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家公司鏖戰賀歲檔

630家公司鏖戰賀歲檔

12月17日,《緊急救援》經歷了一路坎坷之後,終於開啟點映。截至目前,貓眼專業版數據显示,該片想看人數已經達到65萬,位列同檔期首位。

在此之前,賀歲檔雖然已有《一秒鐘》《瘋狂原始人2》《如果聲音不記得》等影片上映,但檔期表現仍是不溫不火。而今,《緊急救援》提檔而來,或將成為“緊急救檔”的一招重棋,將賀歲檔的大盤票房推向更高的位置。

近年來,賀歲檔作為年末承上啟下的“一道大餐”,早已成為各大影視公司必爭之地,而在今年,市場環境的非常規變化,使得這個檔期顯得尤為重要且特殊,它不僅決定着2020年全年的票房上限,也在行業逐漸步入正軌之後,率先承接起后疫情時代的新變化。

鏡像娛樂通過梳理今年賀歲檔目前的定檔影片,發現了以下幾點:

1、檔期內影片密集程度激增,絕對頭部的影片與末端影片相遇,“頭尾”差異懸殊,行業競爭更加殘酷。

2、檔期內參与的影視公司構成更加複雜,傳統影視公司整體相對保守,新生的互聯網影企則表現相對激進,短視頻平台也開始以聯合出品方的形式參与影市布局。

3、整體上看,檔期內奇幻、喜劇、現實題材影片之間的競爭更激烈。而作為“新物種”出現的“衍生電影”也開始更頻繁地出現在觀眾視野之中。

630多家公司鏖戰

市場更密集也更殘酷

11月27日,張藝謀新作《一秒鐘》、動畫電影《瘋狂原始人2》等9部影片集中上映,被業內普遍視為今年賀歲檔的開端。

自此至2021年1月底,據鏡像娛樂統計,目前已在賀歲檔定檔的影片數量為98部,背後的影視公司累計達到630多家。其中,僅在12月期間,今年賀歲檔定檔影片數量便達到63部,每周五上映的影片數量都在10部左右,聖誕檔、元旦檔的已定檔影片也都在6部以上。而在去年12月,定檔影片數量則為31部,不足今年同期的二分之一。

由此可見,今年賀歲檔影片的密集程度遠超往年同期。

在這背後,是影視公司生存壓力的直觀顯現,越來越多影視公司已經沒有更多時間去等待更合適的檔期。

基於此,賀歲檔作為市場逐漸步入正軌后的一個重要檔期,由於時間跨度之大,也能夠更明顯地感知到行業變化。目前,影片集中上映的現象已經全面顯現出來,且在12月及1月期間,還有19部待定檔影片,市場的集中度還有可能進一步加劇。

值得注意的是,就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今年賀歲檔影片票房較去年出現翻倍式大幅度增長的可能性並不大,而在整體票房體量的情況下,影片更密集意味着競爭更殘酷。

《緊急救援》《神奇女俠1984》《拆彈專家2》《送你一朵小紅花》等絕對頭部影片下場,與更密集的腰尾部影片分割票房,懸殊的“頭尾”差異之下,票房號召力弱的影片將進一步失去生存空間。而且,就影院自身發展來說,特殊環境之下,他們也更傾向於將排片量留給更具優勢的影片。

例如,在《沐浴之王》上映首日,業內給到其35.3%的超高排片,而同日上映的《哆啦A夢:大雄的新恐龍》排片僅為12.5%,首日票房約為前者的十分之一。除此之外,《少女佳禾》排片在0.9%,《棒!少年》也只拿到1.1%。

不可否認的是,這樣的巨大差異在之後的賀歲檔影片之間將會是常態,市場愈發密集,更多地還是增加了“炮灰”的數量,而這,或將成為壓垮更多影視公司的“最後一根稻草”。

歡喜搶跑、麻花消失

互聯網影企加碼、短視頻平台入場

今年賀歲檔,華誼、光線、萬達、博納等傳統電影公司頻現。

貓眼專業版數據显示,光線影業主控的《如果聲音不記得》暫時以3.11億票房,位列賀歲檔票房榜首位,之後,光線還將參与宮崎駿新作《岸上的波妞》,延續自身的青春片和動畫優勢。

博納影業則參与了《緊急救援》《拆彈專家2》、華誼手握《溫暖的抱抱》《陽光劫匪》兩部喜劇、萬達延續了自己的《海底小縱隊》系列、中影亦有迪士尼動畫《心靈奇旅》在手。不過,幾家傳統影視公司多以參投為主,整體上的布局動作相對保守。

相比之下,一方面,新生勢力大都以主控方的身份參与競爭。其中,歡喜傳媒以張藝謀的《一秒鐘》搶跑賀歲檔,儘管票房並沒有掀起太大水花,但口碑表現不俗;北京文化亦主控了《沐浴之王》。不過,開心麻花在今年賀歲檔鮮有動作,黃才倫主演的《日不落酒店》、常遠導演處女作《溫暖的抱抱》背後,都沒有開心麻花的身影。

另一方面,互聯網影企多點開花。其中,頭部影片《緊急救援》《送你一朵小紅花》都是由騰訊影業出品。這兩部電影目前是檔期內期待值最高的兩部作品,貓眼想看人數都達到了50萬以上。隨着影片相繼上映,也將成為拉升賀歲檔票房的重要力量。

由阿里旗下的阿里影業、淘票票影視、優酷電影等參与的影片則有《赤狐書生》《拆彈專家2》等;愛奇藝也有《掃黑·決戰》《棒!少年》等影片參与賀歲檔角逐。

除了互聯網影企的新動作之外,短視頻平台在電影市場的布局也越來越頻繁。今年賀歲檔,抖音不僅是《赤狐書生》的出品方之一,還是《拆彈專家2》《海底小縱隊:火焰之杯》的聯合出品方之一。而在賀歲檔之外,快手也在嘗試布局《贊,每一種生活》的紀錄片。可以看到,短視頻平台正在嘗試走進電影產業鏈的上游,從宣發到出品,它們的“電影故事”才剛剛開始。

奇幻、喜劇、現實等相爭

“衍生片”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由於賀歲檔跨度之大,決定了檔期內影片的類型豐富程度之高。目前來看,賀歲檔影片覆蓋到動作、懸疑、犯罪、喜劇、動畫、愛情、奇幻、恐怖、歷史、戰爭、紀錄片、現實題材……幾乎囊括了當前電影市場的所有類型。但是,通過對比賀歲檔中每一個重要的、集中的上映節點來看,核心競爭點還是落在奇幻、動作、喜劇、愛情、現實題材五大類型之上。

賀歲檔之初,《一秒鐘》與《瘋狂原始人2》相遇,開啟了現實題材與喜劇動畫的直面競爭;而在一周后,《赤狐書生》《如果聲音不記得》《怪物獵人》三部含有奇幻元素的電影同日上映。

其中與愛情相關的《如果聲音不記得》票房更佳,而古裝奇幻劇《赤狐書生》則表現乏力。之後,賀歲檔內還有郭敬明執導的《晴雅集》、李力持和王凱共同執導的《長安伏妖》等古裝奇幻內容,不過從當前的市場風向來看,古裝奇幻影片的整體走勢並不樂觀。

隨着《緊急救援》上映,現實題材內容的能量或將進一步釋放出來。而在元旦檔前後,《送你一朵小紅花》同樣聚焦現實題材,同期《溫暖的抱抱》《陽光劫匪》則為今年賀歲檔喜劇內容的重頭戲。

除了影片常規題材之間的較量之外,今年賀歲檔還出現了一些“別樣”的內容。

例如,由田羽生執導《我們和<金剛川>》將在12月18日上映,作為《金剛川》的衍生電影,該片以紀錄片的形式揭開影片創作的幕後故事。相似地,《除暴》仍在上映期間,《除暴·獨家紀錄片》也將在愛奇藝上線,《赤狐書生》的幕後內容同樣將以電影的形式在網端播出。

目前來看,衍生影片通過院線或網端發行,不失為一個新的發展方向,這種模式為電影拍攝內容打開了多元的創作空間,且上映后再度消化了影片本身的影響力,並以幕後的內容成為影片新的影響力來源,相互反哺。

整體而言,后疫情時代的電影市場,行業環境確實滋生了新的生存壓力,但也開闢出新的生存空間。而這些變化所折射的發展走向,正在給電影行業的未來注入更多未知的新能量。

【本文作者龐李潔,由合作夥伴微信公眾號:鏡像娛樂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轉載請聯繫原出處。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繫(editor@zero2ipo.com.cn)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不敢開口跟親朋好借錢?別擔心桃園借錢,中壢借錢助你快速過件立即撥款!

※有人試過刷卡換現金嗎?哪裡可刷卡?

※申請信用卡換現金條件與資格限制?

※專辦屏東汽車借款,免留車快速借貸平台

※想知道哪家貸款公司,房屋二胎好過件?

※貸款車能借嗎?別擔心鳳山當舖來就借,免留車!

屏東汽車借款10分鐘快速放款免留車

Comments are closed.