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益平:將來最有潛力的市場就是中國的消費品市場_屏東當舖

黃益平:將來最有潛力的市場就是中國的消費品市場_屏東當舖

“在疫情期間,我們聽到了更多的關注產業鏈要離開中國的一些討論。到底怎麼看這個問題?”11月25日,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京大學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在“《財經》年會2021:預測與戰略”中着重提到了對產業鏈重構問題的看法。

黃益平認為,他覺得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看中國的產業鏈首先要問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產業鏈的終端市場主要在什麼地方。“從一定意義上來說我們過去外循環為主,是支持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個很重要的機制。但現在發生了一些改變。”黃益平表示將來最有潛力的市場就是中國的消費品市場。“今年我們的社會零售總額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消費品市場。我覺得中國消費品市場是將來支持我們產業鏈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但黃益平也提出,我們確實碰到一些問題,簡單的概括就是,後有追兵,前有堵截。後面有很多國家都在追上來。那我們怎麼辦?黃益平提到,第一還是要堅持改革開放,中國這40年來很成功;第二個不能拋開產業政策的要求。

以下為發言實錄:

何  剛:有請第二位主旨演講嘉賓,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北京大學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黃益平教授,聽他新的看法,有請。

黃益平:謝謝何總編。今天也很高興再次跟着李揚老師來參加財經年會。我們今天討論關於全球經濟挑戰和產業鏈重構的問題,我覺得李揚老師已經把全球和中國的經濟挑戰講得非常清楚了,一會兒祁斌和海州還要分享他們的觀點。我想討論一下我對後半部分的看法,產業鏈重構的問題。

那麼產業鏈重構這個問題其實這幾年我們一直在討論,最初其實是從美國開始,我們貿易戰、貿易衝突里的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就是特朗普覺得產業全是在中國,佔了他們的便宜了,所以一直在鼓勵他們的產業往回搬。日本和其他一些國家也提出來,要直接通過政府的補貼把中國的一些產業搬到其他地方去。這裏頭客觀來說,有一部分合理的地方,但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在疫情期間,我們聽到了更多的關注產業鏈要離開中國的一些討論。到底怎麼看這個問題?我覺得可能從幾個方面來看。

第一個,我覺得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看中國的產業鏈,首先要問的一個問題就是,我們這個產業鏈的終端市場主要在什麼地方,過去我們形成產業鏈,其實中國成為世界工廠主要是在我們加入世貿組織,2001年以後,一下子我們的製造業就起來了,變成一個全球的工廠、世界工廠。但其實我們一開始主要的市場都是在外部,都是在歐美市場,所以中國生產出口到了很多其他國家,從一定意義上來說這就是我們過去外循環為主,支持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個很重要的機制。但現在確實是發生了一些改變,將來我們可能會有一些改變,有的改變是正面的,有的改變也許挑戰比較大。

從正面的角度,現在誰的市場變成在世界上更加重要了,我覺得將來最有潛力的市場就是中國的消費品市場。今年我們的社會零售總額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消費品市場。即便我們的增長速度往下走,我們仍然會是全世界最大,同時增速最快的消費品市場。從這個角度來說,你的供應鏈、你的產業鏈往哪裡走,我覺得這是要考慮的一個問題,不管你到哪裡生產最後要把產品賣到終極市場。我覺得中國消費品市場是將來支持我們產業鏈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其但是也有一些可優的地方,我們說中國是世界工廠,產業鏈全部都在中國。但其實我們在中間的附加值和技術含量實際上是比較低的。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到過之前有人做過一個研究,就是看我們出口的iPhone,看起來是三四百美元一個手機,只有5%是在中國生產的。這對我們將來是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你沒有技術,唯一到中國來加工的原因是因為你勞動成本低,就是把它組裝。將來我們能不能持續保留這個產業,其實是有很大的挑戰。我現在想,我們這個產業不斷地往上走,按道理來說中國的製造業在中低端,其實也不是一個值得擔憂的問題,因為這時候我們的發展水平相對應的,你說今天中國就都已經跟歐美直接開始競爭了,不符合我們今天中高收入水平的客觀條件,所以技術低一點,其實不是問題。問題在什麼地方?問題在於,經濟的發展過程其實就是隨着產業鏈不管往上走的過程。關鍵問題是現在低沒有關係,但是我們下一步能不能走過去。所以在經濟學裏面討論,有一個叫中等收入陷阱,很多國家到了中等收入以後就上不去了,原因就在於從低收入到中等收入可以通過要素投入來發展經濟,到了中等收入以後成本水平提高了,如果你的技術水平、你的附加值上不去,你的產品就沒有競爭力,沒有競爭力經濟就陷在這個陷阱裏面了。這也是我們今天面臨的一個問題,所以我們中央提出來雙循環、創新導向等等,我覺得都非常重要。

但是我們今天確實碰到一個非常特殊的問題,這個問題可能是一般發展中國家沒有遇到,起碼沒有遇到這麼嚴重的問題。一個簡單的概括就是,後有追兵,前有堵截。這是今天我們碰到的一個問題,按道理來說你不斷地往上走,能不能往上走就是看你的本事。但今天我們碰到的問題是,後面有很多國家都在追上來。我們知道十年、二十年前中國這些低端的勞動密集型產品,服裝、玩具,在國際市場上是佔主導地位的。今天我們已經慢慢地失去這些市場,更多的服裝是來自斯里蘭卡、越南、孟加拉國,我們在成本上已經競爭不過他們,我們要往上走。到目前為止做得還不錯的,我覺得最成功的是家電行業,二三十年前中國市場好的品牌都是外國的,到今天中國的電器產品上世界上已經算是主導了整個市場,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發展。

問題是我們還能不能持續往上走。我們碰到的一個挑戰可能和很多其他經濟碰到的挑戰有點不太一樣。比如說亞洲四小龍,亞洲四小龍在八十年代的時候, 他們遇到我們現在一樣勞動力短缺、成本上升,所以他們把低端製造業遷到中國。當時他們也有一種恐懼,在這些四小龍經濟當時有一個非常普遍的爭論,就是會不會形成產業空洞化的問題。今天幾十年以後再去看這四個經濟都很成功,當然我們對他們的評價不一樣,我們喜歡有的經濟,不喜歡別的經濟,沒有關係。這四個經濟都在九十年代後期成功的晉陞高收入經濟,現在也仍然是在世界上屬於比較發達的經濟體,應該說是成功的。但是他們沒有遇到的問題就是,沒有一些大國在上面打壓他們,他起碼有能力是可以往上走的。我們今天碰到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在芯片和其他的高科技領域,不是說你能不能往上走,人家有可能就不讓你去。這個將來怎麼辦?我也不是技術專家,所以我也說不出來怎麼辦。但是我想起我曾經到貴州去考察,我們北大國發院有一個商學院,他們有一個傳統項目,每年都會帶我們的MBA和EMBA學生去貴州實地調研,調研四渡赤水是怎麼搞的,就是當時1935年紅軍離開了根據地,往西北走,到了貴州這個地方真是後有追兵、前有堵截,非常困難,3萬人根本就不是對手。但是我們現在都知道走過來了。是怎麼走過來的?我不是軍事專家,我要做一個解讀會被軍事專家們笑死。但是我覺得有幾點是非常有意思的、很重要的。

第一點,情報工作做得非常好,這是我聽到的。紅軍雖然人很少,但是國民黨下一步要干什麼,據說大部分都了解了,這樣的話你就知道應該怎麼應對。

第二點,各個擊破。國民黨雖然人很多,但是他有一個地區分工,所以紅軍如果是被追趕的不行了,就跑到另外一個區,國民黨就不追了,因為那就屬於另外一個國民黨軍區的人負責,他可以喘一口氣,這是很重要的,要找空間。

第三點,毛主席指揮打仗就是出其不意,為什麼會四渡赤水?有很多人質疑說這是很耗費精力的事,來來回回的跑,為什麼不朝着一個方向跑呢?其實你跑不過人家,人家有空軍和陸軍,如果一個方嚮往前走早被人家滅掉了,所以靈活的戰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想說這個事情其實我一直在想,我們今天碰到的問題有很大的相似之處。就是後面的一直追上來,如果我們不快跑我們活不下去,我們這些產業都很快就會被他們給幹掉。但是問題是往前走怎麼走?現在人家可能不讓我們做,我覺得在這方面將來就是一個產業升級的問題,怎麼創新、怎麼技術更新、怎麼產業升級。

具體而言有很多可以做的,我只說兩點。

第一個,我覺得還是要堅持改革開放,中國這40年來很成功。雖然說我們現在要創新導向,但是也有的人說其實我們在40年以前就是創新導向的,你說一個农民開始做企業家,他不是創新是什麼?他原來生產很便宜的鞋子,後來變成了生產比較簡單的玩具,那不是創新是什麼?所以創新是個永恆的主題,但是今天創新的技術含量可能就變得更高了,所以在這個時候我覺得對中國來說最成功的產業政策其實就是改革開放,讓市場發揮作用,讓開放來推動我們要素的有效配置。我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們國家在過去幾十年曾經形成過兩次汽車行業的產業政策,1994年的產業政策基本不成功,主要做法是把市場給封閉起來,就讓我們國內的生產。然後就是一個貿易保護的做法,其實最後沒有成功。到2004年的時候引進了第二個產業政策,主要的做法就是降低關稅,取消進口配額,同時取消強制讓外資企業一定要把技術轉移過來的這些要求,最終的結果,有的人說也許還需要再進一步的努力,但起碼從今天再回過頭來看,我覺得民族品牌和地方產業的興起是可以看到的,實實在在的。所以開放和改革是保持我們持續往上走,突圍的一個很重要的策略。

第二個,也不能拋開產業政策的要求。國發院大家都知道有各種各樣的討論。2016年我專門組織了一場兩位經濟學家討論怎樣的產業政策,一個說非常需要產業政策,一個說根本不需要,但是討論完了之後他們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我的看法是,產業政策是需要的,但是一定要注意怎麼做。因為做不好,世界上大部分的產業政策都是失敗的。當然,我也不是政策專家,所以我也不知道什麼樣的產業政策是好的。但是我覺得有幾點原則可能是可以考慮的:

1.凡是需要涉及產業政策你一定要考慮肯定是有市場失靈的地方,你才需要產業政策,不然就可以交給市場了。什麼樣的地方會有市場失靈呢?有一些創新,企業個別做不了,那個時候我們可以想辦法幫助做一些技術的突破。

2.產業政策不能限制競爭,產業政策最怕的就是政府說前排五位經濟學家水平比較高,將來給你們一大筆經費,就由你們來創新去沖諾貝爾獎,我覺得這是很難成功的。因為創新本身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把關鍵點放在要突破的技術,而不是放在選擇個別的特定的企業來做這件事情。

3.產業政策一定要有退出機制。在很多發展中國家我們都知道他們有保護優質產業的做法,因為他們落後,所以想發展一些新產業。但是我們在很多國家看到保護優質產業的政策最後延續了30年、40年、50年,這就說明是一個非常不成功的政策,所以一開始設計的時候就要考慮過一段時間是要退出的,他保護的不是特定的人,他為了解決的是市場失靈的問題。

就跟大家分享一些不成熟的看法,說得不對請大家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本文為原創,網頁轉載須在文首註明來源(微信公眾號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轉載,須在微信原文評論區聯繫授權。如不遵守,將向其追究法律責任。】

※想知道更多屏東當舖可安心借貸,政府合法立案當舖在哪裡嗎?

在屏東地區提供借款借貸、屏東借錢的金融服務,讓有資金需求的屏東鄉親,享有合法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