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金融赴美IPO 將成為周鴻禕第二家上市公司

360金融赴美IPO 將成為周鴻禕第二家上市公司

10月28日消息,360金融正式遞交赴美IPO招股書。招股書显示,360公司創始人、360金融董事長周鴻禕持股14.1%,為第一大股東。一旦上市完成,這將是繼360公司之後,周鴻禕系誕生的第二家上市公司。

不過,即便旗下擁有兩家上市公司,但是周鴻禕的存在感卻是一年不如一年。要知道,在金融科技這個領域,沒上市的螞蟻金服、京東數科、陸金所、微眾銀行等公司,體量之大遠非360金融可比。

在互聯網圈,曾經有人將改變行業格局的六大力量總結成“TABLES”,TAB自然是騰訊、阿里和百度,L代表雷軍系,E代表周鴻禕系,S代表新浪及搜狐系。

如今再看,除了搜狐系的落幕以外,最孤獨的就是周鴻禕了。因為即便是新浪,也依靠微博煥發了第二春,而周鴻禕的360公司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明顯不如PC時代的統治力,僅依靠回歸A股提升了數倍估值。

很難想象,周鴻禕最近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已經很久都不再充滿火藥味,而是怎麼養生、關注健康和變得溫情默默。

中秋節他發了一條:“祝每個在外打拚的人中秋節快樂,再忙也別忘了給家裡人打個電話,說一句平安。”

前幾天周鴻禕回了一趟母校西安交通大學,並更新了朋友圈,一張同學合照和周鴻禕手持“時光不返”字眼牌子的照片,並附加文字:“入學三十年,很多人都認不出三十年前入學表格上自己的照片” 雖然周鴻禕變了,但“紅衣情節”依然常留心中,今年世界杯,周鴻禕就總結出了“紅衣必勝定律”,俄羅斯球隊慘遭敗北后,周鴻禕說:“不過今天,紅衣定律遇到普京大帝暫時失效了。”

在周鴻禕出演的電視劇《執行利劍》中,他是那位帶着眼鏡,穿着警服斯斯文文的體制內的安全專家,完全跟當年的“流氓軟件之父”靠不上邊。有道是,只要肯努力,什麼都能改變,教主可謂是用心良苦啊。

電影《上帝也瘋狂2》中有這樣一個片段,一個飛行員意中踩了“平頭哥”一腳,結果被“平頭哥”咬着鞋子瘋狂地追了大半個沙漠。

在非洲草原上,平頭哥惹雄獅、斗老虎、吃毒蛇、捅蜂窩、單挑豪豬……雖嘗敗績無數,卻依舊孤獨戰鬥,令所有對手都退避三舍,簡直是無敵的存在。 平頭哥座右銘:“我這一生太忙碌了,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

一襲紅衣,用我紅衣大炮,賜予江湖石破天驚。

在那片互聯網的江湖裡,也曾有這樣一個無敵的存在。拳打深圳小馬、腳踢京城彥宏、槍挑杭州馬雲、棍掃小米雷軍……他就是江湖人稱“紅衣教主”的周鴻禕。

他也有類似於平頭哥的座右銘:“在中國互聯網江湖,這挺難的。你不進別人的地盤,別人就會進你的地盤。”

當年,互聯網江湖亂不亂,紅衣教主說了算。

八年前3Q大戰白熱化的時候,一天清晨,周鴻禕接到一個來自360內部的電話:“公司里來了30多個警察,你趕緊逃。”

接完這個電話,周鴻禕如受驚的麻雀,隨即準備倉皇“出逃”,當翻遍了自己隨身攜帶的所有護照,發現自己有去香港的有效簽證時,他立馬對司機說:“掉頭,直接去機場。”

伴隨着小馬哥的壯士斷腕,3Q大戰結束,從此周鴻禕一騎絕塵,“紅衣教主”之名冠絕天下,成為最大的贏家。360用戶非但沒有因為“戰爭”而減少,反而大幅度增加,周鴻禕借勢更進一步,迅速啟動上市計劃,360在2011年3月紐交所上市的當日,融資1.75億美元,巧合的市盈率也高達360倍,市值一度排名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前三。

周鴻禕萬萬沒有想到,3Q大戰一拳打出自己豐功偉績的同時,也同時打出了一個開放的騰訊,與此同時,那個不問出身,不講血統的PC互聯網江湖一去不復返,新的移動互聯網時代騰雲駕霧而來。

張小龍團隊的意外出現,微信平地一聲驚雷,替騰訊搶到了移動互聯網第一張“站台票”,小馬哥幸運地實現了絕地反殺。以至於多年以後,周鴻禕用不信的口吻說:“真想不通是張小龍這樣的人做出了微信”。 經此一役,在新的移動互聯網江湖,“門戶”之爭變得更加深嚴,幾乎每個有流量的山頭,都插上了巨頭的旗幟,騰訊跟阿里更是忙於合縱連橫,“納妾”、“收乾兒子”、築起了高高的護城河,其他新貴也忙於給自己的門派豎立一片大旗,不過讓人意外的是,那大旗上面寫的字,全是姓馬。

喜歡指點江山的大強子曾說過:“現在互聯網的創業,更多是和垄斷者的戰鬥”。誰都知道他說的垄斷者是誰。

相較於大強子的憤憤不平,周鴻禕反而看得開一些,“中國是馬克思主義國家,本來就姓馬。”幽默當中參雜着些許無奈,孤軍奮戰這麼多年,這並不是周鴻禕想看到的結果,但他已無力回天,只有默許。

在俞敏洪眼中,周鴻禕是一個雷厲風行,敢說敢罵,不受任何固有世俗眼光約束的人。

“我和他一起參加過幾次活動,每次他講話我都替他捏把冷汗,他卻神色自若,指點江山。他身上有着濃郁着一種企業家特色:在所不惜,勇往直前。”這與平頭哥“生死已看淡,不服就是干”的精神何其神似。

早年,周鴻禕的辦公室,掛滿了自己征戰十幾年的成績單,更是把微博頭像換成了手持AK47的頭像。

教主第一個“兒子”3721,名字取自諺語“不管三七二十一”,頗有我行我素、不服就乾的意思,火藥味十足。

因3721的存在,動了李彥宏的奶酪,周鴻禕和李彥宏從線上打到法院。據傳聞,當兩人走出法院時,仍面紅耳赤的爭論不休。

當年,互聯網江湖流傳一種說法,一怕騰訊“山寨”,二怕教主“兩肋插刀”。

周鴻禕另一場草莽式的江湖約架,戲劇性地發生在他和雷軍身上。周鴻禕帶着360進入手機圈時,雷軍做的小米手機正颳起互聯網旋風,當時周鴻禕也表現得很謙遜:“對不起,這次我來給手機圈添堵了。” 2012年5月,周鴻禕在微博上宣布要和華為合作,隨後余承東也回應稱:“華為消費者BG將支持360為消費者提供性價比超過小米的特供機。”

雖然後來華為並未與360合作做特供機,但在雷軍看來,360進軍手機圈,是針對小米,新仇添上舊恨,終於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最終,二人的口水戰愈演愈烈,周鴻禕在朝陽公園約架雷軍,但是雷軍並未赴約。

平頭哥的另一大人生信條:“從來不記仇,有仇當場就報。”雖然周鴻禕也不止一次說過不記仇的話,但是相對於平頭哥的人生信條,周鴻禕顯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不是不記仇,而是坐等報仇的機會。

當初周鴻禕帶着3721超過200人的團隊加入雅虎時,為了新舊團隊的磨合工作,可謂是煞費苦心。有傳言稱,周鴻禕不惜自掏腰包請公司上下到三亞玩了一次。在飯席上,他豪氣地用酒跟所有人“打了一圈”,只要是酒,來者不拒,最後喝得不省人事,還掉進了游泳池,以至於兩顆門牙光榮下崗。 周鴻禕似乎還沒忘記跟李彥宏的“仇恨”,加入雅虎后,一直都想在搜索業務上和百度再一教高下,當他向楊致遠索要大筆資金做搜索業務時,遭到楊致遠的拒絕,後面另兩人矛盾越來越激化,2015年8月,周鴻禕和楊致遠分道揚鑣,離開雅虎。

後來周鴻禕回憶說:“雅虎對中國區提出了不合實際的業績要求,卻又不肯投錢,典型的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坊間傳言,楊致遠給很多認識的風投機構寫過信,請他們不要投錢給周鴻禕。而作為回應,360網站上他使用過這樣的一個域名fuckyahoo.com。

後來,接盤雅虎中國的馬雲也與周鴻禕交惡。兩人犹如潑婦罵街,從職業道德到個人品質,由挖苦到賭咒,盡辱罵之能事,併發誓兩人老死不相往來,更是對簿公堂。

雖然周鴻禕敗訴,但讓他開心的是360安全衛士在這次“全民”運動中,站穩了腳跟,在戰鬥中儼然成為了安全防護領域的新軍,自己也搖身一變成為了正義的化身,賺足了眼球。

後來傳出雅虎快要倒閉的消息,周鴻禕此時不站出來炮轟一下雅虎,就顯得很對不起曾經磕掉的那兩顆門牙:“我認為上帝已經懲罰了它,企業都是被自己打敗的,自己做了錯誤決定。”

顯然,用上帝的名義,更能显示出雅虎的可恨,也更能解周鴻禕心頭一口惡氣,但就是不知道當時上帝是怎麼想的。

類似的機會,周鴻禕自然一個都不會放過,《王者榮耀》大火后,他不忘記又去懟了一下騰訊:“王者榮耀的利潤比販毒還高”。

周鴻禕好像從生下來就是以懟雷軍為樂,在烏鎮的一次採訪上,周鴻禕說:“我們是全球最大的網絡安全公司,我們跟小米的不同,他從電飯鍋到手機都做……”

當周鴻禕和酷派打得一片火熱,準備在手機這條路上一展身手時,卻被賈躍亭“兩肋插刀”,周鴻禕怒了,在朋友圈裡寫道:“誰在我背後捅刀子試圖screw我,我的原則是一定fuck回去。”

後來樂視資金鏈斷裂,賈躍亭面臨“樂視討債風波”,周鴻禕表現得不亦樂乎,在360 媒體答謝會上,也不忘調侃:“今年,一些企業令自己意識到不能太貪心什麼都做,否則就會落得沒錢的下場。”

另一個遇見周鴻禕特別頭疼的當屬李彥宏了。就如平頭哥馳騁非洲草原一樣:“別讓我再看見你,不然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3Q大戰後,移動互聯網來臨,周鴻禕“搜索”之心不但未死,反而“死灰復燃”,從2011年帶領360赴美上市后,整個2012年周鴻禕都在積蓄力量準備放“大招”——360搜索。 2012年8月,360搜索正式上線,沿襲了周鴻禕的“套路”,主要通過360瀏覽器和網址導航的龐大用戶數為搜索倒流量。

這種捆綁效應很快見效,搜狗CEO王小川還沒反應過來,搜狗的流量就被360搜索反超。一周后,來自多個網站的流量來源數據显示,360搜索已經成為百度之後的第二大搜索引擎。

百度隨後發起反擊,跟360開始了攻防戰,打得一片火熱,無視老三搜狗的存在,這讓王小川很不爽。

王小川在搜狗內部郵件中稱:“360此舉在搜狗預期之內,國內搜索進入了百度、搜狗和360的“新三國時代”,我們與他們亦敵亦友。”隨後張朝陽也在微博上為王小川助威:“搜狗必須參戰!”

周鴻禕和李彥宏“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周鴻禕接連炮轟李彥宏,紅衣大炮所到之處一片狼藉。

當百度和360還在為PC互聯網時代留下的紅利打得頭破血流時,騰訊、阿里已拿着門票絕塵而去。

百度、360回過神來開始追趕時,才發現缺乏市場追捧的核心領域業務,已無力改變現狀。

百度和360極其神似,這些年都是東一槍、西一炮,炮火聲隆隆,拚命追着風口跑,累得氣踹噓噓,卻找不到敵人在哪。而騰訊和阿里已經築起了高高的護城河,並籠絡了一批有實力的“小弟”。

周鴻禕在自傳《顛覆者》一書里寫到“自己一上來就搞大平台,忘記了單點突破……”

BAT巨頭陣營,百度已名存實亡。准巨頭陣營也被新貴TMD替代。周鴻禕曾經看不上所謂的O2O、送外賣、賣電影票……這些風口,他說:“如果看見什麼風口就去追,和猴子掰玉米沒什麼區別。”

出人意料的是,周鴻禕也變成了繼李彥宏之後,另一隻掰玉米的“猴子”。

張一鳴、王興、程維等新人的崛起,舞台中央的束光燈也離張朝陽、周鴻禕等老人越來越遠。周鴻禕不是以前那個周鴻禕,江湖也不是以前那個江湖了。 君不見,今年3月,周鴻禕那條朋友圈:“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敗,沒有任何意義”,是何等感傷!

雖然周鴻禕事後也出面澄清此事,但依舊能引起不小波瀾。

沒社交、也沒地圖、更沒支付,還錯失了流量入口,這對於周鴻禕來說或許都不是最可怕的,大不了就當名利風吹過。

然則縱橫江湖數十餘栽,就算被BAT輪番吊打,都不曾見其低頭,懟天懟地懟到最後,到最後周鴻禕發現身邊沒有朋友,孤獨、寂寞才最可怕。

當《艾問人物》創始人艾誠採訪他:“你最大的恐懼是什麼?”

周鴻禕黯然神傷,答曰:“我最大的恐懼是有一天要是老了,一個人住在養老院里會孤獨,這想想就會讓人難受。”

當水滴直播事件發生,賴以起家的“安全”字眼慘遭打臉,關於360侵犯個人隱私的譴責不絕於耳,周鴻禕不再開槍發炮。

周鴻禕頗為鬱悶地說:“最近這個事兒一出,過去打過仗的都問了一圈,很多人都主動發信息說,‘老周,這次不是我’,我相信不是他們。我冥思苦想到底是為什麼。”

不難想象,長年征戰,“樹敵”太多,以至於睡覺都不安寧。出了事首先想到的不是自身的問題,而是有人在搞他,這種孤獨無人能懂。

周鴻禕自己也曾感嘆:“我是唯一真正被三家輪流吊打,沒有被打死,被吊打的滋味是很酸爽的,還是留了點心理陰影。”

周鴻禕想“沉寂”江湖,江湖卻不讓他清凈,他心裏比誰都明白:“其實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互聯網的炮火聲……”

互聯網江湖永遠不缺演戲的主角和看戲的配角,轟隆隆的槍炮聲帶給吃瓜群眾視聽盛宴、無限歡樂的背後,更多的是周鴻禕“樹敵”太多的無奈。

既然不能“沉寂”於江湖,那就來個華麗轉身。17年11月,周鴻禕帶着360回歸A股,身價一度超越大強子,逼近李彥宏。 借殼上市雖然背負了很多罵名,但周鴻禕卻給出了一個合理的解釋:“360是一家安全公司,回歸A股是為解決身份問題”。只不過吃瓜群眾覺得這一解釋很不“合理”。

紅衣大炮入庫,AK47子彈退膛,這幾年周鴻禕變了,變得更溫和了。

烏鎮互聯網大會,周鴻禕奔波在忙碌人群之間交朋結友,跟傅盛飯局上談笑風生;跟李彥宏幹了杯酒,相逢一笑泯恩仇。

“馬化騰教我們行酒令,大家互相說‘我愛你’還說了好幾圈,跟王小川同學還一塊開了很多會”周鴻禕顯得特別開心。

周鴻禕也曾在互聯網大會上給丁磊的豬肉打過廣告:“我是吃貨,所以參加飯局的唯一標準就是是否好吃,丁磊的豬肉確實美味。”

“一言不合,炮火相向”的周鴻禕,變成了低調的創業導師。

“要悄悄地進村,打槍的不要,等巨頭髮現時,你們已經發展了,最怕事情沒有做,天天來出席這個創客會、那個創客會,逢會必講,已經在報紙上炒的沸沸揚揚了。”

“當你是小狗的時候,見到大狗時不要汪汪亂叫,不要擺出一副要向它撲擊的樣子,我原來就是叫的太響了,被痛咬了一口。”

雖然大炮入庫子彈退膛,有時也依舊會“檫槍走火”,當聽到360手機併入了鎚子的傳聞時,周鴻禕不由火冒三丈:“不知道這是什麼傻帽網站在胡噴,也不怕被打臉”。

“知道的越多,就發現自己不知道的越多。”不知道周鴻禕是對自己坐井觀天的虔誠感嘆,還是帶着一身回憶重新開始。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dsb.cn/

【借錢借款相關精選資訊】

貸款缺錢看這裡!屏東借錢,屏東借款,屏東支票貼現,屏東汽機車借款快速借貸平台!

想知道哪裡有專辦屏東汽機車借款免留車,屏東小額借款?

屏東軍公教借款,屏東借錢推薦 ,各家評價及利息一覽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