出了5G版。這是個大膽的打法,5G目前在一線和二線城市都還仍有不少空白,更遑論三四線;但小米搶跑在了其他國產廠商前面,全面鋪貨5G手機。

5G概念和華為遭遇芯片禁令,都是小米在這兩年面臨的新機遇。而小米都抓住了它們。從第三季度的財報的表現看來,小米心心念念的進軍高端手機市場的策略,取得了不錯的進展。

小米已經吃到了華為市場份額下降的紅利。在第三季度,小米已經扭轉了在國內市場手機銷量下降的趨勢。而小米手機,也成功在歐洲接收了華為手機空出的高端市場空白。根據財報,小米智能手機在歐洲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連續兩個季度保持第三,西歐智能手機出貨量首次進入前三名。小米在財報中提到,在2020年的前10個月內,小米在國內大陸地區定價在3000元以上,以及在境外定價在300歐元以上的智能手機全球銷量已超過800萬台。

改變品牌的固有印象,難度之大,難於上青天。尤其是從中低端市場向高端市場轉型,昔日的“廉價”、“代工”對品牌“逼格”帶來的殺傷力,相信小米最為清楚。在國內,高端手機市場空間還是有限的,在這裏面打拚,勢必要觸及到蘋果、三星和華為的核心用戶。而這些品牌之所以能夠立足的原因,除了原有的高端品牌形象之外,還有它們的“技術”因素,無論是系統、獨一無二的攝像頭和屏幕,還是芯片。

小米要補上高端手機市場的課,也必須同時扭轉“代工廠”和只“重營銷”的固有印象。小米也開始着重在研發能力上“秀肌肉”。

在今年小米十周年時,雷軍還說,他做了30多年研發,最無法接受的評價就是“小米營銷好但研發不行”。

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的演講中,雷軍還在繼續這個問題。“小米到底有沒有技術?這個問題很難直接回答,我可以說一下過去10年小米業務的成長——2011年小米營收只有5億,到2019年已達到2058億,在《財富》世界500強中排名第422位。小米處在全球競爭最為激烈的領域,有蘋果、三星、華為,要想獲得這樣的成長,必須有技術作為立足之本。”

在研發投入上,根據財報显示,小米第三季度研發開支為23億元,環比增加18.5%,截止目前,小米已經擁有超過1萬人的研發團隊。但與華為的研發投入相比,依然無法相提並論。

摘下“硬件公司”帽子

在小米十周年演講中,雷軍還重新強調了小米“5%凈利潤率”的言論。他回憶說,在小米上市前夕,雷軍在一場發布會上宣布,小米硬件綜合凈利率永遠不超過5%,如有超出的部分,將超出部分全部返還給用戶。

面對當時炸鍋的股東們,雷軍放出豪言:“優秀的公司賺取利潤,偉大的公司贏得人心。”

當然,對於一家硬件公司而言,這樣的利潤率無異於天方夜譚。而雷軍要強調的,是小米並非“硬件公司”的定位。早在上市前,雷軍就在內部信中如是寫道:“小米不是單純的硬件公司,而是創新驅動的互聯網公司。”

但資本市場並不認同。IPO時,小米一度估值高達1000億美元,但最終上市的發行價為17元港幣,估值543億美元。時至今日,小米的市值為6288億港元,距離1000億美元依然有不小的距離。

代工廠也罷,中低端也好,這些所謂的“標籤”,終究只是用戶對小米的一些外部印象而已。真正為雷軍所在意的,還是要為小米摘下那頂“硬件公司”的帽子。

硬件公司的利潤率,普遍都不高。華為榮耀總裁趙明就說:“在中國,能讓綜合硬件凈利潤率達到5%的硬件公司,是鳳毛麟角。要是榮耀綜合硬件凈利潤率達到5%,就已經很開心了。”資本市場上,硬件公司的市盈率基本都不超過20倍,連蘋果這樣的公司,市盈率也不過35左右。

但互聯網巨頭就不一樣了,阿里騰訊的市盈率都在四五十倍,亞馬遜能達到逆天的將近200倍。小米要支撐起自己的高市值,就必須講出新的故事,打破“硬件公司”定位的束縛,實現“不超過5%”的利潤率,也必須擁有新的業務增長點。

因此,雷軍在小米上市前就一直在解釋,小米是一個“新物種”,是以手機、loT平台和智能硬件為主要發展方向的互聯網企業,是“獨一無二”的。

高雄土地二胎借貸資格條件有哪些?

中天融資平台提供比銀行更能靈活取得資金的方式,誠信合法,沒有銀行繁瑣的手續。

對於小米而言,硬件做流量,互聯網服務做營收,是個大的方向。但小米終究不是傳統的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它的互聯網服務,立足於硬件銷售之上。小米強調的AIOT戰略和生態鏈,也需要硬件尤其是智能手機,來充當入口。

小米和其他互聯網公司的營收結構也因此不同。小米的硬件銷售,也是它的營收大頭,能夠為它帶來利潤;但小米的互聯網服務和廣告等方面的營收,也受限於智能手機銷量的天花板。

也因此,在智能手機市場競爭加劇的現狀下,向高端突破、增加品牌溢價,轉變小米固有的品牌印象,也成為雷軍急於撕下標籤的原因。

小米標籤撕成功了嗎?

小米在財報中強調,小米手機在高端市場“取得了顯著突破”。但在一句“得屌絲者得天下”面前,不免顯得有些尷尬。

有小米員工告訴燃財經,王嵋所在的清河大學,屬於小米的內訓部門,專門為中層和高層員工做內部培訓。而王嵋為什麼會做出這樣不專業的對外表述,也是令人詫異。

這或許也說明了,在小米內部,也對於小米的“高端夢”仍然是分裂的態度。畢竟,要做下業績,普通的“中低端”用戶們還是小米的依靠。

11月26日,紅米新機Note 9系列發布。在第三季度的小米手機銷量中,紅米仍然是小米的基本盤。根據Canalys的數據,第三季度紅米Note 8系列3個月銷量破千萬,累計銷量達到了4000萬。而在小米上半年6400萬台的出貨量中,紅米Note 8和Pro版加起來幾乎佔了三分之一。

在小米的業績排行榜上,排在前邊的,都是4G手機。“All in 5G”的口號喊了一年,但是小米在高端市場上,仍然離想要的實質性突破還有一段距離。

儘管小米智能手機的ASP比起去年來有所提高,但在第三季度,ASP為1022.3元,不僅比上一季度的1116.3元下降了,甚至還不如第一季度的1038元。即使是佔到了第三季度總營收一半的海外市場中,小米手機的ASP也在下降。根據財報显示,境外市場小米的ASP也同比下降了1.5%,其中Redmi 9系列的機型,成為了更受歡迎的產品。對於海外用戶來說,也是主打性價比的紅米手機賣得更好。

小米10作為小米的高端機發布后,也一度持續遭遇了用戶的質疑。在微博上,曾有網友總結了一系列問題反饋,包括小米的品控問題,前置攝像頭存在黑點、黑屏、閃屏以及屏幕混用、1億像素拍照放大后不清晰、5G斷網等等。

小米是期望在技術上實現突破的。在2019年,小米成立了技術委員會,任命了19位技術委員。在2020年,小米也啟動了“百萬美金技術大獎”。此外,在今年8月,小米智能製造工廠也對外亮相。

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雷軍說:“大家最關心的相機,在全球最權威第三方評測機構DXOMark的榜單里,小米今年年初終於登頂,今年我們霸榜的時間是125天。也就是說,在全球手機的拍照功能里,小米手機今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位列世界第一。”

但是,小米的技術研發,卻總是差了一口氣,仍然並沒能在用戶心目中形成鮮明的“技術”認知。對於用戶而言,小米缺乏關鍵的一個技術支撐點,對手機產品而言,核心的芯片、屏幕、攝像頭等等,小米還都是從外面採購的。

小米10努力在相機模組參數上追平了華為,但是無論是芯片、AI算法上的能力,仍然沒有獲得消費者的認可。小米自研的手機芯片講了很多年,但是松果芯片在2017年發布了第一代之後,也還沒有下文。對比華為,儘管其核心的麒麟芯片也是要依靠台積電等代工完成,但它自研設計芯片的事情,已經深入人心。

在研發投入方面,小米第三季度的研發費用為23億元,比上一季度的20億元略高。在前三季度,小米的研發總投入為62億元,占營收比例不到4%。如果小米要完成之前“2020年完成百億元研發費用投入”的承諾,這意味着,在最後一季度,小米要在這方面投入38億元。而在之前,小米在2019年的研發投入為75億元。這些数字,和友商相比,也略微顯得拿不出手。不提華為,OPPO就曾表示,2019年公司投入100億元研發費用;自2020年起三年內,OPPO還將持續投入500億元用於研發。

小米品牌中,更深入人心的還是它的“營銷”。雷軍本人就是營銷的特級KOL,相繼入駐了微博、今日頭條、抖音、B站甚至小紅書,包括小米的其他高管,也都熱衷於在微博上宣傳。

作為小米“復讎者聯盟”中最早一批加入也是熱度最高的一員,盧偉冰的脫口秀段子已經說得很好了,還獲得了一個“盧懟懟”的外號,以善懟友商一戰成名,成為了小米中國區負責人,也是小米新的合伙人。

小米的“復聯”中,還包括原聯想手機負責人常程、原中興高管曾學忠、小辣椒品牌創始人王曉雁、在華為和魅族工作過的楊柘等,但都是以營銷和品牌領域為主。當年在華為就職時,楊柘就擅長為高消費能力人群打造產品故事,據說當年的華為Mate 7正是在他提出的“爵士人生”slogan的輔助下,每台多賣出了300-500元的利潤。當楊拓入職后,小米10至尊紀念版的系列海報風格也能明顯看出“檔次”有了變化。雷軍在微博上不僅稱讚該系列海報“有內味”了,在圈了楊拓的同時還用了“致敬”二字,“我相信米粉們會越來越喜歡這位大叔”。

但變化也來得很快。今年11月20日,小米發布內部信,表示楊拓因身體原因,不再擔任小米中國區首席營銷官,轉任中國區營銷顧問。從6月份入職到11月,楊拓在任只有不到半年時間。

這也引發了外界的眾多猜測。但無論如何,小米向高端轉型之路的營銷體系變革,也因此充滿了變數。

品牌的固有印象轉變,談何容易。對雷軍和小米而言,這點想必更是感觸頗深。在大多數人心目中,“互聯網思維”是產品理念,和要坐得住冷板凳的技術研發,是兩回事。而小米引以為傲的“互聯網營銷”,在這裏反而起到了逆反作用。

AIOT生態叢林戰

小米打響的“獨一無二”的互聯網公司模式,也開始擁有了追趕者。

小米的IOT生態戰略,佔據了先發優勢,在消費級IOT產品的龐大市場中,已經佔據了一定位置。根據小米的數據,小米AIoT平台連接設備已經達到2.89億台,擁有5件以上連接小米AIoT平台設備的用戶已超過560萬,小愛同學月活用戶達到7840萬。小米智能電視出貨量達到310萬台。

根據iResearch的統計,按照2019年底已連接設備數統計(不包括智能手機及筆記本),小米已成為全球最大規模的消費級IoT平台。

在第三季度,小米在AIoT和生活消費方面仍然繼續保持了穩健的增長。根據財報,小米第三季度這部分收入為181億元,同比增加了16.1%。由於智能手機業務本季度的增長,這部分收入該季度占整體收入比重從去年同期的29.1%,下降到了25.1%。

小米的生態鏈已經布局多年,業已成型,並在不斷擴張。依靠先發優勢,形成的“手機+AIOT”消費級產品平台的廣泛大網,形成了小米的護城河。

但是,小米的IOT消費級硬件並非都是自己研發,在大眾的印象中,更像是“孵化”:小米的生態鏈企業,是小米投資、為它定製產品的公司。除了小米電視外,小米的IOT消費級生態,也就是一家“電商”銷售平台。而它們和小米手機共同的目的,是為小米獲取用戶、流量和數據,進而實現互聯網廣告等收入變現。

但更重要的是,這種生態和模式,目前仍然還不能稱作為一個緊密鏈接的真正“生態”。而且,它也沒有足夠高的門檻,能夠限制其他玩家的進入。

IoT領域布局,已經成為了國內手機廠商的共同玩法。智能手機紅利逐步見頂,並且頭部企業佔據了越來越大的蛋糕。手機廠商們接下來能夠做的方向,無非就是向高端市場滲透,或者在互聯網服務上加碼賺取更多的服務費,以及拓寬物聯網IoT市場,創造更大的可以充當入口的賽道。5G和AI潮,使得“物聯網”成為一個確實可行的新關鍵詞。智能家居原本就和手機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而智能音箱和電視,都是它們最看好的未來“入口”的代替品。

爭相入局的,也不僅是手機廠商們,還有BAT等互聯網頭部公司。大廠們不在乎要做什麼硬件,但是要連接各種互聯網服務、打造IoT平台生態,它們就不會缺席。

在智能音箱市場上,經歷了2018年左右的百箱大戰,阿里的天貓精靈、百度的小度音箱在強勢入局后,已經佔據了市場的主導位置。而在智能手錶和智能手環,以及智能屏/電視等領域,華為、OPPO、vivo等都已經相繼下場。

一位華為經銷商透露,華為正在要求他們加碼對IOT產品的銷售。而當榮耀剝離,其相關的IOT產品也將繼續和小米在市場中爭搶位置。“小米過去已經證明了,手機的渠道是可以銷售智能家居產品的。”一位分析師說。因此,在其他廠商選擇落地的產品時,只要去考慮“渠道需要什麼產品”就可以了。

同時,小米的AIOT策略要搭建起一個完善的生態系統,還面臨一個挑戰,那就是不同設備之間的協同性。而在這一點上,華為可以憑藉在芯片上的技術優勢,迅速切入AI全場景。小米也計劃投入500億元用於5G和AIOT研究,但在研發投入上,小米和自己競爭對手在體量上,還存在着差距。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飈看好華為的“南泥灣計劃”。在他看來,再給華為兩年左右時間,華為一旦實現芯片自研,將解決“卡脖子”的問題。而筆電、智慧屏、IOT產品等據稱將被納入南泥灣計劃。

小米的營收和AIOT生態的砝碼,仍然緊緊依賴着小米的硬件銷售。在第三季度,小米的互聯網服務收入為58億元,同比增長了8.7%。但小米也在努力,讓自己的營收結構向蘋果靠攏,以“軟件服務”為主。iPhone自從發布之後,一直是蘋果的營收主力,佔比一度達到70%;但是隨着蘋果其他產品線和服務業務收入的提升,iPhone營收佔比在2019年第三季度已經降至一半以下。

但是,這仍然不意味着小米擁有了和蘋果一樣的盈利能力。在靠軟件和服務賺錢這方面,小米還相差甚遠。根究調研公司Counterpoint Research曾發布過一項數據,主流手機廠商每銷售一部智能手機賺取的利潤:小米每部手機賺取的利潤僅為2美元,而蘋果每部手機能賺取151美元。

這也意味着,小米仍然不能成為一家真正的“互聯網公司”。硬件銷售仍是它的基礎砝碼,而小米的向高端轉型之路也將繼續。

當華為手機芯片“擱淺”后,在國內小米也在努力爭取華為空出的市場。有手機經銷商告訴燃財經,小米早已經和他們接觸,提出提供補貼,希望他們能夠銷售小米的產品。一位北京地區的手機零售店主也表示,在其店內,小米10的銷售在華為遭遇美國禁令之後有所提高,但是在高端機認知上,用戶還是以華為和蘋果為主。“即使是我的家人,也一般都是選擇蘋果手機。”他說。

在海外市場,小米在歐洲接手了華為留下的蛋糕。但在印度市場上,小米在今年失去的“地盤”還未曾收復。而日前又有消息稱,華為已經重新準備4G手機,而在海外的亞太、中東、非洲、東歐等地區,4G仍然是主流,小米也將再次面臨華為的有力競爭。

但雷軍不會放棄,畢竟小米要實現“高端夢”,現在已是最好的時機。

【本文作者燃財經工作室,由合作夥伴燃財經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

※想知道正當的借款管道鳳山當舖在哪裡?

中天當舖是一群專業經驗豐富的金主團隊,從事不動產融資及提供各種工商融資已有多年經驗,沒有銀行繁瑣的手續,卻有銀行的規格讓您方便週轉、倍受禮遇,為客戶量身訂做專屬的融資方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